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9092

記者在多個“比特幣投資交流群”中觀察發現,隨著交易平臺相繼關閉,比特幣價格大跌,不少投資人直呼“虧得厲害”。(視覺中國/圖)

繼七部門叫停代幣(ICO)融資後,在監管高壓下,14日起,包括比特幣中國、火幣網、OKCoin幣行在內的多家虛擬貨幣交易平臺陸續關停平臺所有業務或人民幣交易業務。虛擬貨幣交易究竟有哪些風險?監管部門為何出手整治?曾為之瘋狂的“炒幣”者又將何去何從?

比特幣中國、火幣網、OKcoin幣行是國內三大比特幣交易平臺,三家合計占國內比特幣交易額的約60%。自14日比特幣中國率先發聲後,國內各類虛擬貨幣價格應聲大跌,比特幣、萊特幣跌幅均超過20%,比特幣每枚價格更一度探至16000元,較9月初32500元的歷史高位下跌一半多。隨後報價略有回升,截至記者發稿時,比特幣交易價格仍在20000元上下。

虛擬貨幣價格近期走跌,一方面源於市場此前積壓的眾多風險,另一方面也和監管以及各方頻頻提示風險、果斷出手有關。

8月30日晚,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率先針對與虛擬貨幣有諸多聯系的代幣(ICO)發布風險提示。9月4日,央行等七部門發文叫停各類代幣發行融資。9月13日晚間,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又針對虛擬貨幣交易平臺及市場風險發出提示。9月15日晚,火幣網確認已接到監管部門的通知和指導,要求其清理整頓虛擬貨幣交易。

在監管部門看來,借助虛擬交易平臺開展的“炒幣”活動純屬投機,對實體經濟鮮有益處,卻集聚了較高的金融風險。

早在2013年,央行等五部委就曾發文明確,將比特幣定義為一種特定的虛擬商品,而非貨幣,各金融機構和支付機構不得開展比特幣與人民幣及外幣的兌換服務等。

“但近兩年隨著虛擬貨幣市場愈發膨脹,‘炒幣’熱潮難退,比特幣等虛擬貨幣在使用中也不斷超出‘商品’範疇,向‘貨幣’屬性異化。”中央財經大學金融學院教授郭田勇說。

業內人士介紹,國內98%的比特幣交易是通過比特幣交易平臺進行的,多數交易平臺推波助瀾,不僅從事虛擬貨幣和法幣的兌換,更參與代幣發行融資(ICO),為炒買炒賣活動提供信息和交易便利。在部分平臺的鼓吹下,大批群眾被“忽悠”入場,參與者從專業小眾快速擴散到普通大眾。目前國內交易平臺客戶資金余額已高達數十億元人民幣,資產規模大於零的投資者超百萬人。

而事實是,投資虛擬貨幣交易要面臨價格大幅波動風險、安全性風險等,且平臺技術風險也較高,國際上已發生多起交易平臺遭黑客入侵盜竊事件。此前,比特幣交易平臺“Bitfloor”就因價值25萬美元的比特幣被盜,直接宣布關閉。

不僅如此,6月份,國家互聯網金融風險分析技術平臺通過巡查也發現,在幣鏈網、大比特等交易平臺上線交易的文創幣、聖幣涉嫌傳銷,其中有些“傳銷幣”的系統還部署在海外。

今年以來,相關監管部門多次開展的現場檢查發現,北京的部分平臺未經批準擅自開展融資業務、未充分履行反洗錢義務,火幣網曾因涉嫌市場操縱而被投資者起訴至法院;BTC100存在虛增其平臺比特幣交易規模的情況。

據業內人士透露,隨著監管對於虛擬貨幣交易平臺的態度日漸明朗,地方相關部門已經緊鑼密鼓地開始清理和整頓工作,一些交易平臺正根據監管要求,在一定期限內有序停止交易業務,逐步引導用戶提幣撤出。

記者在多個“比特幣投資交流群”中觀察發現,隨著交易平臺相繼關閉,比特幣價格大跌,不少投資人直呼“虧得厲害”。針對三家交易平臺做出的“提幣、提現均不受影響的承諾”,16日下午,記者嘗試電話聯系三家交易平臺客服,但均因“咨詢客戶量太大”或占線等原因未能撥通。

記者了解到,隨著國內外交易市場的虛擬貨幣價差增大,為了避險保值,有一些投資者已把國內交易平臺上的虛擬貨幣退回到個人比特幣錢包,轉戰海外市場和場外交易。

中國國際期貨有限公司副董事長王永利建議,加強國際間的溝通和協調,盡快建立國際統一的監管規則,避免監管漏洞和跨境套利。

(來源:新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