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9753

2012年12月8日,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深圳羅湖區漁民村社區。(新華社/圖)

(本文首發於2017年10月12日《南方周末》)

“改革開放近40年,到明年我們要隆重地紀念一下……”2017年9月3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廈門金磚國家工商論壇開幕式上說。

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作為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廣東敢於嘗試,大膽創新,大力發展制造業和對外貿易,經濟社會發展一直走在全國前列。

對於這片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熱土,習近平總書記一直寄予厚望、親切指導。

五年前,習近平總書記把首次離京視察調研的地點選在廣東。習總書記說:“之所以到廣東來,就是要在我國改革開放中得風氣之先的地方,現場回顧我國改革的歷史進程,宣示將改革開放繼續推向前進的堅定決心。”

他在視察廣東期間說:“廣東在全國改革發展大局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肩負著光榮而艱巨的使命。廣東要努力成為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排頭兵,深化改革開放的先行地,探索科學發展的試驗區。”

2014年3月,在參加全國兩會廣東代表團審議政府工作報告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廣東要繼續發揚敢為人先的精神,勇於先行先試,大膽實踐探索,堅持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方向,加快完善現代市場體系,加快轉變政府職能,協同推進各領域改革,實施更加積極主動的開放戰略。要堅持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兩手抓兩手硬,讓陽光的、美好的、高尚的思想和行為更好占領陣地,在全社會蔚然成風。

2017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對廣東工作作出重要批示,肯定了十八大以來廣東的各項工作,希望廣東堅持黨的領導、堅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堅持新發展理念、堅持改革開放,為全國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提供支撐,努力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加快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新征程上走在前列。

歷史迎來了新的時代,發展也到了新的階段。在習總書記的親切關懷指導下,廣東砥礪奮進,不負厚望,交出了沈甸甸的答卷:經濟總量連續28年穩居全國第一位,2014年人均GDP突破1萬美元大關,按照世界銀行制定的劃分標準,廣東已接近高收入國家或地區的水平。

2012年12月7日,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深圳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新華社/圖)

“鼓勵廣東大膽探索、大膽實踐”

2014年1月,廣東省委十一屆三次全會審議通過了《中共廣東省委貫徹落實<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的意見》,要求到2020年,廣東在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上取得決定性成果,完成中央提出的改革任務,在全面深化改革中繼續走在全國的前列。

2017年9月9日,周六下午,深圳蓮花山公園剛剛經歷一場暴雨,但是在位於蓮花山頂的鄧小平塑像前,依然遊人如織,一個來自中亞地區的旅行團在銅像前拍攝集體合照,在山頂廣場上俯瞰,深圳的繁華景象盡收眼底。

2012年12月8日也是個周六,當天上午,習總書記來到蓮花山公園向鄧小平塑像敬獻花籃,隨後向鄧小平塑像三鞠躬。

習近平總書記的身邊,除了陪同考察的廣東官員外,還有4位老同誌,分別是原深圳市委書記李灝,原珠海市委書記梁廣大,原廣東省委副書記、佛山市委書記歐廣源和原廣東省委副秘書長陳開枝,都在1992年現場見證過小平南方視察談話。

在蓮花山公園見到習總書記的5天前,時年72歲的陳開枝接到廣東省委的電話,被告知有任務。退休多年的陳開枝意識到這次任務非同小可。

“總書記上任只有22天,就選擇來廣東,這是打破了慣例。”陳開枝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這實際上是給全國、全世界一個重要信號,黨中央新的領導集體一定會堅持改革開放的方向走下去。”

在蓮花山上,站在習總書記的身邊,陳開枝對他說,“總書記,我覺得當年小平同誌的幾句話很重要,就是要堅持黨的基本路線,堅持發展是硬道理……”習總書記微笑著邊聽邊點頭。

陳開枝向南方周末記者回憶,在向鄧小平塑像鞠躬時,4位老同誌被安排和習總書記一起站在了第一排,其他領導在第二排。

在鄧小平塑像前,習近平總書記說,“我們來瞻仰鄧小平銅像,就是要表明我們將堅定不移推進改革開放。”臨走前,習總書記在塑像後面揮鍬鏟土栽下了一棵高山榕樹。1992年鄧小平在深圳仙湖植物園也栽了一棵高山榕樹。

位於深圳河北側、與香港隔河相望的漁民村,是習總書記視察廣東第二天到訪的第一站。1984年鄧小平曾視察過的漁民村,被視為深圳改革開放近四十年的縮影。原本依靠捕魚撈蝦艱難度日的漁民村人,在改革開放後得益於特區政策和毗鄰香港的地理優勢,開辦工廠發展集體養殖,成為國內首個“萬元戶村”。在漁民村2001年開始進行的城中村改造重建中,0.25平方公里的漁村完全脫胎換骨,成為了一個高檔花園社區。

2012年12月8日上午9時,習總書記來到漁民村,漁民村漁豐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黃興炎全程陪同。他告訴南方周末記者,總書記專門看了鄧小平1984年視察時的照片,並挨個點出了照片中陪同人員的名字。在了解漁民村的發展歷史後,習總書記笑著說,感謝改革開放。

在接受南方周末記者采訪時,每每提到“改革”二字,陳開枝總會習慣性地將手握成拳頭。陳開枝的理解是,習總書記的此次廣東之行,“展現了繼續推進改革開放的這種決心和立場,絕不回頭。選擇廣東作為上任後地方調研的第一站,是希望廣東大膽嘗試,堅持改革路子繼續走下去。”

從廣東回到北京的20天後,2012年12月31日,新一屆中央政治局進行了第二次集體學習,改革被定為此次學習的主題。在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將改革開放和當代中國命運聯系起來,“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也是決定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關鍵一招。”習近平說,“現在,解決我國進一步發展面臨的一系列突出矛盾和挑戰,必須深化改革開放。”

隨後,新一輪的改革全面啟動。2013年11月,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了《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明確要求深化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五大體制的改革,首次提出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

“改革開放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在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廣東一年後的2013年12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成立,習近平擔任組長。截至2017年8月29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已召開38次會議,每次會議都由習總書記主持和部署。2014年,各省相繼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按中央部署,全面深化改革在全國各地部全面鋪開。

在2012年廣東之行結束之前,習近平總書記說,“廣東在改革開放中長期走在全國前列,黨中央在研究推進全國改革開放的過程中,始終註意廣東的實踐和經驗,鼓勵廣東大膽探索、大膽實踐。”

五年來,作為改革開放前沿陣地的廣東,不負習近平總書記的重托,汲取改革的勇氣與智慧,在全面深化改革中繼續走在了全國的前列。

2014年1月11日,廣東召開省委十一屆三次全會。這次全會提出,廣東加快發展的歷程,就是不斷抓住改革機遇、贏得發展優勢、收獲發展碩果的進程。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吹響了全面深化改革的號角,我們又面臨一個重大的歷史機遇。能否抓住新一輪改革的機遇,對廣東未來的發展至關重要。

新一輪改革的機遇被廣東牢牢抓住。在全會開幕的第二天,廣東就拿出了具體行動,《中共廣東省委貫徹落實〈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的意見》被審議通過,其中提出了包括10個部分的共52條具體改革任務。該文件要求,到2020年,廣東在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改革上取得決定性成果,完成中央提出的改革任務,在全面深化改革中繼續走在全國的前列。

全面深化改革在廣東全面展開。2016年1月27日,廣州鐵路運輸第一法院首次開庭審理了“民告官”案件。從2016年起,廣州地區的行政訴訟不再由廣州的兩級法院進行審理,改由鐵路法院集中管轄,而鐵路法院由省直管,與廣州市行政區劃相分離,從而破解了地方保護主義。隨後,廣東高院在總結試點法院集中管轄改革經驗的基礎上,陸續在深圳、珠海、廣州等17個地市全面啟動行政訴訟改革。這項旨在維護公平正義的司法改革措施,廣東又一次走在了全國前列。

行政訴訟改革是廣東全面深化改革的縮影。在新一輪改革的主體框架在廣東搭建後,2015年廣東完成了448項改革任務,2016年又完成了368項。截至2016年底,中央在廣東部署安排的87項試點全部啟動實施,其中13項順利完成。

2014年3月6日上午,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全國人大廣東代表團審議,並與代表們親切交談。(南方日報供圖/圖)

“根本出路就在於創新”

2014年6月,廣東省委、省政府發布了《關於全面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加快創新驅動發展的決定》。這是在中央規劃全面深化改革後,全國第一個頒布實施的關於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綱領性文件。2017年9月,廣東省提出堅定不移推進國家科技產業創新中心建設,推動大企業廣泛設立研發機構,確保年內實現主營業務收入5億元以上工業企業研發機構全覆蓋。

2017年8月,中國聯通宣布混改,聯通新引入的戰略投資者中有一家名為光啟互聯的公司引人註目。光啟互聯是深圳光啟集團的一家子公司。

在2012年12月7日下午,習總書記視察了深圳光啟高等理工研究院,這是光啟集團全資註冊發起的一家民辦非企業新型科研機構。光啟集團總裁劉若鵬當年29歲,帶領近300位青年科學家,主攻超材料、傳感與網絡等尖端核心技術。

劉若鵬向南方周末記者回憶,在視察時,習總書記對新興領域非常關註,“問得非常細”。劉若鵬說,“(習總書記問)超材料到底是一種什麽樣的材料,我回答說超材料是一種材料設計的技術,是一種設計的手段和工藝,它不是某一種具體的材料,跟傳統的材料科學有非常大的差異性。”

“科技的力量在於,能讓我們不僅成為一個跟隨者,而是作為一個並行和領跑者,我們要做的是真正從底層的科學源頭促成產業鏈生產力的變革。”劉若鵬說,“我在超材料這個領域做了15年的研究,可以拍著胸口說,我們國家的超材料達到了世界的領先水平,而且是運用在了我們最有力的尖端裝備上面,已經在生產力和行業的變革上付諸了實踐。”

劉若鵬稱,習總書記在視察光啟時有兩個囑托,一個是要擇天下之英才而用之,另一個是做新時期的錢學森。這兩項被劉若鵬寫入光啟團隊的踐行理念。

從廣東回到北京的4天後,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提出,創新的實質效果是優勝劣汰、破舊立新,“我們要著力構建以企業為主體、市場為導向、產學研相結合的技術創新體系”。

“要突破自身發展瓶頸、解決深層次矛盾和問題,根本出路就在於創新,關鍵要靠科技力量。”這是習近平就任總書記後在首次全國兩會上的重要指示。

在這之後,習近平總書記把創新發展提高到了國家發展全局的核心位置,在2016年召開的全國科技創新大會上,提出了建設世界科技強國的目標和任務。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4年全國兩會參加廣東代表團審議時指出,“廣東是經濟大省,必須在推動經濟結構戰略性調整上走在前列,當好創新驅動發展的排頭兵。”

建設國家科技產業創新中心是中央賦予廣東創新發展的總定位。為了當好創新驅動發展的排頭兵,廣東一系列政策在全國首開先河。2014年6月,廣東省委、省政府發布了《關於全面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加快創新驅動發展的決定》。這是在中央規劃全面深化改革後,全國第一個頒布實施的關於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綱領性文件。

“創新驅動發展”隨之上升為廣東經濟發展的“核心戰略”和“總抓手”。2014年以後的3年,廣東每年首個全省性工作會議都以創新驅動發展為主題。

此後,廣東的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思路逐步明晰。2015年2月,廣東在全國率先出臺《關於加快科技創新的若幹政策意見》,支持企業建立研發準備金制度等政策措施均為國內首創。同年9月,珠三角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獲得國務院批複同意,這是全國第二個以城市群為單位的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10月,廣東省委和省政府提出加快建設創新驅動發展先行省。

習總書記視察光啟後的這5年來,劉若鵬向南方周末記者介紹,光啟集團從不到三百人發展到超過兩千人,“從規模來講,這幾年增加了十倍”。至於超材料的技術及產品,“2012年早期產品剛剛開始出現,到了2017年,我們可以說天上最苛刻的、速度最快的、要求最高的有了,水里面有了,陸上有了,並且還成功降低了超材料的成本,應用在了高端的汽車領域里面。”

光啟所在的城市,也將迎來創新發展新的機遇期。2017年5月召開的廣東省第十二次黨代會首次提出,廣東將要借鑒美國128號公路創新廊道的經驗,以廣深沿線為主軸整合創新資源、打造科技創新走廊,為全省創新發展提供有力支撐。

打造廣深科技創新走廊是廣東推動創新發展的一個縮影,其立誌成為“中國矽谷”和中國創新發展的重要一極。9月27日,廣東省委省政府發布了《廣深科技創新走廊規劃》,勾勒出一條創新驅動發展的路線圖——以深圳、廣州、東莞為主體,架起廣深科技創新走廊,承載改革開放近40年最優質的創新資源,將成為廣東鏈接全球創新體系的門戶。由廣深科技創新走廊延伸開去,創新要素的集聚將優化區域資源配置,加速珠江兩岸創新經濟帶的形成,牽引珠三角自主創新示範區加快發展。從珠三角向外輻射,創新資源的溢出效應將從根本上改變粵東西北發展格局,帶動廣東加快創新驅動發展,成為全國創新發展重要一極。

在創新驅動發展的一系列政策落地後,2016年,廣東新增高新技術企業8752家,總量達19857家,總量在全國排名第一;高新技術產品產值5.9萬億元,比2015年增長了12%,科技進步貢獻率超過57%。

9月26日下午,省委書記胡春華主持召開廣東省建設國家科技產業創新中心暨企業研發機構工作會議,認真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系列重要講話和對廣東工作重要批示精神,強調要堅定不移推進國家科技產業創新中心建設,推動大企業廣泛設立研發機構,確保年內實現主營業務收入5億元以上工業企業研發機構全覆蓋。

創新驅動發展的鼓點,已經響徹南粵大地。

2012年12月7日,習近平總書記視察深圳光啟高等理工研究院。(新華社/圖)

“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一場硬仗”

2016年,廣東在全國率先出臺了《廣東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總體方案(2016-2018年)》及“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五份行動計劃。到2017年7月底,廣東省國有“僵屍企業”通過清算、破產、註銷,委托平臺集中處置等共實現市場出清2394戶。

中國經濟在高速發展的同時,越來越多的人註意到中國經濟增長方式和經濟結構的問題。

習近平總書記在廣東視察時,用“大勢所趨,刻不容緩”來形容當下的經濟形勢。他提出:“以經濟結構戰略性調整為主攻方向加快轉變經濟發展方式,是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我國經濟發展的重要任務。”彼時,習總書記已經高度關註經濟結構調整。

這種關註,在廣東工業設計城原總經理邵繼民看來,體現在視察的細微之處。邵繼民向南方周末記者回憶,他在介紹一些新產品的功能和高新技術發展的情況時,習總書記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對中國產品升級換代充滿期待。 南方周末記者發現,在習總書記視察過的廣東工業設計城的介紹中,有一組數據,格外醒目:截至2017年6月底,廣東工業設計城共聚集了設計師8120名。

之所以會提到這個數字。邵繼民稱,在習總書記視察行程即將結束之時,他表達了設計城800名設計師對總書記的祝福。邵繼民說,“我沒想到習總書記會回複我說,希望我下次再來的時候,你們這就有8000名設計師了。”

時隔5年,邵繼民再次回憶起這個片段。他有了新的認識,認為習總書記的這句話不僅僅是對設計師數量上的期許,背後還有更大的期望,“習總書記是想讓廣東甚至全國,完成從中國制造到中國‘智造’的結構性改變。”

在2013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就對中國的經濟形勢做出了判斷,指出了我國面臨“經濟增長速度換擋期、結構調整陣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疊加’的狀況。”

2014和2015年,經濟新常態成為網絡熱詞。對中國民眾而言,新常態帶來的最為直觀的變化,反映在GDP的增長率上。2015年,中國GDP增速6.9%。這是自1990年以來,最低的增長速度,也是改革開放以來第一次連續六年下滑。

經濟數據的背後隱藏著深刻的供需矛盾。邵繼民向南方周末記者介紹:“過去三十年,中國通過改革開放,成為世界制造業大國,但近十年以來,這種靠模仿、複制的低端生產已經無法滿足市場的需要,導致巨大的產能過剩。”

這引起很多人的擔憂,其中最大的疑問就是,新常態是不是一種壞狀態?在2016年1月份的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學習會上,習總書記回答了這個問題:“新常態不是一個事件,不要用好或壞來判斷。新常態是一個客觀狀態,是我國經濟發展到現階段必然會出現的一種狀態。”

2014年3月的全國人大會議期間,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廣東代表團審議時,與廣東團的代表們一起研究全面深化改革、促進結構調整問題,習總書記用了“騰籠換鳥、鳳凰涅槃”八個字。他說,騰籠不是空籠,要先立後破,還要研究“新鳥”進籠“老鳥”去哪,要著力推動產業優化升級,充分發揮創新驅動作用,走綠色發展之路,努力實現鳳凰涅槃。

今天看來,提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之前,中央已經至少進行了三年的調研與考察。

時間拉回到2015年11月。11月10日,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一次會議召開,會上首提“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也是該詞首次出現在中央級別的會議上。隨後,G20峰會、APEC演講中,習總書記也提到了這個詞,同月的國務院常務工作會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同樣出現。

這一新鮮的經濟術語真正引起大眾關註,則緣於它首登中央政治局會議。這被普遍認為是在給2016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定調”。

關於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官方的標準闡述為:“解放和發展社會生產力,用改革的辦法推進結構調整,減少無效和低端供給,擴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給,增強供給結構對需求變化的適應性和靈活性,提高全要素生產率。”

換言之,面對困局,中央改變傳統上僅以“投資、消費、出口”作為抓手的管理思路,而將眼光擴展到供給與生產端,從雙側入手改革。

習近平總書記不止一次表示:“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一場硬仗。”

回顧近兩年,南方周末記者發現,圍繞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的五大任務,廣東省有多份重磅文件落地,完成了從布局到落子的過程,為全國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貢獻了經驗。

2016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成為經濟新常態下的突破口。廣東省在全國率先出臺了《廣東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總體方案(2016-2018年)》及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五份行動計劃。

“三去一降一補”五大任務中,去產能是產業結構調整的重點。

相比於其它傳統的能源與鋼鐵省份,廣東把處置“僵屍企業”作為化解產能過剩的“牛鼻子”。這不僅旨在解決“歷史遺留問題”,提高資源配置的有效性,此番探索也與未來國企改革的深入推進息息相關。

事實上,廣東的“僵屍企業”處置政策設計也不乏亮點,包括建立數據庫以精準識別“僵屍企業”;分類處置,重點對準國有“僵屍企業”;利用基金和產權交易平臺加快處置等,這些舉措為全國範圍內處置“僵屍企業”提供了經驗。

到2017年7月底,廣東省國有“僵屍企業”通過清算、破產、註銷,委托平臺集中處置等共實現市場出清2394戶。

另外,科技創新、大力發展高新技術產業成為廣東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另一個“亮點”。以廣州為例,截至2016年6月共有288家世界500強企業在廣州投資近800個項目。其中120家在廣州設立了總部或地區總部。廣州產業結構不斷優化,現代服務業占服務業比重65%,先進制造業占制造業比重62%,形成了汽車制造等5個超千億級的產業。

廣東省社科院研究員林平凡,長期關註廣東省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他對南方周末記者說:“廣東這兩年來,找準了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新路,集中資源補齊科技創新、創新型經濟等短板,使得產品更加符合市場需求。這為全國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供了另一種範式。”

最近,廣東省為進一步落實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在降成本這一任務上尋求突破,出臺了《廣東省降低制造業企業成本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的若幹政策措施》,該政策舉措共有十條,其中有七條都是關於如何為制造業企業降低成本的。排在首位的就是長期備受詬病的企業稅費負擔。

在林平凡看來,未來的廣東,既要實實在在地推進相關政策的落地,也要做強做大廣東的優勢產業,抓住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契機,徹底調整並優化廣東的產業結構。

2017年,被稱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深化之年。經過深刻的新常態認識和充分的實踐,越來越多的市場弄潮兒認識到,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核心在於結構、關鍵在於企業。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余渺傑教授認為,“我們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圍繞企業而來,通過企業創新升級,最終推進經濟結構調整和產業轉型升級,提高供給水平。”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2016年9月,廣東省印發《廣東省環境保護“十三五”規劃》,明確提出到2018年,全省大氣和水環境質量持續改善,珠三角地區空氣質量全面穩定達到國家空氣質量二級標準,省控江河湖庫水質達標率達到90%以上,全面達到小康社會環境類指標目標。2017年9月,廣東又明確提出打造粵北生態特別保護區,並以生態為優先打造濱海旅遊公路。

林誌強是廣州越秀區北京路大塘街黨建工作指導員,在大塘街工作了十幾年。2012年12月11日,他像往常一樣,去大塘街道辦下轄的社區探望老黨員。這一次他要去的地方是東濠湧所屬的北橫社區。而此時,習總書記正在東濠湧視察。

“我不知道習總書記在那里。當時站在湧邊,習總書記主動走到我身邊,伸出手來和我握手。”林誌強清楚地記得那一天的情景,“他問我感覺這里的環境如何。”

東濠湧博物館的工作人員向南方周末記者講述了當天的一個細節:“習總書記進入博物館後,只去了第一展廳,而這個展廳正是東濠湧治水的整個過程。”

從2009年開始,歷經六年時間,東濠湧從一條公認臭氣熏天的河湧變成了一條可供遊人棲息的“綠帶”。

至今讓林誌強仍難以忘懷的是習總書記見他時說的一句話,“東濠湧以及遍布廣東各地的綠道都是美麗中國有序發展的局部細節。如果方方面面都把這些細節做好了,美麗中國的宏偉藍圖就能實現。”

在習總書記看來,“環境就是民生,青山就是美麗,藍天也是幸福。”在考察雲南大理時,他說:“留得住綠水青山,記得住鄉愁。什麽是鄉愁?鄉愁就是你離開這個地方會想念的。”

早在十八屆一中全會上,習總書記就明確提出“把生態文明建設放到現代化建設全局的突出地位”。他把生態環境保護視為“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事業”。

在參加2014年全國兩會廣東代表團審議政府工作報告時,習總書記很關心廣東的生態環境問題。“珠三角現在PM2.5是多少?”“廣州市對機動車限行限購嗎?”“東江的水質怎麽樣?”他一邊聽代表發言,一邊詢問。

“我們在生態環境方面欠賬太多了,如果不從現在起就把這項工作緊緊抓起來,將來付出的代價會更大。”2012年在廣東視察時,習總書記曾如此評價解決環境問題的緊迫性。

一組數字將環境的痛赤裸裸地展示出來:2013年全國74個監測城市中,空氣達標比例僅為4.1%,全國1.5億畝耕地受汙染、四成多耕地退化,水土流失面積占國土面積近三分之一。

“十八大”後,環保被提上越來越重要議事日程。環境保護議題被列入了中央政治局的集體學習中。2015年1月1日起,被稱為“史上最嚴”的新環保法正式實行。中央環保督察組所到之處,更是猶如環保旋風。從2015年起,4輪督察立案處罰19770件,問責13003人。

隨著大力整治,環境開始趨向好轉。根據《中國環境狀況公報》顯示,2014年按新的空氣質量標準監測的74個城市中,達標比例為10.8%,2015年這一數字增加到14.9%。珠三角地區則於2016年在全國三個大氣汙染重點防控區中率先整體達標,創建了國家重點城市群空氣質量達標改善的成功模式。其中惠州、深圳、珠海位列空氣質量前10位城市。

南方周末記者發現,2015年底到2016年初,各省陸續出臺生態文明體制改革方案。其中,廣東省主要從“生態補償”和“環境保護考核”兩點出發,針對大氣、水、土壤的防治工作,推動改革。

2016年9月,廣東省印發《廣東省環境保護“十三五”規劃》,明確提出到2018年,全省大氣和水環境質量持續改善,珠三角地區空氣質量全面穩定達到國家空氣質量二級標準,省控江河湖庫水質達標率達到90%以上,全面達到小康社會環境類指標目標。2017年9月,廣東又根據粵北發展實際提出打造粵北生態特別保護區,保護好南嶺自然生態,增強提供生態產品的功能。另根據省交通運輸廳的初步方案,廣東還將建設濱海旅遊公路,串聯沿海14個市的濱海景區景點、特色小鎮、漁村鄉村,全長1500多公里,打造全國最長最美的濱海旅遊長廊。

“保障和改善民生沒有終點”

2013年至2015年,廣東省共投入各類幫扶資金202.95億元。2016年中央和省、市、縣各級財政用於廣東省扶貧開發的投入總計143.18億元。官方數據顯示,2016年廣東省57.36萬人實現穩定脫貧。

治國有常,而利民為本。民眾的關註點是全方位的,衣食住行樣樣都涉及民眾利益。民生問題千頭萬緒,總得找個“線頭”。習總書記把目光投向了脫貧,要求各級黨委和政府必須堅定信心、勇於擔當,把脫貧職責扛在肩上,把脫貧任務抓在手上。

據陳開枝回憶,在五年前那次交談中,習總書記勉勵他們四位老人退下來後還要繼續發揮余熱,還專門對他說:“聽說您現在搞扶貧工作,也是卓有成效。”陳開枝對此很欣慰。在他看來,扶貧一直是習總書記十分關心的內容。

實際上,從深圳到順德,習總書記廣東之行的一路上,只要有機會就會和民眾親切交流,關心他們的生活。在深圳的鄧國華一家,習總書記仔細詢問了他們的收入,在順德北滘鎮黃龍村,他又去了當地貧困戶張錫堯一家。

2012年,習總書記在黃龍村看望張錫堯夫婦時,他們還居住在簡陋的平房內,只有兩個房間。現在,張錫堯一家已經搬到了黃龍村三豐河畔的一幢兩層半的樓房。據黃龍村原村書記介紹,這座房子是政府用“異地置換”的方式,並發動社會籌集資金,給張錫堯一家建的新房。

“張錫堯現在的身體比總書記來時有所好轉,常做些打工的活。”村上一位姓陳的村民說,“他女兒張儉娜已經大學畢業,在一家教育培訓機構當老師。”

和張錫堯一家一起變化的,還有他們所在的黃龍村。

在村民的記憶中,5年前的黃龍村村道泥濘、社區活動中心前的富臨公園也破破舊舊,被順德區認定為20個“經濟發展較慢村之一”。如今,這里道路整潔,公共活動場所多處可見。黃龍村黨委書記仇培東告訴南方周末記者:“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達到了23000元,而在五年之前這一數據還只是在13000元左右。”

黃龍村的變化與位於村口的黃湧工業園區的發展密切相關。目前整個園區約203家企業,為本地村民的就業提供了方便。同時,眾多異地務工人員紛紛將住所選在了黃龍村,如今,黃龍村的外來人口數量,已從2012年時的6200多人猛增至11000多人,而房屋租金成為村民收入的重要來源。

南方周末記者了解到,習總書記來的時候,村民股份社每股分紅只有4000元左右,到了2017年已經突破6000元。黃龍村的經濟情況已經排在北滘的中上水平。

黃龍村不過是廣東區域發展不平衡的一個縮影。2015年11月,廣東省委十一屆五次會議在廣州召開,省委書記胡春華提出,廣東要在“十三五”期間實現“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補齊扶貧開發工作短板,是其中一塊重要內容。

為此,廣東省委出臺了一攬子計劃。2016年6月,省級層面的關於新時期精準扶貧精準脫貧三年攻堅的實施意見正式出臺,認定廣東省農村70.8萬戶176.5萬人為相對貧困人口,2277個村為相對貧困村。11月30日,"1+N"脫貧攻堅政策體系所涉及的26個部門配套方案全部出臺。

據統計,2013年至2015年,廣東省共投入各類幫扶資金202.95億元。2016年中央和省、市、縣各級財政用於廣東省扶貧開發的投入總計143.18億元。官方數據顯示,2016年廣東省57.36萬人實現穩定脫貧。

2017年8月,廣東召開全省貧困村創建社會主義新農村示範村工作會議,決定將2277個省定貧困村納入新農村建設範圍,按示範村標準推進,力爭用10年左右時間根本改變廣東農村落後面貌。

對立誌要在2020年實現全面小康的中國來說,民生改善絕不僅是收入增加。教育、醫療、住房、養老、食品安全等問題,同樣不容忽視。

邵繼民回憶,在參觀廣東工業設計城的20分鐘里,有15分鐘都停留在“幸福生活館”,習總書記最感興趣的一些產品,往往和老年人、殘疾人有關。

五年來,廣東省把財政支出向底層群體傾斜。2013年底,省政府印發了《關於提高我省底線民生保障水平的實施方案》,明確2014年至2017年全省底線民生保障資金總支出超過820億元,惠及5400多萬人次。城鄉低保、農村五保、殘疾人保障、孤兒保障等底線民生保障水平進入全國前列。

如今,中國老年人口數量多、老齡化速度最快,應對老齡化任務繁重,是不爭的事實。廣東省為此出臺《關於促進醫療衛生與養老服務相結合的實施意見》,制定了《關於發展醫養結合養老機構的實施方案》,目前,廣東省醫養結合試點已經啟動,廣州、深圳、東莞、江門列入國家級醫養結合試點地區。

2012年12月8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深圳羅湖區漁民村社區了解基層黨建和社區工作情況。(新華社/圖)

“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上”

2017年7月1日,習近平主席在香港出席推進大灣區建設框架協議簽署儀式。粵港澳三地行政首長和國家發改委領導共同簽署《深化粵港澳合作 推進大灣區建設框架協議》。2017年2月27日,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省長馬興瑞赴廣州南沙調研,提出要把自貿區打造成為廣東高水平對外開放的門戶樞紐。在廣東省各項改革里,自貿區建設被稱為“最大的改革”。

對外開放是中國的一項基本國策。習近平總書記曾以一段比喻指出開放的重要性:“當年,中國對經濟全球化也有過疑慮,對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也有過忐忑”,但是“如果永遠不敢到大海中去經風雨、見世面,總有一天會在大海中溺水而亡。所以,中國勇敢邁向了世界市場。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嗆過水,遇到過漩渦,遇到過風浪,但我們在遊泳中學會了遊泳”。

“改革不停頓,開放不止步”,這是習總書記在廣東向全國乃至世界釋放出的信號。回望五年前習總書記的5日廣東之行,作為十八大後的首次地方視察,習總書記沿著鄧小平南方談話的路線,宣示將改革開放繼續推向前進的堅定決心。

2012年12月7日,習近平總書記剛到廣東,就來到了位於珠江入海口東岸的前海。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被視為“十二五”時期廣東深化粵港澳合作、加快轉型升級的重要平臺。

在前海管理局一位官員看來,習總書記的來訪賦予了前海更高的戰略意義,“總書記首次地方調研首選廣東,廣東首選了深圳,深圳最先來的是前海。”

2010年8月,國務院正式批複了《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總體發展規劃》。來自前海管理局的相關人士向南方周末記者透露,當時習近平兼任中央港澳工作協調小組組長,該規劃就是在他支持下通過的。

習總書記視察前海時提出,前海的發展,要準確把握中央給予的定位,“依托香港,服務內地,面向世界”。在前海管理局的理解中,習總書記這里所指的依托,“一方面是依靠,一方面是托舉”,依靠香港的資本、科技和人才發展經濟,同時為香港服務業擴大空間、推動香港的產業結構優化。

上述官員介紹,深圳在近年來發展到了一定高度,而香港卻因產業結構不完善遭遇發展瓶頸,前海合作區能夠在推動香港結構優化方面發揮杠桿作用,而深圳則可以在深港合作中學習到香港先進的國際化城市管理和社會治理經驗。前海成立的廉政監督局,就是借鑒香港廉政公署的經驗,合並了紀委、監察、檢察、公安、審計等多部門的監督職能。

一位見證了前海發展的官員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在習總書記視察時,前海剛剛完成填海任務,當時仍是一片灘塗。這5年來,前海飛速發展,前海管理局的相關文件中,用“滄海桑田,換了人間”來形容前海的變化。

南方周末記者發現,在前海合作區內,路牌字體多是在香港常用的繁體字。在前海管理局的“e站通”服務中心內,來這里註冊企業的人擠滿了整個大廳。前海管理局向南方周末記者介紹,港資企業在一天內就能辦全企業註冊手續。

在深港合作層面,南方周末記者了解到,前海明確將三分之一的空間面向港企出讓,在合作區成立以來,累計面向港企出讓土地14宗,面積33.5公頃,占比47.1%,建築面積約248.2萬平方米,占比50%。

據前海管理局介紹,2017年來,片區內新增註冊港企571家,註冊資本376億元,截至7月末,累計註冊港資企業4654家,註冊資本4209.8億元。在2017年上半年,片區內港企完成固定資產投資66.75億元,占總量的35.4%,實際利用港資18.93億美元,占總量的96.9%。前海管理局方面稱,港企作為片區經濟支柱的作用日益顯現。

習總書記在前海視察時說:仿佛讓人看到了深圳初創的景象。一張白紙,從零開始,可以畫最美的圖畫。這里將來又是一番滄桑變化,令人期待。

“最美的圖畫”正在創作的過程中,不僅在前海,珠海橫琴新區和廣州南沙新區也在如火如荼地建設,為粵港澳合作和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探索經驗。

習近平總書記在廣東視察時說,希望廣東積極發揮經濟特區的帶動作用,落實好粵港、粵澳合作框架協議,聯手港澳打造更具綜合競爭力的世界級城市群。

世界級城市群呼之欲出。2017年,由廣東九市和港澳兩個特別行政區形成的城市群“粵港澳大灣區”被首次寫入中國政府工作報告,“要推動內地與港澳深化合作,研究制定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發揮港澳獨特優勢,提升在國家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中的地位與功能。”

7月1日,習近平主席在香港出席推進大灣區建設框架協議簽署儀式。粵港澳三地行政首長和國家發改委領導共同簽署《深化粵港澳合作 推進大灣區建設框架協議》。這意味著,粵港澳大灣區的建設已經上升到了國家經濟發展戰略的層面,粵港澳區域的發展與整合也正式邁入灣區經濟的新階段。

港澳是中國對外開放的窗口,粵港澳合作深入的背後,是中國對外開放的堅持。2017年的全國兩會上,習近平總書記在參加上海代表團審議時指出:“中國開放的大門不會關上,要堅持全方位對外開放,繼續推動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在貿易保護主義與“逆全球化”思潮擡頭的背景下,習總書記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的思想,為中國開啟了新一輪全方位開放的大門。

2017年2月27日,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省長馬興瑞赴廣州南沙調研,提出要把自貿區打造成為廣東高水平對外開放的門戶樞紐,支撐和引領全省新一輪對外開放。在廣東省各項改革里,自貿區的建設被稱為“最大的改革”。

統計資料顯示,截至2017年4月,廣東自貿試驗區累計新批設立港資直接投資項目5547個,累計吸收港資企業實際外資72.4億美元。

廣東省長馬興瑞在接受新華社采訪時說,“長期以來,廣東通過與港澳合作,引進了大量資金、技術,接入了國際市場。特別是近兩年來,廣東在吸引港資參與廣東自貿試驗區建設方面取得了明顯成效,服務業已經占據香港在粵投資總額的半壁江山。”

銘記習總書記的囑托,廣東正在繼續奮力走在前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