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7/08/14/%e8%aa%aa%e5%8f%b2170814%e9%81%ba%e5%9d%80117%e8%99%9f%e5%9d%91%e7%9a%84%e9%aa%a8%e9%aa%b8/

說史170814
遺址117號坑的骨骸
掌門執筆:天花亂說系列39

〈戰爭始於何時? 〉
舊石器時代人類尚未發明弓箭. 一萬年前開始的 新石器時代是個 “技術爆炸” 的世代, 同期出現了一場「武器革命」,發明了四種威力強大的新型武器: 投石索、匕首、狼牙棒和 弓箭. 前三者是對舊有之物的改造, 投石索來自流星錘;匕首來自矛尖;狼牙棒來自棍棒. 只有弓箭是鑿空而出的全新事物,堪稱世上第一臺 “機器”. 弓箭甫一發明,便即高速傳播.***
人有能力遠距離殺死獵物,也就有能力遠距離殺死同類, 行為學家相信這可以繞過 “抑止面對面殺死同類”的群居動物先天心理機制,有利於產生「戰士」. *** 戰士和 “獵人”技能相近,可卻是不同的心理物種. 有了戰士, by defition即是有了「戰爭」.

一般相信,人類在純粹 採獵時代沒有戰爭. 內部衝突性質的零星“謀殺行為” 不是戰爭, 戰爭必須是對立方之間的 “集體暴力行為”.*** 弱勢的 “採獵遊團”遭到強者壓迫, 遠避即可,無須進行戰爭.
但是到了 半定居時期,某些資源豐富的地帶人口密度過高, 衝突嚴重,催生了戰爭. 為了守護或搶奪採獵地盤而進行的部族間戰爭, 也混雜了 非經濟性的,以 “突襲” 或“群戰” 形式呈現的 心理宣洩型集體暴力行為, 如獵頭,殺俘獻祭等風俗. (根據 動物行為學家的田野考察,近似的集體活動可見諸猿類.) 戰鬥責任由全體成年男性承擔, “成年禮”定義為 授權攜帶武器,成為「戰士」. 部族可能有戰鬥組織,但沒有專業戰鬥階層. 戰爭是種習俗 (可以是儀式化的,也可以很殘酷.),是種生活態度,與生態環境相適應.****

按照這種戰爭的 “弱定義”, 迄今為止,最古遠而又証據確鑿的 “戰爭”記錄在 上埃及 傑貝薩哈巴遺址117號坑,這在考古界無人不知.
〈117號坑的骨骸〉
這墓穴出土59具骨骸,許多顯示生前曾受傷害. 尚不止此,坑內另外掘出110件物品, 從形狀和所處位置推測幾乎全都是 投射物的尖刺或矛尖, 許多更是直接嵌入骨骸之中. 骨骸幾乎男女各半, 傷處沒有癒合跡痕,說明受傷後即刻死去. 尚不止此,某些骨骸顯示有「過份殺戮」跡象*** (定義為對同一人進行不尋常的多次傷害.), 一個年輕女性骨架內竟然發現21個箭頭矛尖! 直觀上這是個血腥屠殺的現塲.

考古人類學家對此遺址大派sense, 由於死亡枕藉,下手的人也應數不在少, 這足以定義為一場「戰爭」. 但現場情況看來不像是戰鬥,更像是謀殺. 更合理的解讀,這是一場 “突襲”或 “伏擊”, 攻擊方或是為了地盤; 或是進行殺人習俗. 獵人較擅長使用武器, 屠殺有可能是狩獵者向農牧人發動刦掠的結果,*** 就像後世遊牧民對農耕民所幹的一樣. 也有學者提出骨骸有可能在不同時間掉入坑內, 那麼這是個亂葬崗.

117號坑的殺人手法不夠專業,似乎不是組織嚴密的戰鬥階層所為. 如果要求確切而又 “高門檻”的戰爭証據, 最古遠的大規模遺址要推
〈耶利哥古城〉.
在位於海平面六百英尺以下的約旦河谷 耶利哥, 考古學家發現了元前七千年的古城遺跡. (遠遠比聖經記載的耶利哥城古老.) 城鎮面積八英畝,居民二至三千人, 在綠洲沃土上面耕作. 居民種植的小麥和大麥都是從遠處引進的,製作工具的石材 黑曜石也一樣, 証明他們是遠方來的移民.***

對軍事史家來說,關鍵意義是其建築結構:城牆. 這城牆周長700碼,高13英尺, 底部厚達10英尺. 尚不止此,牆根有寬30英尺,深10英尺的護城河; 牆頂闢出作戰平臺;矗立高出城牆15英尺的瞭望塔. 最後,此牆是石牆.
如是者,這城具備了火藥時代以前「城堡」的所有特徵,尤其是 幕牆和碉樓.*** 它足以抵禦 “大型攻城工具持續圍城戰略”之外的任何攻擊, 而那些工具還要等上千年才發明出來.

從這 防禦力度森嚴周密的城牆,足以逆推出 牆外攻擊力度的苛刻猛烈. 如果沒有高度組織的,大規模的,相對頻密的襲擊力量, 又何需這等高規格的防守設施?再從內部視角看這度城牆,單是建造便需數以千計工時, 此後還要持續的運作和維修成本, 可合理推測牆內社會已然嚴密組織,高度分工.***
那麼無論從內外來看, 專業軍事階層經已誕生,這符合了戰爭的 “強定義”.***

〈戰爭的意義〉
既然戰爭行為是如此古遠,所以從歷史學角度來看, 克勞塞維茨 論定「戰爭是政治的延伸。」原則上是錯誤的. 起源於國際政治衝突的戰爭是國家形成之後的事情; 在前國家時期,戰爭源於爭奪資源和人口, 或者只是一種古老習俗.

人類學家甚至反過來認定戰爭是國家形成的主要動因. 頻繁的部落戰爭壓力使原始社會趨向組織化,**** 無論是為了進攻(117號坑),防禦(耶利哥古城),又或為了征服後統治. 至於公共工程(灌溉系統)和社會服務(內部治安)是國家的衍生物,而非其構成因素.***

因此戰爭是文化的結構部分, 其氣息內置於文化之中,極難過濾,遑論根除. 從古貫今廣泛審察人類戰爭行為之後, 史家John Keegan認為「文化是決定戰爭的首要因素. 」,信而有徵.
如此這般,那怕現今世界已然徹底「經濟全球化」,貿易互依,生產鏈糾結, “理性上” 戰爭必然是 “雙輸”, 但是人類依然本著 民族主義,領土主張,宗教信念,競逐霸權等等 “非經濟/非理性” 的理據實際或威脅發動戰爭. 這說明了文化因素才是戰爭的深層底蘊,而當今的“文明世界” 其實遠未如想像中那麼文明.

《戰爭史A History of Warfare》(1993) John Keeg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