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906/165004.shtml

破滅的暴富神話:ICO如何淪為一場被“團滅”的金錢遊戲?
騰訊科技 騰訊科技

破滅的暴富神話:ICO如何淪為一場被“團滅”的金錢遊戲?

僅靠一個只有白皮書的空殼項目,就能輕松募集數千萬甚至數億資金,ICO屢屢創造一夜暴富神話。

來源 | 騰訊科技(ID:qqtech)

文 | 張帆

ICO是一塊翡翠原石,白皮書切開了一個剖面。和騰沖交易市場上思量追逐的賭石客一樣,投資人入局下註,期待凱旋離場;比賭石客更瘋狂的是,多數入局者不懂也不在乎剖面意味著什麽,原始的貪欲讓ICO淪為一場盲賭。

9月4日,央行等7部門聯合發布的《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為這場賭局劃上句號。該公告明確指出,ICO代幣發行融資本質上是一種未經批準非法公開融資的行為,各類代幣發行融資活動應當立即停止。

近幾個月突然走紅躍入人大眾視線的ICO,是區塊鏈項目方通過發行代幣募集資金的一種方式,但該資金並不是人民幣、美元等法定貨幣,而是可以兌換法幣的虛擬貨幣(比特幣或以太坊);項目發行的代幣(相當於原始股)隨後可以在數字貨幣交易平臺(相當於滬深二級市場)上進行交易和流通。

“今年大部分ICO項目代幣在交易所價格都漲了3~20倍左右。”一位ICO從業者感慨。

僅靠一個只有白皮書的空殼項目,就能輕松募集數千萬甚至數億資金,ICO屢屢創造一夜暴富神話,在吸引了越來越多追逐高額利潤回報的散戶參與投資的同時,也極速催生了大量泡沫和騙局。

此次央行出手整頓,終結了ICO行業亂象。據騰訊科技了解,諸多交易平臺上發行的代幣出現暴跌,很多投資人已經割肉空倉離場,有的項目正進行資產清退,而另一部分人則掂量著手里的代幣,忐忑在進退兩難之間。

交易平臺幣安網創始人何一告訴騰訊科技,平臺上的三個項目,有兩個已經關停清退,另一個在溝通中;賈紅宇創辦的借貸鏈也發布了ICO眾籌退幣公告,稱由於目前借貸鏈ICO眾籌資產尚未與平臺進行交割,團隊正在與平臺溝通進行,將自願退幣的用戶資產原路退回。

不過,在二級市場上高價接盤的散戶投資人,如果按照ICO代幣的發行價格回收,投資巨虧將無可避免。

泡沫和財富幻像破滅,被收割的“韭菜”散戶紛紛逃離,而篤信區塊鏈的理想主義者,仍然在等待項目落地和政策回暖,在他們看來,區塊鏈技術未來在商業領域的應用價值終將顯現。

0

失控的金錢遊戲

“他們搶token的時候,甚至不知道token是怎麽回事。”兩個星期前,ICO資深玩家老T告訴騰訊科技,他認識的身邊的韭菜盯著眾籌平臺搶頭籌,搶不到就轉到交易平臺上再來一輪,如同從“打新股”轉到“股票市場”一樣。

在這個圈子沈浮多年的老T有著自己的隱憂。很多和他類似的人常常外溢著理想情懷,相信區塊鏈技術有著勢不可擋的力量,足以對未來產生指數級的影響。另一方面,他們又擔心ICO的亂象,會變成一盆潑向區塊鏈的臟水,引來監管與輿論的聯和絞殺。

“人傻,錢多”是ICO圈中的老人對失控局面的共同感慨。老T對投機者的態度更直白:身邊的人根本不會深究項目,甚至還說不清比特幣、ICO、區塊鏈之間的聯系。

這,恰是邁進幣圈的第一個門檻。

區塊鏈是一種基礎性的技術手段,比特幣實際上就是基於區塊鏈技術的一種創造。當然區塊鏈的貢獻不止比特幣一種,當區塊鏈技術應用到其他領域的時候,會有對應的新項目產生。

此前,很多從事這類新項目的初創公司不具規模,難以吸引風投註意,於是便在網絡社區上發起眾籌。初創公司發行一種代幣(也稱為token),如果其他用戶看好這個項目,會用手中的比特幣(btc)或以太坊(eth)來進行兌換,獲得token。初創公司獲得比特幣或者以太坊之後,可以在交易平臺網站上進行變現,獲得市面上流通的法幣,從而開展新項目。

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創業項目井噴,讓沒有趕上比特幣紅利的投資者開始把目光轉向ICO,進一步推動了ICO的瘋狂。前高盛高頻交易員通過ICO項目,短短4天募到5.5萬個比特幣和31.6萬個以太坊,價值2億多美元,融資速度之快,金額之大轟動一時。

ICO一夜暴富的神話不斷刺激著投資者湧入。據報道,“中國比特幣首富”李笑來曾創立一個名為EOS的區塊鏈項目,僅用5天時間就在ICO平臺上融到1.85億美元。7月2日,這一項目在二級市場市值沖到50億美元;另一個項目量子幣,5月23日在雲幣網交易當天最高價格就達到了66.66元,比起3月份眾籌的價格2元,一天漲幅達33倍。

不斷入局的新人,沒有動機了解區塊鏈,他們目的單純,炒幣掙錢。在騰訊科技接觸的“韭菜”中,有做傳媒工作的小散在朋友圈放言:錢存區塊鏈錢包,半年後入手1千萬不是夢;也有國企買斷員工,用買斷錢投資token,渴望一本多利;還有銀行職員,懵懂買下一堆幣,盼未來有一個能複刻“小蟻幣”的神話就滿足了。

國家互聯網金融安全技術專家委員會發布的《2017上半年國內ICO發展情況報告》指出,面向國內提供ICO服務的相關平臺共計43家。2017年以來,通過上述平臺完成的ICO項目累計融資規模折合人民幣總計26.16億元,累計參與人數達10.5萬。而國際相關報告則認為,中國可能有超過兩百萬人參與過ICO。

很多項目僅僅通過白皮書描繪概念“圈錢”,實際上並沒有任何具體應用作為支撐,投資人也不了解項目詳情。李笑來的EOS項目便被形容為“50億美元的空氣”。

而占比相當高的ICO項目打著區塊鏈應用幌子,各種肆無忌憚瘋狂騙錢的亂象開始出現。

暴利的代幣市場還催生了專職“坐莊”的公司。據報道,坐莊公司對外承諾保底,收益和投資人分成,利用和代幣發行人的關系,通過代幣發行人發布利好消息,合夥炒高幣價獲利。

在利益誘惑面前,交易平臺甚至也喪失了公立的立場。

金哥是珠海一家金融服務公司的董事長,也是一個幣圈的老人,言談間,他常把geek精神的理想情懷擡上桌面。

“ICO不能這麽玩了!” 金哥告訴騰訊科技,現在的ICO早就丟棄了既有的自律生態,眾籌平臺、項目方、甚至交易平臺常常暗箱操作。“但是他們在技術上處於強勢,你抓不到證據。”

金哥發出這樣的感慨,是因為他也掉入了一個晃點式的“騙局”。

當企業準備一個ICO項目的時候,會發布白皮書,隨後公開其選定的眾籌網站的名稱(通常不唯一)。選定這些網站後,項目方理論上會將自己眾籌的代幣份額分發給眾籌平臺,並約定一個日期時間點。等時間一到,中小散戶等投資者便可以在平臺上購買對應的份額。

金哥遭遇的“騙局”,是一個叫做“唯鏈”的項目。令金哥氣憤的是,眾籌平臺“耍”了他。

他選擇的眾籌平臺是91ICO。8月18日晚上20點,金哥分4個賬號(規定每個賬號只能最多限額30eth)在91ICO上進行交易,共計100個eth。其中一個賬戶(30eth)在20點準時投進去。

此時,金哥看到自己的賬戶資產已經劃扣了,但無法看到自己的投入記錄。晚上22點40分,金哥刷新了一下自己的資產,發現此前被劃扣的資產又回來了。也就是說,他並沒有買到V鏈項目的代幣—ven幣。

“交易所不可信,全是套路。” 金哥認為,按照交易所的流程,如果購買成功,交易所的後臺會自動分發代幣。而在這個案例中,他資產扣劃成功後,但交易所並沒有分發對應的ven幣。

“這不就是赤裸裸的炒作嗎?”

第二天,Ven幣就出現在了李笑來的二級交易平臺雲幣網上。而一直關註此事的幣圈觀察員冷鋒對騰訊科技表示,對於一個正常的ICO項目來說,眾籌結束後,經過一個籌備期,才能上二級市場,通常最快也要等一個月左右的時間。

對於Ven幣的發售,冷鋒說自己身邊的群里,幾乎沒有人搶到Ven幣,“按照其公布的公募數量,這樣比較異常。”

事實上,Ven幣的發行價不到6毛錢人民幣折合下來,而僅僅幾個小時後,一些交易平臺上,該價格就被推到了2塊多。騰訊科技查詢唯鏈的《公開售賣情況說明》發現,Ven幣41%的公募部分的eth份額為10.2萬,對應的ven額度為4.11億。

ven幣流向了哪里?下一級的散戶投資者,還是渠道商自家腰包?此前,有媒體指責94.2%的Ven幣被大戶及團隊持有。

金哥懷疑這筆代幣被眾籌平臺私藏了。“怎麽可以這麽玩,沒有誠信開什麽交易平臺。” 金哥感到氣憤,他剛入這個圈子的時候,大家ICO憑的是各方自律,現在一切都脫韁了。

“唯鏈當時是個好項目,可以說Ven幣搶到手,10倍的賺頭是近在眼前的事。”當財富唾手可得的時候,公允性就被淹沒,人的貪性占領高地。

金哥眼里,這個叢林社會不僅野蠻,還很蠢。“很多人都不知道交易平臺做了什麽,搶不到就算了。這樣下去,最後被吃掉的就是自己。”

魚龍混雜,依附ICO亂象,更多的騙局出現,甚至有傳銷組織盯上了ICO項目。近期被公安部門偵破的維卡幣傳銷案,就是利用ICO非法牟利的龐氏騙局。嫌疑人在國內宣傳的維卡幣沒有正規ICO應有的區塊鏈、代碼、錢包,代幣不停地拆分、增長,國內外監管機構已經對其發出警告。

通過ICO進行的一系列傳銷、詐騙等活動,容易導致金融風險和社會問題。而這也是央行最終出手“一刀切”叫停ICO的原因。

0 (1)

監管“一刀切”和烏雲下的樂觀者

上周六,財新網拋出ICO將依法取締的解讀報道,同一時間點上,ICO項目方對此說法懷有遲疑,對區塊鏈產業未來仍抱有樂觀期待。

針對“ICO被定性為涉嫌非法集資,將依法取締”的說法,秒啊創始人季小武當天在朋友圈發出了質疑,認為ico不屬於任何國家,定性起來也存在爭議。

秒啊在2016年底已經上線,主要交易商品為各商業領域佼佼者的“時間”。發行人通過平臺發行自己的時間,消費者購買獲得發行人的時間,獲得約見機會。

當發行人行使拒絕交割權利後,發行的時間會流轉回平臺,這帶來了過量增發與哄擡炒作的可能。出於對發行人信譽的把控需要,季小武希望引入區塊鏈技術來解決問題。

“在秒啊2016年上線的時候,我就安排兩個技術人員研究區塊鏈技術了。”季小武對騰訊科技表示,與區塊鏈技術公司的合作早就展開了,分布式記賬不可更改的特點可以很好解決發行人的信譽問題。

“我們推進秒啊國際ICO,其實也是戰戰兢兢的做這件事,因為ICO平臺上確實有很多在我們看來不靠譜的項目”

他覺得“央行的叫停很及時也很正確。但與央行無法叫停比特幣一樣,央行也是無法單方面叫停ICO的”。

“希望新監管措施能將行業中的害群之馬請出場。”季小武坦言,國內的金融領域創新中,真正在產生價值的企業往往會被害群之馬所拖累,不希望這個現象再次在區塊鏈領域重複下去。

與季小武一樣,胡震生一直看好ICO的前景,對媒體此前的報道持保留意見。這位前花椒CEO,showone的創始人對騰訊科技表示,區塊鏈技術對直播行業的改革將是顛覆性的。

“當數據集中的時候,後臺什麽都可以改。”胡震生說,利用區塊鏈的去中心化等技術特點,可以杜絕在線人數、播放次數以及用戶等級及主播禮物的造假及增發情況。

另一個改革在於抽成。胡震生告訴騰訊科技,按業內普遍50%的平臺抽成比例來看,抽成比例很高。“利用去中心化的技術特點,showone基本可以做到零抽成。”

談及央行公告對區塊鏈技術應用的潛在影響,胡震生顯得很輕松。“ICO不過是一種募資形式。”胡震生看來,即使采用傳統的購幣形式,也不影響區塊鏈技術的應用。

“潘多拉的魔盒已經打開,高效率生產工具淘汰低效率的趨勢不可阻擋。”胡震生相信,未來所謂的宇宙央行不過是一段段公開的智能合約代碼。

同樣沒有失去信心的,還有借貸鏈項目的創始人賈紅宇。與前兩者不同,借貸鏈是已經進入代幣發售階段,還未上交易所。

賈紅宇團隊試圖用區塊鏈技術解決互聯網金融中“借方”與“貸方”征信查詢需求的門道:利用區塊鏈的“分布式”書寫特點,每一個數據間彼此連結卻不聚合,陳列方式巧妙平衡了各方的顧忌與利益。

同時,智能合約特性則解決了分成問題,token發揮了關鍵作用。賈紅宇的團隊設計了一個巧妙的算法,用戶提出的數據需求在p2p的網狀節點間流動,直到抵達匹配的數據節點。與此同時,用戶使用token付費,token可以沿著相同的路徑,直達貢獻數據的匹配節點,雙方完成征信數據的需求交易。

按照非投機的正常邏輯,ICO過程中發行的代幣,應該在項目落地後發揮類似的作用,這也是聯結ICO和區塊鏈的紐扣之一。

0 (2)

盡管對此前媒體的言論持懷疑態度,他對騰訊科技坦言稱,“即使監管從嚴,我們就把幣回收好了。 ”

當央行聯合七部委公告定性ICO為非法公開融資行為之後,賈紅宇團隊發布了“借貸鏈ICO眾籌退幣通告”。

“按央行要求,用戶想退就給大家退。不想退的等等政策進展。”

賈紅宇說,未來還會繼續深耕並看好區塊鏈領域,項目也會繼續推進,至於前景,“看看未來的監管尺度吧。”

“這種行業其實最開始都是一幫理想主義者在支撐。”幣安網創始人何一說,“如果說我們沒有堅持去握住這個理想主義的火把,那可能後面就真的是一地雞毛。”

從2014年的okcoin開始,何一正式踏足幣圈平臺業務,目前做的幣安網同是交易平臺。9月1日,也就是監管收緊新聞被爆出的前一天,幣安剛剛拿下快滴投資人陳偉星泛稱資本和富力系張力黑洞資本的天使輪投資。何一告訴騰訊科技,“估值超過了1億美金。”

“大概十分鐘就決定投資了。”陳偉星說,區塊鏈技術讓利益價值的傳播沒有摩擦,不僅可以降低金融業的成本,也會在長遠的未來改善人類的生產關系。

對於交易所的平臺來說,何一看重公信力,致力於為自己的交易所擬定量化的標準,包括項目技術背景、創業者的經驗與項目匹配度、顧問團隊的人員構成等等,借此為投資者過濾掉不理想的項目。

“即使被行業不理解,誤解,我們也希望是把這個事情往前推一推。”她坦誠,這樣一個想法有時候常常帶來誤解,包括急於上線項目的朋友,平臺對手,甚至投資人。何一的想法在很多社區的人看來,會覺得很複雜,很麻煩,沒什麽必要。

對於何一而言,未來的路變得更加撲朔迷離起來。

“理想主義的火把”照不亮烏雲下面的世界。在央行公告正式出臺前,icoinfo、比特幣中國icocoin icoage 等多家平臺已經主動關停了旗下的相關ICO業務項目,並為用戶提供提幣業務。目前,何一所在的交易所也關停清退全部三個ICO項目。

ICO 監管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