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xcf.cn/jrdd/201709/t20170901_781214.htm

 科通芯城成立于2010年,是一家面向中小企业的IC元器件自营电商,隶属科通集团。2013年9月,该公司推出智能硬件创新创业平台——硬蛋平台,该平台力求做到为全球各地的智能硬件企业提供以供应链为核心的一站式服务。2016年12月,科通芯城扩展供应链金融业务,成立新的业务事业部——引力金服,该项目以供应链金融业务为基础,延伸到为硬蛋生态系统里的企业提供企业金融服务。

  8月31日,科通芯城发布了2017年半年度报告。据报告显示,2017年上半年,科通芯城实现营业收入61.22亿元,同比增长8.3%;毛利约为5.40亿元,同比增长16.8%;公司权益股东应占利润约2.71亿元,同比增长33.0%。

  公告期间,科通芯城公司所完成的订单总商品交易额约达129亿元,其中46.6%来自自营销售额,33.5%来自第三方平台交易额及19.9%来自供应链融资业务贷款额。公司营运录得总GMV达人民币67.21亿元,按年增长25.4%,其中41.3%来自自营平台、39.2%来自第三方平台及19.5%来自引力金服业务。

  在支出方面,科通芯城在上半年的研发支出为5110万元,较2016年同期增加125.1%,主要是用于人工智能产品的技术开发、人力支出以及市场布局。科通芯城在销售及分销方面的开支为8080万元,较2016年同期减少10.0%,主要是对营销策略的调整导致的。

  具体来看,科通芯城在上半年的主要任务有以下几点:

  1、维护原有自营电商业务:科通芯城通过自营电商平台,在售前、售中以及售后阶段为客户提供在线及脱机服务。对主要产品类别的部分顶级品牌供货商进行采购,并通过电商平台以具竞争力的价格提供丰富的产品。

  2、提升第三方平台业务能力:科通芯城的商业模式有两个:自营和第三方平台。对于第三方平台,科通芯城主要以收取服务费的方式获利,即用数据和服务支持在平台上做生意的企业。科通芯城计划以中小型IC及其他电子元器件制造商为焦点,为第三方平台招揽更多渠道销售卖家、供货商及制造商。同时,也会开发新型工具,为供货商和买家建立信用评级,借以优化挑选潜在贸易伙伴的程序。

  3、提升硬蛋的变现率:硬蛋实验室借助K-系统可以提供AI领域的设计、技术、顾问、专利等增值服务。K-系统结合在一起能提供给客户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和生态,分开可以允许客户按需定制自己的产品。它也打造了一个AI时代从硬件、软件、云服务及技术服务各方面都可以变现的新的商业模式。K-系统的最终目标是打造一个能够连接所有服务商的中间交换平台。

  4、推出的引力金服业务:在上半年,透过引力金服提供贷款贡献的GMV达到26亿元。

  这里不得不提到科通芯城被做空的事情,在今年(2017年)5月,“烽火研究”发布题为《横跨10年的世纪骗案》的沽空报告,该报告指出,科通芯城不但夸大收入及净利润,其线上平台Cogobuy.com及所谓的“中国最大的硬件创新平台”硬蛋也完全是一个骗局。

  对此,科通芯城予以否认,科通芯城兼硬蛋科技CMO刘宏蛟表示,硬蛋商业模式中,供应链收入是最主要的变现模式,其次是金融业务,最后才是渠道销售,渠道销售并不是硬蛋目前的重点业务。科通芯城CEO康敬伟此前接受采访时曾提及,硬蛋主要有两个途径来实现营收,一是通过为生态链中的企业提供投融资服务来换取股权,以求在企业跑出后获得丰厚的回报;二是为智能硬件企业提供供应链服务,并从中收取费用。

  即便如此,科通芯城的唯一贷款方香港银行仍然收紧了对公司的信贷业务,使科通芯城的流动资金突然中断,对其造成了严重的资金压力。因此,从5月下旬开始,科通芯城采取了一系列旨在措施消除市场的疑虑的措施,包括减少采购、按期偿还银行的债务等等,在次期间科通芯城向其主要供应商退货超过1亿美元。这也对其第二季度IC元器件的自营业务产生了严重的影响。

  同时,科通芯城还决定从第三季度开始,暂缓引力金服业务等新业务的拓展,加快回收贷款,提高自有资金的比例。科通芯城希望回收这些现金以后,在下半年会有更多的流动现金,来帮助其自营业务的恢复。这一举措表示下半年引力金服所带来的收益会有所下降。

  受影响的业务还包括硬蛋平台,在硬蛋刚刚推出的时候,科通芯城董事长康敬伟曾表示,硬蛋已经推出了很多新兴业务,未来不排除对硬蛋旗下的业务进行分拆。但是在近今日下午的电话分析师会议上,康敬伟却表示,科通芯城和硬蛋的业务联系非常紧密,如今调整计划,将不会考虑分拆硬蛋上市,并将会把硬蛋升级成人工智能成果转换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