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8731

俄羅斯總統府金磚委員會主任格里高理·達韋達維奇·托羅拉亞。(資料圖俄羅斯/圖)

(本文首發於2017年9月7日《南方周末》)

“這種參與系統的設立可以增加金磚的國際影響力,同時讓這些國家擁有參與金磚事務的經驗。”

2017年9月3日-5日,第九次金磚國家領導人會晤於廈門舉行,金磚國家合作也將進入第二個“十年”。

就金磚國家合作問題,南方周末記者於2017年5月及8月底兩次專訪格里高理·達韋達維奇·托羅拉亞(ГеоргийТолорая)。托羅拉亞目前為俄羅斯總統府金磚委員會主任,曾擔任俄羅斯外交部亞洲司副司長、俄羅斯駐朝鮮與韓國公使。

發展中國家的話語權

南方周末:建立金磚國家合作機制的初衷是什麽?

托羅拉亞:金磚國家合作的核心議題在於,在一定程度上調整國際秩序,給予發展中國家說話的權利與相匹配的國際地位,使得國際事件更加公正並且可預測。

在國際政治中,各個國家由於利益訴求的差異,意見很難協調一致。打個比方,作為稀有金屬的出口國,俄羅斯和巴西都希望提升貿易價格,而中國作為該類產品的進口國則希望價格下降。但是在金磚體系之下,通過會談問題能夠集中得到解決,比以往“一對一”的國家間對談模式效果要好。

同時金磚國家合作機制幫助各國增進相互的了解。俄羅斯原先與中國、印度有一些對話基礎,但對巴西、南非的了解很少。而在金磚國家合作機制下,五國能夠加深相互了解。

此前由於烏克蘭問題,俄羅斯面臨西方的全面制裁,俄羅斯退出G8組織後,希望在G20的全球政府治理框架內尋求幫助俄羅斯解決經濟問題的方法。但可惜的是,G20大多的議題仍由西方主導。

南方周末:金磚國家合作機制和其他國際組織有什麽根本性差異?

托羅拉亞:金磚是由五個發展中國家組成,首先不涉及軍事,並且在經濟問題上是以協商、融通為主,是具有創新性的。

服務發展中國家是金磚的主要目標,這也是冷戰後世界格局中自然形成的一股力量。這樣使得類似南北合作、南南合作這樣原先在聯合國框架下的議題可以得到具體的執行。

目前,歐盟暫時無法成為世界經濟增長點,而北約仍以俄羅斯為冷戰後的“假想敵”。金磚組織發展以後,可以按照發展中國家的模式來為世界經濟增長提供永續動力。

五種語言的挑戰

南方周末:在金磚峰會中,成員國的訴求如何進行協商表達?

托羅拉亞:由於北約是以美國為主導,在采取行動時都容易協調。而歐盟主要以德法為主導,少數國家承擔了大部分責任,各個國家對這樣的安排也形成了怠惰心理。但是在金磚里,各成員國更為平等,這在客觀上會導致更難形成一致的意見。

譬如金磚會議上交流語言就沒有主次之分,不像北約和歐盟都以英語為主,金磚五國在會議現場的翻譯都以各自的語言進行,五種語言在解釋上會因文化差異出現理解上的差別,而在最終簽署的協議以哪一種語言為主導比較能夠貼切表達?這就成為一種挑戰。

再比如,在金磚銀行總部地點的設立問題上就曾經有過討論。由於當年金磚銀行設立的議題是在印度峰會上提出,所以印度建議該行總部應設立在印度,同時巴西、南非也提出相同的建議。俄羅斯在這一問題上也表達過強烈意願。但從結果來看,即使設立在俄羅斯,金磚銀行可能因為種種原因無法發揮自己的功能,這也是我們不想看到的。

最終各國經過複雜協商後有了妥協,將金磚銀行的總部設立在上海。而中國的挑戰在於,如何避免讓其他成員國認為金磚銀行僅僅只是中國的一個“項目”,並區別金磚銀行與亞投行的角色。

在金磚內部,成員之間更多是以協商的方式達成意見的統一,成員國都能合理表達自己的利益訴求,這對發展中國家的國家間合作具有重要意義。當然我們也會尊重輪值主席國的意見。

南方周末:經濟發展一直是金磚國家合作的主要話題,目前在這一塊做得怎樣?

托羅拉亞:在這一方面我們已經有所成就,譬如在國際金融架構的改革方面,我們成立了金磚國家開發銀行(NDB,簡稱金磚銀行),這對國際間貿易有很大的幫助。

在以往的國際貿易中,如果一家俄羅斯的企業想要與中國或者巴西進行貿易,它需要從IMF(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或者相關歐美銀行獲得信用背書。未來,通過金磚銀行就能幫助展開國與國間大宗貿易,並且在收取一定服務費的基礎上,為今後成員國間進一步展開中小企業貿易打下基礎,促進發展中國家的經濟發展。

而在貿易結算貨幣的問題上,也有聲音認為金磚應該擁有自己的共同貨幣,譬如俄羅斯在與中國進行貿易的時候,使用的是人民幣,而印度使用的是盧比,這就增加了交易和結算的不便。未來隨著貿易量增加,我們不排除發展金磚專用貿易貨幣的可能性,但是這種貨幣並不進入國家實體經濟中,因此與歐盟的歐元有本質區別,只是為了方便金磚國家間貿易而存在。

南方周末:目前一些成員國(如巴西、南非)在經濟上出現了一定問題,這是否會影響金磚國家合作機制未來發展?

托羅拉亞:巴西確實面臨比較複雜的問題,不僅僅是經濟上的也有政治上的,未來的不確定性很大。南非同樣面臨著政治問題,因此國家同樣不穩定。但我相信這些問題最終會得到解決,而且不會影響到金磚國家合作機制設立的初衷。

一個國家的內部問題並不會影響到對金磚事務的參與程度,不過這就涉及了金磚國家的擴容問題。

巴西和南非都一直在考慮成員國擴容,因為他們都想在各自的大陸上對其他國家施加更多的影響力。像在非洲,幾乎所有非洲國家領導人都曾來到金磚會議與成員國領導進行會面,表示想要積極參與到金磚組織中。巴西同樣如此。

俄羅斯則希望將一些上合組織內經濟問題討論的結果帶入到金磚國家的會議中,為未來中亞國家加入金磚打下基礎。

這個問題已經在金磚會議中被討論過很多次了,之前成員國優先考慮的問題是如何建立起相關機制,把金磚做得更“穩健”,然後再考慮接受新成員的問題。

金磚+與金磚++

南方周末:新成員的標準是什麽?

托羅拉亞:我曾經走訪過印度尼西亞,和當地的外交人員談論這一事件,他們也對成為金磚成員表示出很大興趣。他們問我要如何成為觀察國,由觀察國成為正式成員的機制是什麽。可是我們剛剛才將南非吸收為第五個正式成員國,所以目前這一機制還沒有太多成形的條件。

有一些國家表達了他們加入的意願,像墨西哥、阿根廷、埃及、尼日利亞等。但是這些國家的經濟發展還不成熟,因此對金磚成員這一名稱而言“太年輕”。

我幾年前就曾經向金磚委員會建議,我們可以在金磚內設立“對話國”和“觀察國”的位置,就像上合組織和東盟那樣。這種參與系統的設立可以增加金磚的國際影響力,同時讓這些國家擁有參與金磚事務的經驗,為將來成為成員做準備。

南方周末:哪些國家在目前的名單中?

托羅拉亞:我感到很高興的是,目前中國已經提出建議,我們稱之為“金磚+”(Brics Plus)計劃。我並不知道最終名單,但是我個人預計,很有可能是亞洲國家中的某一個,它將成為第六個永久性的金磚成員國。

我個人認為,印度尼西亞或者土耳其有可能在下一個五年內成為金磚準成員國。

印尼是一個亞洲穆斯林國家,將穆斯林文化納入金磚體系中,能夠使金磚組織更具包容性。而且印尼擁有很大的經濟發展前景和一定的國際影響力,這些都符合金磚的條件。土耳其的情況更複雜一些,但是也有可能。

而像埃及、墨西哥等年輕國家,他們可以成為“金磚++”(Brics Plus Plus),這也就是我剛才談到的觀察員國家。我建議這類國家不宜太多,三到六個足矣。目前符合這一成員條件的國家是15到20個。等到這些國家相對成熟後,不排除進一步將這些國家升級為“金磚+”的可能。

不過當前立即就直接擴大成員國的可能性不大,因為要在五個國家間達成意見一致本就是很難的事情,更何況是六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