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8-18/1139560.html

每經記者 陳耀霖 每經編輯 文多

四川阿壩金川縣集沐鄉的李家溝鋰礦,被稱為“亞洲最大鋰礦”,一直頗受外界關註,其采礦權在2015年底時估值高達13.5億元。

近年來,與該礦結緣的上市公司,包括恒鼎實業、雅化集團(002497,SZ)及*ST眾和(002070,SZ,原眾和股份)。

然而,《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實地走訪中,卻從多位相關人士口中得知,這個被大力追捧的李家溝鋰礦,近年來卻幾乎未曾開采出鋰礦。即使在鋰價高位的2015年、2016年,企業也未能把原礦采出轉化為利潤。換句話說,這個“亞洲最大鋰礦”難以產礦。

在上市公司們所宣稱和相應評估報告中,李家溝鋰礦無疑是一座巨大的“金礦”。然而,為何自2013年取得采礦權以來的4年多時間,該礦幾乎沒有產出?圍繞李家溝鋰礦,上市公司們所描繪的是一張“大餅”還是一幅藍圖?《每日經濟新聞》記者7月下旬對此進行了實地調查。

●德鑫礦業工作人員:礦已停產約2年

李家溝鋰礦的采礦權(由探礦權轉化)為德鑫礦業公司所有,層層往上看去,國理公司通過恒鼎科技持有德鑫礦業100%股權,而截至7月14日雅化集團持有四川國理公司37.25%的股權,為第一大股東。通過持有國理公司,雅化集團間接擁有李家溝鋰輝石礦采礦權,該礦已探明鋰資源儲量約51.21萬噸(折氧化鋰)。

但實際上,自從雅化集團2014年入主德鑫礦業掌握李家溝鋰礦的經營權後,就一直有投資者在雅化集團互動易平臺上詢問,“鋰礦什麽時候能實現開采?”“哪些在開采?”而上市公司則一直以“尚處於完善開采方案階段”的措辭作為回複。

“在鋰價高的時候,多開采原礦,把它變成利潤,是任何一家公司正常的沖動。”一位鋰行業上市公司內部人士告訴記者:“這是經濟規律,有錢為什麽不去賺呢?投資者關心的問題就是市場的反應。”

那麽,該礦目前到底建設得如何了?7月下旬,《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赴金川縣探訪發現,被多家上市公司追捧的“亞洲最大礦山”李家溝鋰礦,一直未能規模采礦並實現利潤。

“你們是來看鋰輝石礦的嗎?礦是好礦,但是路太難找,停產很久了!”在金川縣集沐鄉,一位鄉政府工作人員向記者介紹說:“這個礦品位很高,但是很難采,很多人都在上面賠了錢。我有個朋友和德鑫公司做設備生意,現在賠了差不多200萬了。”

隨後,在當地人士的幫助下,記者驅車來到集沐鄉李家溝鋰礦所在地。進山入口處立著“禁止通行”的標誌,上山的道路全是碎石子路,十分狹窄,僅能讓一輛車通行。其中岔路很多,地形十分危險。“沒有當地人,你們肯定是上不去的,這里經常有車子掉到懸崖下去。”當地的引路人說。

驅車上山,經過近1個小時的車程,到了將近海拔4000米的高山地帶。記者發現,在這個高度,這條唯一能擔任運輸功能的碎石路,已經被洪水沖垮,車輛已無法再通行。

“現在里邊就還有兩個守礦的,其余的是德鑫公司雇的當地人,我們的工作就是修路。”在礦山現場,一位德鑫礦業的工作人員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這條路是今年沖垮的,礦的話,停產大概有兩年了。”

在隨後的采訪中,雅化集團內部人士也向記者坦承,李家溝鋰礦近年來並未得到有效開采。

不過,根據德鑫礦業一位已離職的負責礦產開采的人士向記者透露,雖然目前道路被沖毀,但在之前,李家溝礦山也並非完全沒有產出過礦。“前兩年,李家溝曾開采出過少量的原礦,但是因為現場沒有選廠(即選礦廠,是將低品位礦石富集成高品位精礦的廠),只能拉到金川縣城里去加工,這樣太不方便,成本又高,僅僅做了一段時間就沒做了。”前述的離職人士告訴記者。

根據該人士的說法,從取得探礦權至今,李家溝鋰礦只開采出過“微乎其微”的少量原礦,大部分時間都處於停產狀態。

值得註意的是,2015到2016年,國內鋰價在高位運行,在幾乎所有鋰業公司都在想方設法釋放產能時,李家溝鋰礦的所有者們,卻抱著“金山”難以變現。

●“不是公司不想開礦,而是沒法開”

取得采礦權已有4年時間,卻為何李家溝鋰礦開采始終開不出來?

2015年底至去年,雅化集團擬出讓四川國理股權給福建上市公司*ST眾和,*ST眾和在收購中給予了“李家溝鋰輝石礦采礦權”評估值高達13.53億元。

到2017年4月,該轉讓謀劃宣告終止。不過,在2015年12月時,*ST眾和曾披露過:當時德鑫礦業如果要達到生產狀態,需要完成的工作不少。其中包括對礦區變電站進行擴容改造、建設新的供水系統、對礦山道路進行簡易改造、完善試驗選廠等多項工作。此外,還有包括環評在內的多項行政審批手續需要辦理。

從記者現場獲得的相應情況來看,目前,李家溝礦山的基礎設施建設工作基本處於停滯狀態。

為何無法實現順利開采?德鑫礦業幾位不願具名的工作人員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之所以遲遲未能實現規模開采,除了顯而易見的道路不通、礦山基礎設施建設困難外。還由於其他一些利益分配的問題,導致開采一直難以順利進行。

“不是公司不想開礦,而是沒法開。”近期,雅化集團一位不願具名的內部人士告訴記者:“這也不是哪一家公司的問題,而是基本上沒有人順利開采出來。”該雅化集團內部人士言語間頗為無奈,“作為企業,做事情肯定要算成本賬。如果自己開采不如進口劃算,那還強行去開采的話,是不是也是對投資者的不負責任?”

開采進展緩慢,礦山還引起了多起糾纏不清的官司。

金川縣人民法院公開信息顯示,由於勞資糾紛,2015年,李家溝鋰礦原采礦場礦長付玉忠將德鑫礦業告上了法庭。

從金川縣法院的判決書中,可以一窺德鑫礦業的經營狀況。其中原告、被告分別提到,“由於一直未進行采礦生產,導致與被告的合同無法履行”,“公司的經營情況極其困難,為了便於集團化管理,需降低德鑫公司中層管理幹部薪酬約20%”。

另有知情人士向記者透露,有德鑫礦業的合作方,也正欲與之對簿公堂。由於長期未進行采礦生產,德鑫礦業曾將采礦工作外包給另一家公司,該公司將采礦設備等運抵礦山後,卻遲遲無法開采,蒙受了一定損失。目前,該公司也有意提起向德鑫礦業訴訟。

礦山的經營如此困難,上市公司的業績也受到拖累。據雅化集團披露,在公司成為四川國理大股東後的2014年、2015年,四川國理凈利潤分別虧損2942萬、394萬元。國理公司曾表示,虧損是由於原材料鋰精礦石短缺長期停產造成的。

對於四川國理的情況,雅化集團內部人士也曾向記者表示:“在增資完成以後,四川國理的經營情況一直不容樂觀,上市公司又是給擔保又是提供平臺,進行交易,最終虧損的現象才有所起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