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903/164954.shtml

誰要殺死星空琴行?
創業家 創業家

誰要殺死星空琴行?

鋼琴培訓機構星空琴行停擺了,毫無征兆。

首發 | 創業家&i黑馬(ID:chuangyejia)

文 | 嶽麗麗

編輯 | 王根旺

星空琴行全國數十家門店今天全部關店。目前,星空琴行總部大門緊鎖,客服電話以及創始人周楷程手機均無法接通。

一則由周楷程發給公司員工的內部郵件顯示,目前管理團隊已經不持有星空股份,所以一直在等待股東的決策,但基於目前情況,原股東無法確認新的追加資金,因此宣布從即日(9月2日)起暫停全國所有門店營業。

公開資料顯示,星空琴行在全國擁有近60家鋼琴培訓體驗店,北京有12家門店。星空琴行於2013年獲得雷軍旗下順為資本數百萬美元A輪投資,2014年9月和2015年6月完成了B輪近千萬和C輪2000萬美元的融資,投資方均有順為資本參與。另外,還曾於2012年獲得了九合創投的數百萬元人民幣的天使輪投資。

創業家&i黑馬記者查閱星空琴行微信公眾號發現,其9月1日還曾更新2篇推送,內容為“星空琴行發布新課程兒童音樂測評課”和“開學福利優惠限時搶”,其中1元搶500元現金券活動下顯示優惠券請到星空琴行門店出示使用。

突然的關停

毫無征兆的關店事件讓所有學員和家長措手不及,當然還有老師的工資問題。據上海某星空門店的老師透露,昨天還正常上課,晚上9點接到店長通知說明天停課,整個人是懵的,不知道具體什麽情況,夜里11點再次接到行政部門通知,具體說的是從9月2號起要閉店。這位老師還稱,他們從今年7月就遭到了工資拖欠或延期。

有位家長向創業家&i黑馬表示,自己孩子的老師拉了個維權微信群已達到500人,但隨後老師解散該群。老師則對創業家&i黑馬透露,解散原因是因為群里校方的人員進來“搗亂”,所以暫時解散,再次進群需要問清楚信息。

而這位學生家長在此前妙筆菡塘倒閉跑路時就已有8000元左右的課還未上,當時也報了星空琴行課程的她就在擔心會不會也出現同樣的事。

想不到一語成讖,如今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她告訴創業家&i黑馬:“去年8月在悠唐購物中心看中了他們可以上門上課的便利性和租琴服務,報了50節課共12000元,鋼琴租金市場價為30000 元,但是他們需要交43600的押金,前幾天才續費7200元,孩子學了1年有2個老師,感覺都還不錯,我另一個同學是買課時送琴的方式。”現在她和同學兩人均有50000元左右可能要打水漂。

“他們有那麽多家店,而且又有雷軍投資,誰知道他們會倒呢?”在創業家&i黑馬問起為何選擇星空琴行時,一位用戶這樣回答。

薄弱的資金鏈

對於關店原因,星空方面給出的解釋是:因新增多項素質教育品類,運營成本的迅速增長導致資金鏈薄弱。

1-1

2-2

3-3

一位星空琴行投資方的前員工告訴創業家&i黑馬,自己5月離開公司前聽說馬上有融資到位。微博上一位用戶也在其關店新聞下透露此前星空琴行還曾想跟自己公司談一筆2000萬元的融資,但此人不願透露公司名。

一位業內人士稱,星空琴行一直服務不錯,在北京幾個店生源也不錯,兩個禮拜前還在金源店和該店負責人聊天,但是沒有發現任何征兆,所以如今覺得非常意外。

他還分析,星空琴行能“偷偷”關店,肯定是財務上早有預兆,主要還是各種信息渠道不透明,監督不夠造成的。

該人士還表示,星空某負責人跟他提過其經營模式就是不斷擴大用戶群體,然後借此模式融資最終上市。但他曾質疑:藝術行業不同於任何行業,上述這條路行不通,做實業一定要實實在在,細水長流。

另一家音樂培訓機構的創始人認為,此次事件是不做IT管理,不加強師資教研,盲目擴張的必然結果。

而這家機構北京公司法人也向創業家&i黑馬表達了自己的看法:“他們的錯誤一直在於成本結構上。首先,商場開店產生了大量的房租成本,而收取的學生課時費又不足以承擔成本。其次,收取大量的大額客戶押金,雖然增加了現金流,但是這部分金額最終是要退回顧客的,用這些資金去做擴張,一旦發生客戶擠兌,將會出現致命的結果。最後,盲目擴張,投資多個賺不了快錢的項目,最終都會拖垮自己的項目。綜合來講,這次星空琴行的事件,是由長此以來的項目資金運作錯誤導致的,產生了巨大的資金漏洞,客戶擠兌只是引發事件崩塌的導火索,這點和現在的樂視有點相像。”

據了解,星空琴行的收入主要來源於課程費+樂器銷售費用,還有一部分是鋼琴租賃的押金,大量資金為預收款。發展過程中,快速擴張,短期內在全國鋪設門店超過60家。 除此之外,星空琴行還做了橫向擴張,布局整個素質教育。伴隨著業務擴張,星空琴行的員工人數達也於2016年年底超過1000人。

行業的病態

有報告預測,2018年整體藝術培訓市場產值會達到800億元,而鋼琴培訓又是音樂培訓市場規模里尤為重要的一部分。鋼琴的市場規模幾乎占到樂器市場的一大半,鋼琴的價格也偏高,毛利超過30%,尤其是兒童學習的時間也比較長。有數據還顯示,2015 年中國少兒鋼琴培訓規模為300億元。資本這幾年開始湧入鋼琴培訓行業。

但就在前不久,另一家音樂培訓機構“瘋狂鋼琴”在北京一夜之間關閉所有門店,千余位學員報團兒組成維權團隊討要逾百萬學費,提出倒閉前課程促銷、機構拖欠學費、未發停課通知等問題。兩次事件如出一轍,這暴露了音樂教育培訓機構的普遍問題,也給所有教育創業者一個警示。

“在北京,像瘋狂鋼琴這樣在商場中開設的門店,一個月一個店的房租在8萬到12萬元左右,店面運營成本大概要15萬元,而一線城市的音樂教育行業收入毛利率水平只有12%到15%左右,所以他們每月營業額至少需要達到120萬元左右才能保本。瘋狂鋼琴開了六七年,一家店一年得需要上千萬元的營業額才能覆蓋成本,但是實體店收入並沒有那麽高,長時間就會導致入不敷出。”一位業內人士表達了自己的擔憂。

如今音樂教育行業形勢大好,但是從業機構大多病態經營,想要良性發展,就要消滅高房租,消滅高管理成本,提升師資體系教學能力,才能走得更加長遠。

夢想和噩夢

2012年,周楷程帶領團隊創立“琴語琴願”,成立之始目標是為了成為中國最大的鋼琴批發商,並且用互聯網幫助商戶解決招生難題。但在後續經營中,他發現以教師帶動鋼琴銷售和教學效果的傳統方式存在極大的隱患,違背建立琴行的實際意義,便轉型創立了星空琴行,以不一樣的模式進行運營。對於公司的使命和願景,周楷程總結了四個關鍵詞:感恩、夢想、教育、價值。

“真正的難題不是擁有偉大的夢想,而是你在半夜一身冷汗地驚醒時發現,夢想變成了一場噩夢。”如本·霍洛維茨所言,創業維艱,夢想隨時可能成為噩夢,希望星空琴行和創始人周楷程能挺過這次噩夢,給員工和用戶有個交代。

9月2日晚間,星空琴行微信公眾號發布通告,回應今日曝出的關店事件,通告內容如下:

尊敬的學員及學員家長:

感謝您一直以來對星空琴行的信任和支持。由於管理上存在的問題,導致現階段我們遇到了一些困難;目前星空琴行所有管理者以及投資人正在積極商討,並努力尋求盡快解決問題的途徑。

懇請各位家長和學員們給予我們一點時間,我們的心情與您一樣急切,我們一定會盡快給大家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案!

星空琴行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