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8-18/1139558.html

每經記者 陳耀霖 每經實習編輯 任芷霓

在國內資本市場,歷來涉礦等概念,往往能給上市公司股價方面帶來不小反應。擁有“亞洲儲量最大鋰輝石礦山之一”標簽的李家溝鋰礦,無疑是上市公司及各個股東的寵兒。

然而,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調查發現,這個擁有鋰資源儲量約51.21萬噸(折氧化鋰)的超大型鋰礦山,近年來在資本的追捧下卻幾乎未曾產礦。

記者註意到,近年來,李家溝鋰礦“幾易其主”,其開采工作艱難,事先並非沒有預兆。有多家上市公司都曾對其作出開采規劃並投入不菲,然而最終都未能實現盈利。

●開采工作艱難早有預兆

位於四川阿壩金川縣的李家溝鋰礦,經四川省地質礦產勘查開發局化探隊勘探,共探獲礦石資源量4036.17萬噸,折合氧化鋰51.22萬噸,被多家上市公司稱為“亞洲最大鋰輝石礦山”。

目前,李家溝鋰礦的探礦、采礦權為四川國理孫公司德鑫礦業所有,其最終控制方為上市公司雅化集團。記者實地調查了解到,這個資本的“寵兒”亞洲最大鋰礦,最近4年來幾乎沒有產出,同時礦山基礎設施建設滯緩。

然而,李家溝鋰礦的開采工作如此困難,事先並非沒有征兆。這一點,梳理李家溝鋰礦的歸屬歷史,就可見一斑。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德鑫礦業成立於2004年,正是這一年,德鑫礦業以200萬元取得了李家溝鋰礦的探礦權。之後辦理延續,2008年取得詳查勘查許可證。2013年6月,其獲得了采礦許可證。

在取得采礦權前的2010年前後,港股上市公司恒鼎實業(01393,HK)入主德鑫礦業。其前期探勘花費亦不少,2010年時,德鑫礦業針對李家溝礦山已花費三年多時間,“至今(2010年4月)已投入資金一億元左右。”德鑫礦業當時曾對外表示。

根據德鑫礦業相關人士在2010年4月的說法——“恒鼎實業非常看好李家溝鋰礦的前景,今年公司還要投入5億元,繼續開發李家溝礦山。”其同時表示,德鑫礦業在李家溝礦山日采選鋰輝石礦的能力是500噸,3年後德鑫計劃擴建到3000噸/日,“這絕對是亞洲第一。”

然而,恒鼎實業並沒有完成既定計劃,此後又將德鑫礦業的股權轉出。有消息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當時的股東(恒鼎實業)未能兌現控股承諾,所以退出了。”

恒鼎實業轉讓後,雅化集團在2014年入主國理。雅化集團也曾對李家溝鋰礦作出規劃——公司在當時的交易預案中表示,李家溝鋰礦預計2017年將實現鋰輝石礦采選規模63萬噸/年,2019年將完成擴產。項目將分三期進行,預計投資金額7億元左右,預計年平均凈利潤為1.5億元左右。

2014年11月,雅化集團還發布公告稱,欲收購四川國理其他股東所持剩余62.75%股權,實現100%控股。當時的預案中曾提及李家溝鋰礦“礦山建設未按計劃達產的風險”。雅化集團表示,礦山開采建設項目的立項、用地、安全評價、環境評價等工作正在推進過程中,上述工作的完成時間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若礦山的建設和開采未按計劃完成,則將對德鑫礦業的盈利能力造成較大影響。

從後來的開發情況來看,雅化集團的“預計”未能實現。在2015年11月時,雅化集團又決定轉手該礦。公司彼時公告稱,計劃作價3.82億元出售四川國理37.25%的股權及四川興晟鋰業100%股權,其接盤方為福建上市公司*ST眾和(002070,SZ,原眾和股份)。這一轉讓價格基本為國理該部分股權,因為四川興晟鋰業100%股權股價僅1000萬元出頭。

鋰電市場正火熱,為何決定賣掉國理公司股權呢?雅化集團當時在公告中表示,交易後將更有利於公司集中精力加快民爆產業的轉型升級,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

而*ST眾和此次接手,是欲以將近9億元的價格收購四川國理100%股權,將四川國理完全收入囊中,從而徹底拿下李家溝鋰礦。

遺憾的是,由於*ST眾和實控人和公司經營狀況頻出,上述股權出售事宜最終未能實現。2017年4月1日,雅化集團發布公告稱,終止出售四川國理股權的交易。*ST眾和不僅沒能拿下李家溝鋰礦,其自身在阿壩州的子公司金鑫礦業也因為糾紛纏身而停產。

●業內人士分析:他們買的是“概念”

明知鋰礦山難以順利開采,為何多路資本還是趨之若鶩?這背後的原因耐人尋味。梳理李家溝鋰礦的易主歷史,或可以略窺一二。

雅化集團“買下”李家溝鋰礦斥資不菲。2013年12月,雅化集團公告稱,擬以自有資金向四川國理增資的方式取得增資後後者37.25%的股權,總出資額為3億元。根據公告披露,2013年1~10月,四川國理的僅實現凈利潤95.05萬元。

通過這筆“跨界投資”,本來以民爆為主業的雅化集團,從此帶上了鋰電池板塊的光環。

雅化集團入主李家溝礦之時,正是上一輪牛市開始期。2013年12月宣布增資時,雅化集團的股價低位僅為4.76元,此後公司股價一路震蕩上行,在2015年年中達到12.13元的頂峰。同期,鋰電池板塊指數也從1100點左右的低位一路拉升到4300點。以此來看,雅化集團的股價走強與鋰電板塊的強勢上升基本吻合,並且強於同期大盤走勢。

“雅化集團很突出的一點就是資源整合能力,擅長並購。我們之前是以民爆產業為主,在2013年左右切入了鋰電產業。”談起當時進入鋰電行業的契機,雅化集團董秘翟雄鷹近日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與傳統民爆相比,鋰電業務的體量更大,毛利更高,並且在可預見的未來,整個行業都是向上發展的態勢。當時我們正好在這塊也有一些資源,那看準了這樣一個新的利潤增長極,為什麽不去做呢?”

實際上,的確正如雅化集團在增資時所言,未來幾年,鋰電行業進入持續繁榮期。但是,便於提取和利用的鋰資源並不豐富,且主要分布在少數國家和地區,被少數企業所控制。在鋰價穩步上行的趨勢下,擁有礦產資源的企業將占得先機。

這一點,正是鋰礦資源近年如此“搶手”的重要原因。

一位鋰行業資深人士向記者分析稱,不僅是李家溝鋰礦,其實很多在四川、西藏擁有鋰礦山資源的上市公司,都沒有進行過有效開采。雖然產能沒有得到釋放,但從實際情況來看,這些公司還是通過“其他方式”分享到了鋰價上漲的紅利。

以*ST眾和為例,在2015年12月5日,公司發布公告稱準備購買國理公司及興晟鋰業股權。12月7日複牌以後,直接被拉動6個一字漲停板,公司股價從16元一直沖到31元左右,這也成為該公司歷年來的股價最高點。

“之前幾家公司都沒采出礦來,作為買家,你覺得他們事先不知道這個礦的複雜性嗎?”談起此事,在金川縣當地,一位多年從事鋰礦開采工作的人士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分析稱,“涉及幾億元的交易,公司事前都會來做盡調的。其實,這些老板本來都知道礦山不好采,但是李家溝的名氣大,儲量多,是一個‘概念’,所以他們還是要買。”

“這幾年,沒見怎麽采出礦來。都是些老板在倒手哦,倒來倒去還是賺了不少錢。”另一位負責值守礦山的員工則如此評價。在他看來,由於李家溝鋰礦的股東很多,部分已賣出股權的股東已經賺到了錢。而這也是如今很多公司明知開采困難,還蜂擁而上的主要原因。

在雅化集團看來,公司投資李家溝礦山,並不是為了去倒手股權。“有的股東可能就是財務投資人,考慮轉手股權也是很正常的現象。”雅化集團董秘翟雄鷹對記者表示,“但我們作為公司,初衷還是去做實業的,我們非常看好鋰電產業的未來,會一直長期持有(股權),並在這個產業深耕下去。”

李家溝鋰礦的未來將何去何從?有消息人士向記者透露,在與眾和股份的交易夭折後,四川國理公司的中小股東多數傾向於繼續轉手股權,並在尋求買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