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heima.com/analysis/2017/0908/165044.shtml

酷派:魂兮難歸來
創業家 創業家

酷派:魂兮難歸來

創始人是企業的靈魂,沒有郭德英的酷派已是一具空殼。

首發 | 創業家&i黑馬(ID:chuangyejia)

文 | 麻策

7月以來,酷派的危機顯然已超越巨虧危機本身。外界對這家曾深刻影響國產手機市場格局的公司命運走向的猜測(等死或轉型)此起彼伏。

有評論認為,歷經20余年發展的酷派仍算不上一個成熟而穩定的企業,過去的成就正迅速遠去,它隨時可能會失去自身的核心驅動力。

當然,我們也可以樂觀地寄望於另外一個需要傳奇色彩的結果:創始人郭德英“王者歸來,力挽狂瀾”,就像喬布斯歸來拯救蘋果,柳傳誌歸來拯救聯想一樣。

自2016年下半年宣布隱退以來,郭德英鮮有露面。一位手機品牌創始人告訴創業家&i黑馬,創始人是企業的靈魂,沒有郭德英的酷派本就是一具空殼。

這就是說,酷派如今的命運早在郭退出時就已註定。那麽,他有多大的可能性再次扮演其親辦企業的超級英雄?

第一手機界研究院院長孫燕飈在接受《南方都市報》采訪時分析稱,郭德英目前仍是酷派股東,有可能回歸,但並不容易。

另有了解郭德英的人稱,在拼殺慘烈的手機行業,郭疲態已現,他的離任算是順利退場。2017年初,郭德英以董事長的身份現身其智慧農業新項目的發布會現場。隨後,他身披白大褂出現在“智慧植物工廠”的參觀隊伍里,看上去容光煥發。

郭當然有選擇的權利。

只是,對於看起來迫切需要喚回靈魂的酷派,如果曾經的“靈魂”一去不返,是不是說明它已經無藥可救?

1

6年前的10月14日,西安電子科技大學階梯教室J-112座無虛席,郭德英在八十周年校慶之際榮歸母校作學術報告和成功經驗分享。他被該校列為85級傑出校友,受到師生們歡迎。

那時,郭的成功經驗足以被臺下的年輕人奉為真經。他一度享有手機界最高榮譽——“中國的喬布斯”。

同時前來參加慶典的校友里,還有中國企業界“教父”柳傳誌。柳比郭入學早24年,二人既是校友亦算同行。雖然柳的成就郭尚不可及,但是對各自的企業而言,他們都是毋庸置疑的精神領袖。

2009年,離開聯想帥位多年的柳傳誌,以聯想集團董事長的身份再掌大局,權威和地位仍無人可及。與柳不同,郭德英掌舵酷派23年,絕大部分時間從沒真正放權。

20131212113423986()

對外,郭的形象是一個踏實、能幹、待人溫和的領袖級人物。對內,有酷派離職員工聲稱,老郭是一個獨裁者。

不過,從酷派過往經營歷程中多次調整、求變來看,鐵腕下的郭德英並不頑固。郭對雙SIM卡手機、大屏手機、雙系統手機等的推動作用,基本得到業界公認。

在特定的市場機遇下,酷派借助運營商渠道,迅速占領中高端商務機市場。以創新者自居的酷派率先品嘗到了市場的蛋糕。2003年,從尋呼機轉做手機的酷派,首款產品“酷派688”一炮打響。

2005年,秉著給消費者提供“差異化價值”理念的酷派,經過3年技術攻關,推出全球首款雙模雙待手機,並成為當時聯通采購的最大贏家,報道稱采購金額將近10億元。

2009年,3G市場爆發式增長。酷派這一年頗為風光,推出近20款3G手機,一舉進入3G市場前三(僅次於三星、諾基亞),穩居國產3G第一名。同年6月起,酷派手機的銷售額每月逾億遞增,從2009年到2013年5年間,其年營收從26.05億港元增至196.24億港元。期間,酷派開始由中高端商務機定位向千元機轉型。

它在運營商渠道遊戲規則下如魚得水。

20160929104250836_s

(*酷派大樓)

轉折出現在2014年,從6月份開始,三大運營商被勒令大幅削減營銷費用(包括手機補貼),手機廠商乃至手機產業鏈深受影響,重度依賴運營商渠道的手機品牌遭到巨大打擊,而在開放渠道活得相對滋潤的OV、小米等有了更大的拓展空間。

與運營商深度綁定的酷派(一說運營商定制機一度占其銷量80%以上)從此遭遇窘境。

本來,酷派是以技術派活躍在行業中的。根據酷派一技術高層多年前的說法,2010年底,酷派研發團隊已有1500人規模,當時“每年的研發投入為營收的10%,公司毛利率高達(讓友商無法想象的)30%”。他表示,高研發投入帶來產品的高增值,高毛利支撐酷派推出很多特色產品。

因此,多數評論認為,是過分依賴運營商渠道毀了酷派。同時,它在向公開渠道轉型、布局時動作遲緩,錯失良機。目前,巨額虧損,受樂視負面拖累,資金短缺問題短時間無法得到解決,品牌受創,不過是種豆得豆。

但在2011年,酷派手機銷量突破千萬,名列國內品牌銷量前茅,“中華酷聯”四大廠商的份額占全行業近50%,陣營初成,郭德英完全有底氣在母校說出“速度和創新是獲勝的關鍵”,並成為一代傳奇人物。

2

2013年11月22日,郭德英提出“領航4G”的發展戰略,明確指出,酷派要搶占中國4G市場第一寶座。他認為,3G向4G的演進,讓手機廠商們又一次站到了同一起跑線上,帶來彎道超車的機會。

郭德英稱,為實現目標,酷派在技術創新和產品規劃方面至少提前了2年布局。根據財報顯示,2014年上半年,酷派4G營業收入為53.61億港元,同比增長1729.2%,實現凈利潤約4.12億港元。

“搶跑”收到了不錯的效果。但隨著運營商不斷降低補貼,酷派依然面臨較大的渠道變革。

2014年酷派進行多元布局,業務一分為三:在保有面向傳統運營商渠道的酷派品牌基礎上,創立互聯網手機(電商)品牌“大神”,以及面向社會公開渠道的品牌ivvi。有人稱,至此,郭德英已萌生退意。

同年12月16日,酷派和奇虎360宣布成立合資公司(奇酷),360向酷派投資4.0905億美元現金,並持有合資公司45%股權,次年5月360再次通過增資將持股比例提升到49.5%。二者聯姻,業界認為是酷派在尋求外部能力和資金。

半年後,郭德英找來“第三者”。樂視以21.8億元入股酷派持有18%股權,成為第二大股東。隨後,360、樂視、酷派三者矛盾激發,沸沸揚揚。2015年9月,郭德英妥協,與360達成新協議,將持有的奇酷股份由50.5%降至25%。360在奇酷的股權升至75%,如願得到對奇酷的控制權。

此後,酷派與樂視關系升溫。2016年6月,樂視以10.47億港元收購酷派11%的股份,持股比例總計達28.9%,成為酷派第一大股東。有評論稱,二者是各取所需——一個想要殼,一個需要生態。兩個月後,郭德英卸任總裁職務,正式隱退。

酷派手機業績近3年持續下滑。2014年酷派手機銷量未達6000萬部預期,出貨量約4901萬部。2015年進一步減少,全年出貨量僅為3800萬部。2016年,這一數字縮減至1500萬部。

根據財報,2016年酷派虧損達42.3億港元。酷派集團今年8月15日發布公告稱,公司目前經營未有改善,仍處於持續虧損狀態。郭一年前的卸任,正當其時。

7月以來,酷派集團已連番遭到銀行訴訟催債,包括平安銀行、寧波銀行、浦發銀行深圳分行,追討金額達2.4億元。有分析人士表示,其中部分款項並未到期。

當初郭德英“極度看好”的樂視生態戰略,未能給酷派帶來“化反”。大股東樂視危機重重,酷派引火燒身。

手機中國聯盟秘書長王艷輝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本來酷派有很好的機會,後來還是被樂視拖累。樂視,不過是最後一根稻草。

3

8月31日,酷派CEO劉江峰發布即將離任的消息,揮別手機界,轉型做投資。劉是郭德英隱退後,賈躍亭欽點的酷派一把手。據說賈為了挖他花費數月。從上任到離職,不過一年有余。

1504838245879

(*劉江峰朋友圈截圖)

去年8月16日酷派發布新品Cool 1現場,五棵松體育館里幾百人見證了劉江峰以酷派集團CEO、董事長特別顧問的身份首次亮相。他聲稱要將酷派從硬件公司變為“生態型互聯網公司”,並做出“5年內銷量過億”的承諾。

2016年10月,新浪科技對話劉江峰,他說,手機行業沒有永遠的王者,現在的酷派就像五六年前的華為,需要重建品牌。他的目標是三五年內讓酷派重回國內一線。

劉能力毋庸置疑,在行業中也頗具地位。他為華為效力近20年,親手打造了“榮耀”品牌。該品牌於2013年底獨立,在劉江峰的帶領下,銷售額一年之內從1億美元增至30億美元。此後他離開華為,可謂功成身退。

事實證明,劉在酷派的日子遠沒有在華為那般輝煌。自樂視資金鏈危機爆發以來,劉已經不再談生態戰略。甚至,在今年8月16日酷派COOL M7新品渠道發布會上,劉接受媒體采訪極力撇清跟樂視的業務關系:“樂視是樂視,酷派是酷派,兩家公司經營理念不一樣。”除了股權,目前酷派和樂視沒有業務往來。

劉坦承酷派“有點困難,但還活著”,未來的發展取決於資金。從大半年前開始,他接觸了不下十家地產公司和實業公司,但資方“姓誰”尚未確定。據媒體援引劉江峰的說法,酷派有價值將近100億的土地資源,不少地產商感興趣,包括酷派在深圳市南山區的酷派信息港、在東莞市松山湖的全球研發中心等。

已經有人替酷派做了最壞的打算:即便不做手機,物業也值好幾十個億。

近期,關於酷派轉型地產的傳聞不斷。8月3日,有消息稱,酷派集團未來業務將分為國內和海外兩大部分,海外業務保持原有模式不變,國內業務重點轉型房地產。酷派回應,公司正準備資產重組相關事宜,至於轉型房地產一說,實屬造謠。

8月30日,《法治周末》發文稱,從知情人士處了解到,酷派集團董事會主席賈躍亭已經認可京基地產公司入股,“且入股資金已到賬”。據該知情人士透露,京基地產入股後,酷派的國內業務將不再擴張,而是轉型做房地產。但是,這一說法未得到證實。

酷派會放棄它在國內的手機業務嗎?銷量在國內持續走低,份額在2017年第一季度已跌至11位,同時,公司身處裁員風波、高管離職等多重困境。

最新業績顯示,截至2017年3月31日,酷派一季度經營虧損約為4.6億港元,預計2017年上半年經營虧損會擴大到6億-8億港元,較去年同期營業收入下滑將超50%。

酷派國內翻身機會渺茫。

海外市場尚可倚重。有論者指出,尤其是在那些競爭不如中國激烈、智能機發展相對落後的海外市場,如印度、東南亞、南美。事實上,酷派海外業務已經取得一定進展。據某專業人士推測,去年至今,酷派手機海外出貨量至少也有1000萬部。

幾家歡樂幾家愁。離開賈躍亭,郭德英回到了“生態”的本源。郭二次創業的智慧農業項目“春沐源”年初發布,包括智慧農場、親子春遊、蔬菜直供、零售店等的“大健康生態鏈”已次第展開。

春沐源集團計劃建設的“河源春沐源嶺南生態小鎮”,據說將於今年10月開工,“規劃面積7.5平方公里、總投資200億元”,將實現生產、生活、生態的有機結合。

酷派 郭德英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