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918/165174.shtml

中國互聯網的格局 早在1964年就定了?
接招 接招

中國互聯網的格局 早在1964年就定了?

中國最能賺錢的一代人,生了中國最能花錢的一代人。

來源 | 接招(ID:itakethat)

文  | 方浩

9月8日,阿里18周年年會上,馬雲說從規模上來講阿里巴巴已經是世界第21大經濟體,再過19年希望成為第5大經濟體。阿里年會刷屏兩天後,朋友圈又開始刷屏教師節,其實這天也是馬雲的生日。

處女座馬老師已經53歲。他用不到20年的時間創造了一個相當於2016年阿根廷GDP的經濟體。如果時間回到1999年,你問他對阿根廷的印象,馬雲一定會說馬拉多納和切·格瓦拉,而不是雞的屁。

馬老師生於1964年,1999年正好35歲;與他同年的還有李國慶,而且當當網也是1999年正式上線的;比馬雲和李國慶大兩歲的老榕(王峻濤)在這一年開始擔任珠穆朗瑪電子商務網絡服務有限公司董事、總裁,這家公司就是後來無人不知的8848。

中國電商史上三家最有名的公司,都誕生在同一年,且都出60後大叔之手,巧合嗎?

1999年,中國的70後、80後在幹什麽呢?5月份,美帝轟炸我前南大使館,70後、80後在街上忙著憤怒;7月份,女足世界杯決賽前夜,長者打電話勉勵中國女足,轉天鏗鏘玫瑰惜敗美國女足,70後、80後球迷又傷心了一次;12月份,澳門回歸祖國,70後、80後終於在街上高興了一回……

當60後成為中國第一批互聯網創業者的時候,70後、80後成了憤青,並且是成就60後創業者的第一批「種子用戶」。他們在2003年,成了中國電商大佬的最早收割對象。

2003年對於中國電商江湖有多重要?

在那一年,1964年出生馬雲推出C2C的淘寶;C2C鼻祖、美國eBay完成對「中國版eBay」易趣的全資控股;1974年出生的劉強東開始在非典期間籌劃京東商城並於轉年初上線;B2C鼻祖、美國亞馬遜先後洽談雷軍的卓越網和李國慶的當當網,並於轉年收購前者……

還是在那一年。生於70末、80初的大學生在這一年開始畢業賺錢了,盡管要賺錢買房、養家糊口,但電商的出現讓他們有限的購買力找到了一個無限的欲望黑洞。就這樣,像被割韭菜一樣,一直被割了10年。到2013年淘寶封殺主要以80後構成的淘寶客,這個群體似乎讓人看到了絕望。前些年不斷有媒體發聲:80後創業者還有機會嗎?

毫不擴張地說,今天中國電商的基本格局,就是2003年決定的,但是誰又決定了2003年呢?答案是1964到1974年出生的「黃金一代」。

這十年不僅催生了今天的中國互聯網大佬,這一代人的下一代即90後,也撐起了中國互聯網的今天。爸爸們負責賺錢,孩子們負責花錢,一頭一尾,中國互聯網的兩極實現了閉環。

那麽,為什麽要從1964年說起呢?因為從1963年開始,中國迎來了一個人口出生高峰。在此之前的1959到1961年,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中國每年新增人口是呈階梯式下降的,1962年開始恢複,直至1964年步入快速、穩定增長的軌道。說馬雲爸爸和李國慶大叔是中國嬰兒潮的一代,並不為過。

最近幾年一直有個誤區,認為建國以來人口增長最多的十年是八十年代,最少的是九十年代。其實都錯了。從1980到1989年,中國累計新增人口為2億2千萬,而從1990到1999年,累計新增人口約為2億1千萬,這十年只比上個十年少了1千萬人口。出生最少的是2000到2009年,累計新增人口只有1億6千萬。

從1964到1974年一共增加了多少人口呢?2億8千萬。如果把這十年新增的2.8億人口看成分母,分子都有誰呢?馬雲(1964年)、李國慶(1964年)、張朝陽(1964年)、沈南鵬(1967年)、李彥宏(1968年)、梁建章(1969年)、雷軍(1969年)、周鴻祎(1970年)、馬化騰(1971年)、丁磊(1971年)、陳天橋(1973年)、劉強東(1974年)……

顯然,這些創辦過百億甚至千億市值公司的互聯網大佬,都是出生在1964至1974年之間。換句話說,最近20年中國財富新貴主要來自這個時間段出生的一代人。可以說,這一代人趕上了中國互聯網最早、最大的紅利期,直到今天,他們既是財富的擁有者,也是遊戲規則的制定者。

但不止於此。以中國人平均結婚年齡為26歲計算,1964年出生的,到了1990年正好開始結婚生子,即使是1973年出生,正常的話也可能會有一個90後的孩子。劉強東同誌要是一畢業就回鄉務農,本來可以有個90後的孩子,現在卻有了90後的老婆,所以他的情況是個例外。

建國以來,最能賺錢的一代人生了最能花錢的一代人,這就是60後與90後的關系。

從馬雲到劉強東的「黃金一代」,可能是中國過去40年社會紅利的最大受益者:上小學時那場歷時十年的運動已經接近尾聲了;在中國最好的80年代趕上了公費上大學的時代;90年代要麽畢業包分配,要麽出國留學,依然能夠在體制內福利的幫助下娶妻生子;隨後又趕上了互聯網時代的開啟以及中國的入世,在最幹凈的年代拿下人生第一桶金,不需要帶著原罪去富養子女……

90後一出生就是時代的寵兒:上中學時成為PC互聯網的原住民,上大學時成為移動互聯網的原住民,中國每一次技術大變革的終端贏家,其實都是他們。不愁吃、不愁穿、不愁花,唯一愁的是有沒有更好玩的東西。這時你跟他們講物美價廉是沒用的,他們想要的是專屬、是趣味、是情感依賴,而這些不是用金錢來衡量的。金字塔的需求,90後出生就在半山腰。

有人說80後才能花錢,因為這些年中國的房價基本都是70後、80後推起來的,因為他們是需求主體。但根本不同在於,90後是消費過去(父輩的積累),70後、80後不僅在消費過去,更是在透支未來。

70末、80初這一代應該是中國最苦逼的一代:上大學趕上了自費,找工作時國家已經取消分配,結婚時房價漲起來了,創業時巨頭林立……總之一句話,時代的紅利與這一代人無關。俗話說,有其父必有其子。這一代人苦逼,其實是承襲了他們父輩的遭遇。

50後一代可能是過去半個世紀最為不幸的一代人:剛出生就趕上了吃不飽、穿不暖的那三年;到了上學年紀又趕上了上山下鄉,好不容易熬到改革開放,又錯過了上大學的黃金年華;然後就是九十年代工人下崗。接著就是供養孩子上大學、攢錢幫他們買房……有這樣的一代父輩,70末、80初哪有能力和動力去瀟灑地消費?在很長一段時間內,便宜成了他們的消費哲學,所以淘寶的出現,對70後、80後來說簡直就是天堂。

從2003年到2013年,70末、80初一代用十年時間成就了馬爸爸們的黃金一代。2014年,京東上市了,阿里上市了,中國兩大電商平臺看似江山永固了。但新的變量又出現了。

如果說2014年屬於巨頭、屬於平臺,2013年就屬於垂直電商領域的新兵蛋子:當平臺電商、垂直電商在2014年忙著劃分勢力範圍的時候,從2013年開始,一批新的垂直電商開始登上歷史舞臺。

當年年底,80後肖文傑在深圳創立了中國最早的互聯網消費金融服務商,後面推出的分期樂商城,迅速席卷中國的年輕人市場;同年,同為80後的吳文超在上海創立小紅書,打響了跨境電商風口之上的第一槍;在隨後的2014年以及2015年,一大批新型垂直電商風起雲湧:年糕媽媽、每日優鮮、考拉海購、拼多多……

為什麽新型電商從2013年開始?答案是人口紅利。唯品會、聚美優品、蘑菇街、美麗說、米折網(貝貝網)這批垂直電商誕生的2010年前後,正是移動互聯網流量替代PC流量的大轉折時期,盡管這些家公司一開始是從PC端切入,但它們的一個成功之處就是果斷轉型移動端,抓住了過去十年最大的流量紅利期。

流量就是用戶,用戶就是流量。2013年的流量紅利在哪里?可能還有人記得,「90後創業者」作為一個社會概念,正是在這一年登上歷史舞臺的。其實,比90後創業者更具社會意義的新群體,是90後大學畢業生。

這一年,中國1990年出生的大學生,正式離開大學、進入社會,換句話說,多年來被媒體討論來、討論去的90後開始大規模步入職場,開始賺錢了。同樣,還有更多的90後已經把手機作為自己學生時代與這個社會的最大接口:移動流量的核心人群形成了。

這是繼幾年前PC端向移動端、功能機向智能機過渡之後又一輪流量紅利期,90後開始作為新的消費人群走進互聯網的風口之下。2013年8月,當第一批90後大學畢業生剛剛步入職場的時候,生於1983年的肖文傑從騰訊辭職,創立了分期樂並迅速拿到險峰華興的天使投資。這是中國第一家面向90後群體的分期消費平臺。

不管是剛剛畢業的,還是尚未畢業的,90後們開始找到了一種新的電商消費方式:用碎片化的積蓄購買高客單價的商品。他們拿出可以透支的勇氣跟80後告別:益達是你們的、淘寶也是你們的……誰也沒想到,垂直電商和消費升級相互融合的第一個引爆點,竟是以這種方式席卷中國90後。

2013年底成立的小紅書同樣不是靠「物美價廉」起家的垂直電商,甚至不是靠賣貨起家的。小紅書的切入點是內容,內容起來之後又做社區,社區起來之後把電商打通,最終實現交易的閉環。所以,你很難定義小紅書是內容電商、還是跨境電商、抑或垂直電商。它都是,也都不是。但它抓住了新一代消費者的心。小紅書聯合創始人瞿芳說,2017年上半年新增用戶中,一半是95後。突然感覺90初一輩都老了……

2014年12月,80後聯想高管徐正和同事曾斌開始在微信群賣水果,他們最初的用戶群就是剛剛結婚的少婦,以及未婚小妹妹。80後特別是90後成為了最主要的用戶群。與小紅書一樣,他們後面也拿到了騰訊的投資,這就是生鮮電商領域的當紅炸子雞——每日優鮮。新一代消費者最缺的是什麽?一是時間,二是更好的選擇。每日優鮮給出的答案是:又快又好。

2015年,「黃金一代」的丁磊也坐不住了。他授權給70末的女高管,隨即網易推出了考拉海購,又在2016年推出了網易嚴選。其中考拉海購趕上了跨境電商的大風口,當潮水退去,一大批跨境電商被拍在沙灘上的時候,考拉海購依然是網易電商業務的核心。而根據2017年第二季度財報,電商業務是網易所有業務中漲勢最快的,增速將近70%。70後老炮也盯上了90後新生。

最近電商圈有一種說法,直接把考拉海購、小紅書、分期樂和每日優鮮稱之為垂直電商領域的「KXFM(開心FM) 」。幾家公司的共同點是:第一,成立的背景趕上了新一代消費者的入場,即90後消費者強勢崛起;第二,都有模式創新,不是單純地低價賣貨,很像當初唯品會和聚美優品的路子;第三,強調用更少的錢享受更好的商品和服務,符合新一代消費群體的訴求。

以「KXFM」為例,四家垂直電商的創始人或業務負責人,不是生於70末就是生於80初,他們本身是「黃金一代」的用戶、消費者,而現在又瞄準了「黃金一代」的孩子們——90後。其實這正是移動互聯網以來的最大趨勢。

生於1979年的王興、生於1983年的張一鳴和程維、生於1985年的張旭豪,都曾是「黃金一代」手下的韭菜;現在他們不斷把「黃金一代」的孩子們(90後)變成自己的核心用戶群,同時又在「黃金一代」的陰影下尋求突圍。

誰是誰的爸爸?誰是誰的兒子?

中國互聯網 黃金一代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