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908/165033.shtml

從美國模式到中國方案
商業與生活 商業與生活

從美國模式到中國方案

世界正在從Copy To China轉變為Copy From China。

來源|商業與生活(ID:xiaopeizhu8)

文|朱曉培

美團點評CEO王興在9月的金磚論壇上提到:在互聯網領域,中國經驗可能比美國經驗,對其他金磚國家和廣大發展中國家,更具有借鑒意義。

半年前,騰訊董事局主席馬化騰也說過一句差不多的話:國際上有聲音認為現在已從“Copy to China”(拷貝到中國)到“Copy from China”(從中國拷貝),這說明我們正在為世界發展貢獻越來越多原創的東西。

據說,百度李彥宏在上個月的百度夏季年會上,也堅定地表示:世界正在從Copy To China變成了Copy From China。

不知道,李彥宏還記不記得,2012年9月,他受邀去斯坦福大學的China 2.0大會上做主題演講。第一句話就是:今天你們很多人讓我來講一講 “C2C”,也就是Copy to China。引來全場一陣笑聲。

至少有兩年,人們不再怎麽談論Copy to China了。

IMG_0660

2015年,矽谷創投教父彼得·蒂爾帶著他的《從0到1》來中國呆了兩周。他覺得,Copy to China的模式在過去一段時間內運行得不錯,但已經到了這樣一個時點,要去思考怎樣以新的方式去做新的事情。

不到兩個星期的時間里,彼得·蒂爾參加了幾十場活動,去了北京、上海、深圳、成都等城市後,得出了一個結論:中國的每一個領域競爭都很激烈,在創業方面,你把其他國家的東西複制到中國,但同時也有100多個人在和你做同樣的事情。

“這種激烈的競爭讓我覺得有點害怕。”

一定程度上,正是激烈的競爭,讓中國的互聯網創業者完成了從模仿者到創新者的轉變。

1

1998年,馬化騰與他的同學張誌東“合資”註冊了深圳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1999年2月,他們開發出了OICQ。當時,國內互聯網最流行的交流方式是論壇和聊天室,OICQ是中國第一款點對點、一對多的聊天軟件,又叫網絡尋呼機。

但這並不是騰訊的首創。

就在馬化騰成立騰訊的1998年,美國在線以2.87億美元收購了一家以色列公司,這家公司產品的名字叫做ICQ。1996年,三個以色列人研發了一種能使人與人在互聯網上能夠快速直接交流的軟件,取名ICQ,即“I SEEK YOU(我找你)”的意思。被收購的時候,ICQ用戶數已經超過了1000萬人,是當時世界上用戶量最大的即時通訊軟件。

167706348

有人說過,在那個互聯網蠻荒年代,是個能用的東西,都會有人嘗試。因此,OICQ一問世,就被中國用戶接受,第二年,正式更名為QQ,並在隨後的幾年推出了視頻聊天、QQ群、QQ Show等創新功能。

如今,QQ已經19歲了,依然是中國互聯網最活躍的產品。有人在知乎上把它和淘寶、新浪微博列為自己最喜歡的Copy to China的互聯網產品。

2012年之前,中國的互聯網創業者們的創業模式都非常簡單,模仿矽谷。阿里、京東、58趕集、微博、美團、滴滴……幾乎所有的公司都可以在美國找到早期的模型。大部分創業者也毫不避諱,在融資甚至上市的時候,都會公開宣稱,我們就是中國版的某某某。

2010年,中國赴美IPO高達到40家。這一年,人人網、優酷土豆、當當網先後上市,他們自稱為 “中國的Facebook”、“中國的Youtube”和“中國的Amazon”。其中,人人網更是給自己連套了Facebook、Zynga、Groupon、Linkedin四個模式。

2

在很長的時間里,王興甚至成了“Copy to China”這個模式的代言人。

2003年,在美國讀博士的王興向導師請了一個長假,要回國創業。他在之前給王慧文的郵件中寫道,美國這邊SNS(社交網絡)很火,有Friendster,有Myspace。

王興和王慧文折騰了一年半,也沒做出個讓自己滿意的產品。從2004年9月到2005年9月,他們平均兩個月換一個項目,輸入法、短網址、社交網站,甚至地圖,一邊做一邊看,結果很多東西還沒做出來就發現方向不太對。

2005年上半年的時候,他們就討論要不要改做校園SNS,到了年中,王興發現有個叫Facebook的產品,在美國校園很受歡迎。於是,他們決定試著模仿Facebook做一個校園SNS網站,最終在多多友的基礎上,做出了校內網,內部代號就是“Facebook”。

20130706102643494

校內網賣給陳一舟後,王興在2007年又創立了類Twitter網站“飯否”,短短半年時間上線人數即達到百萬。2009年,飯否因故被暫時關閉後,新浪推出了自己模仿Twitter的產品,新浪微博,如今,新浪微博市值228億美元。

可以說,王興早期的成就,一半要歸功於他對美國創新的敏感。王興認為,“創新和科學發現是兩碼事。喬布斯也借鑒了他人的創新。”

飯否被關閉後,王興帶領團隊又參考美國最大的團購網站Groupon做了美團。Groupon於2011年上市,如今的主業依舊是團購。但是反觀美團,已經把業務從團購擴展到了外賣、線下零售、酒店旅遊等本地生活服務領域,並且逐步深入行業,為商家提供更系統的服務,如智能POS機、ERP等。在人們的眼里,王興從模仿者變成了創新者。

王興自己也說:光做純線上的事情不行了,就開始往線下走。我們做了O2O,但從開始到現在,也只做了很薄的一層,主要還是線上引流,也就是幫助商戶做營銷,做整個產業鏈最後的那一小段。往後看,“互聯網+”要做的是各個行業從上遊到下遊的產業互聯網化,用互聯網、用IT全面提升整個行業的效率。

“但如何去操作,仍需去摸索,因為沒有模式可以借鑒了。”

3

實際上,即使是在“Copy to China”的時代,也不是簡單的Copy就可以成功的。因為,中美的互聯網環境存在著巨大的差異。

第一批赴美上市的互聯網企業,新浪、網易和搜狐走的都是門戶概念,其中搜狐更是以中國的雅虎自居。但是,在實際做法上,中國門戶和美國雅虎並不相不同。陳彤在《新浪之道》中談及新浪秘訣就是四個字:海量快速。其中的海量,就是明顯的中國特色,每家門戶網站的的首頁都是極長的頁面,密密麻麻的鏈接,這與美國的雅虎不同。

百度頁面和功能欄目看起來與Google非常類似,但實際的運營情況則大不相同。百度發展了很多線下代理公司來兜售關鍵字業務,還派出了大量的人力在線下和網吧洽談,將網吧里的電腦搜索默認為百度,但Google很少有龐大的地推團隊。

而今天的QQ更已經與ICQ完全不同。ICQ在美國已經奄奄一息,但QQ依然是中國年輕人的主要交流工具。摩根斯坦利在做互聯網趨勢報告時,還特別將QQ列入創新欄目。

那些單純模仿概念,沒能在實際運營中加入中國特色的創業,則多以失敗結局。LinkedIn有很多中國學徒,天際網、大街網、優士網、若鄰網……,但這麽多年過去後,還是沒有一個產品能效仿LinkedIn做起來。

叮咚小區模仿了美國最大的鄰里社交App Nextdoor。但是,Nextdoor在2015年估值就超過11億美元,被稱為蟄伏的獨角獸,其英國業務比美國發展的還要快。而叮咚小區雖然上線不久就得到了1億美金的融資,估值 4 億美元。但是在本土化的時候,因為盲目擴張,攤子越鋪越大,商業模式又和其他到家服務沒有區別,最終以資金鏈斷裂的結局告終。

青山資本高級投資經理孔萌有一個形象的比喻,國外互聯網像披薩餅,底層的基礎設施是完善的,創業者只要在上面撒佐料就可以了。中國的互聯網像千層餅,從底層到上層都是很複雜的,都是需要互聯網去逐步改造的。

4

2012年之後,移動互聯網全面爆發,在許多方面,中國逐步走在了世界的前頭。其中,O2O和社交最為典型。

曾經是Twitter模仿者的微博,如今市值已經達到了228億美元,反觀Twitter,面臨著無人問津的尷尬境地。曾參與創建酷訊,也是飯否早期員工的張一鳴,2012年創辦字節跳動(今日頭條),如今成為移動互聯網的巨星獨角獸。而“陌陌”出現在約會軟件Tinder之前。

從手機APP到共享單車等業務,再到無人機,中國已經從模仿者變成了被模仿者。

美國和其他國家都出現了多種受“美圖”啟發的APP,美國創業公司也正在模仿中國火熱的單車租賃業務,蘋果和Facebook也在依照中國聊天軟件“微信”來改進他們的通訊APP。蘋果可能不會承認這點,但iMessage里能給朋友或保姆發錢的創意的確是來自中國的打賞。

美國彭博社網站27日發表一篇題為“Who"s the Tech Copycat Now?”(《現在誰是技術抄襲者?》)的文章中指出,雖然很難予以概括,但中國在科技世界日益增長的影響力的確源於一些因素。最重要的一點是,中國擁有超過7.3億智能手機端網絡用戶,這對於科技來說是個理想的試驗場。

王興也有差不多的看法。他在金磚論壇上提到,最近幾年互聯網+的興起,互聯網+零售、互聯網+餐飲、互聯網+旅遊、互聯網+交通等等,在這些領域,憑借著中國人口眾多,幅員遼闊,市場規模巨大,導致中國的互聯網公司在過去幾年快速發展,創業、創新的繁榮程度在全世界領先。例如在“互聯網+餐飲”領域,美團點評不但領先其他發展中國家,而且也領先發達國家包括美國。美團外賣的規模已經達到美國同類型企業的十倍。

5

Copy to China 已經被扭轉成了 Copy from China。

據艾瑞和獵豹數據,截至2016年底,共有超過6000家中國企業出海,出海的產品覆蓋了遊戲、工具、社交、攝影和教育等多個品種,國產工具覆蓋了海外安卓用戶的51.7% 。進入海外的排名前1000應用的中國項目有129個。

而從資本端來看,在2016年全球對外投資下滑2%的情況下,中國對外直接投資增長了44%,達到1830億美元。主流投資機構,如紅杉資本、北極光創投、SIG、貝塔斯曼、亞洲基金等,也都開始布局中國移動出海領域。

2017年初,王興提出了一個非常著名的“下半場”概念。中國互聯網吃了二十幾年的人口紅利基本消失殆盡,互聯網公司的發展不得不從追求規模,轉向追求縱深和創新。

“下半場”有三個方向:上天、入地、全球化。上天,是以科技拓展邊界;入地是指要深入產業鏈;全球化,就是創業者出海應該“兵團作戰”。

目前看來,中國互聯網企業出海,有一半做的是工具市場。

VBjARz

2014年獵豹赴美上市,吹響了中國移動出海的號角。獵豹之所以能夠成功,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複制了在中國競爭積累的經驗,在海外做了一個工具,清理大師Clean Master。

創世夥伴周煒說,中國早期的互聯網和電子產品一直從國外模仿,即Copy to China 。但移動互聯網的興起提供了全球平等的平臺。蘋果和安卓這兩個操作系統與生態環境的平等性,給全世界不管哪個角落的創業者提供了全球公平競技的市場和舞臺。

中國互聯網公司的競爭十分激烈,延伸到國外雖然不可避免競爭,但確實占據了很大比例的海外市場,競爭勝出的創業者戰鬥力也非常強。能夠為一個小的區域特定的人群提供特殊版本或服務,而這件事是我們最大的對手——美國公司絕對做不了的。

今年,周煒離開凱鵬華盈創辦創世夥伴後,把中國的模式出海列為新公司重點的投資領域。

2016年Google Play榜單,排名前100的應用,大概一半是美國人做的,一半是中國人做的。不過,現在中國的出海創業也到了轉型期,工具類應用紅利慢慢在消退。

還有一半的企業,看重的是中國人在海外帶來的市場,並試圖逐步把這一市場擴展至為當地人服務。

進入2017年,國內移動支付巨頭支付寶、微信支付加速撬動東南亞市場,機場、免稅店、連鎖超市都成為了他們搶占的據點。“我們的戰略並不只局限於東南亞。但現在,東南亞國家更像中國之前的發展階段,我們進入有優勢。”支付寶母公司螞蟻金服公眾與客戶溝通部總監朱健說。

中國出境遊逐年增長,這些境外消費的中國人也吸引了中國的支付巨頭。國家旅遊局及世界旅遊理事會數據顯示,2016 年,中國出境遊客達到1.22億人次,境外消費總額近1.6萬億元。支付寶和微信都跟隨著中國遊客的腳步,走向全世界。

美團點評同樣看到了中國人在海外帶來的機會。所以,王興也說,中國人有錢了會去境外旅遊,在大眾點評上可以看到,包括巴西等熱門境外遊目的地,有超過30%的華人自由行遊客在出境時會選擇大眾點評作為境外消費指南。在巴西,美團點評全平臺上收錄了超過12萬家巴西的餐廳。即使在幾內亞這樣之前相對交流比較少的國家,也有餐廳和景點的收錄。從數據的變化趨勢上看,這里面有巨大的增長空間。

眼下,無論是BAT巨頭,還是中國移動互聯網的新興創業者,都在海外市場尋求機遇和風口,希望將中國過去10年來的移動互聯網市場高速發展經驗,拓展到全球市場,實現真正的“中國方案”。

王興 馬化騰 互聯網公司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