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10-30/1157361.html

每經影視實習記者 畢媛媛 每經記者 白蕓

每經影視編輯 溫夢華

任何人都不會把眼前這位慈祥的老奶奶和83歲的傳奇藝術家聯系到一起,她身著軍裝,卻戴著俏皮的黃色發箍,精神矍鑠,目光炯炯,親切地與影迷合照。

2017年10月28日,王曉棠《我是一個兵》專題展在中國電影博物館開幕,縱使寒風瑟瑟,來看展的人依舊絡繹不絕。除了影迷,還有上百名知名藝術家,以及十多位將軍也來為其捧場,與王曉棠共同回顧電影人生。

擁有明星、藝術家、將軍等多重身份的王曉棠,依然擁有一顆赤子之心,現在她依然信奉地說“為了回報人民,我這個兵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1934年,王曉棠出生在一個充滿藝術氛圍的家庭,受環境熏陶,小學五年級時她便拜師學習《金玉奴》《鐵弓緣》等多出京劇,並展現出了過人的天資。1952年,年僅18歲的王曉棠決定參軍,加入中國人民解放軍總政文工團京劇團,1954年調入總政話劇團,1958年調入八一電影制片廠,成為國家一級演員,新中國電影“22大明星”之一,擁有新中國電影事業傑出的電影藝術家、電影事業家等稱號,是電影業界唯一的女將軍。

因出演電影《神秘的旅伴》,王曉棠一炮走紅,先後產生電影代表作《野火春風鬥古城》《英雄虎膽》等,據統計,她參演、導演和編劇電影作品多達16部,經她改編、策劃、組織拍攝的故事片、軍教片、記錄片等影片也達數十部。2005年,王曉棠被國家人事部、國家廣電總局稱為國家有突出貢獻的50位電影藝術家之一。

此次王曉棠專題展分別從三個維度:她是明星,她是藝術家,她是將軍,全方位為大家呈現了傳奇人生背後,一位個性堅韌,對事業熱忱以及時刻嚴格要求自己的王曉棠。

她是明星

1955年,第一次登上銀幕的王曉棠,在電影《神秘的旅伴》一片中扮演彜族姑娘“小黎英”。影片講述的是發生在雲南邊境的一個反特的故事。王曉棠飾演的“小黎英”眼睛傳神、熱情奔放,1956年春節公映後,觀眾很快記住了她,就此,王曉棠一炮走紅。成為觀眾喜愛的電影演員。

1957年在《邊寨烽火》影片中,王曉棠再次因成功地扮演了女主角瑪諾,獲得了1958年“第11屆卡羅維·發利國際電影節”青年演員獎。

1958年3月,王曉棠調入八一電影制片廠,成為一名專業電影演員,開始了她電影生涯中的旺盛時期。

同年,王曉棠便遇到了個不小的挑戰,因為她要在電影《英雄虎膽》中飾演女特務“阿蘭”。王曉棠給“阿蘭”的定位是“阿蘭不臉譜化,她有自己的靈魂和追求。她事實上掩護和幫助了曾泰,使得我方清除了內奸,取得勝利”。因此,阿蘭這個形象,讓人既恨又憐,她的特務身份讓人痛恨,但是她把機密泄露給了我方,又讓人同情。熱別是,劇中要求“阿蘭”要跳“倫巴”,原本對“倫巴”一無所知、白天還要拍攝的王曉棠,只用了三個晚上就學會了“倫巴”,跳得非常完美。

1959年王曉棠在《海鷹》中塑造了民兵連長吳玉芬,這個英姿颯爽的女性跟《英雄虎膽》中的阿蘭判若兩人。

1963年她成功地塑造了《野火春風鬥古城》中性格不同的金環、銀環姐妹倆,顯示出她高超的表演功力,也迎來了她事業的新高峰。為了演好這部電影,王曉棠表現出了“創作型演員”的特質,她與導演嚴寄洲切磋劇本,親自重寫了七“姐妹兩次相見”“金環教育關敬陶”“銀環夜訪”“金環犧牲”“燕來夜責銀環”等重場戲,並得到了嚴導演的采用。《野火春風鬥古城》是王曉棠電影表演事業的里程碑,“金環”和“銀環”兩姐妹也成為中國電影史上經典的人物形象。

“男看王心剛,女看王曉棠”,王曉棠在銀幕上塑造人物形象深入人心,成了那個年代的“美麗女神”,深受觀眾的愛慕和贊佩。

【她是藝術家】

王曉棠不僅是一位好演員,她還是編劇、導演並善於剪輯。

在她的筆下——寫出了《翔》《老鄉》《開心果》《芬芳誓言》劇本,大進軍系列中的《解放大西北》《南線大追殲》《席卷大西南》,還有《中國霸王花》《士兵的榮譽》《龍雲和蔣介石》等多部影片均由她修改剪輯完成。

在她的導筒里——《翔》《老鄉》《追蹤李國安》《芬芳誓言》導演作品一一出世。

1978年秋,經過十年沈入基層,王曉棠把對人民的感恩、對真理的追求,化作寫劇本的激情,為盡快投入創作,得了甲亢的她,出院後第三天就列出電影《翔》的劇本提綱,隨後很快完成了初稿。《翔》講述的是旅居國外的植物學家蔡翩翩回到家鄉,報效祖國的故事。

《翔》上映後,引發觀影熱潮。影片為峨眉電影制片廠賺了投資成本一倍的錢。

1983年2月,為《翔》苦戰了5年的王曉棠,在八一電影制片廠全長大會上受到嘉獎。

1984年,王曉棠被任命為八一電影制片廠故事片導演。走上了導演崗位的王曉棠開始了新的征程。

隨後,她深入生活,六下洪澤湖,一氣呵成寫出了劇本《老鄉》。她帶領攝制組,在洪澤湖地區實景拍攝了一個以“勝利了,不能忘記老區的人民”為主題的故事片。影片主題嚴肅,電影藝術語言獨特,視覺感受瀟灑流暢,使觀眾深受感動,得到了百姓的肯定和熱烈歡迎,在電影界、文學藝術界引起了強烈反響。八一電影制片廠各門類的藝術家專門組織了《老鄉》座談會。一致給予很高評價。因為這部影片,王曉棠再立三等功,並被評為總政系統的“三八紅旗手”。
而由王曉棠自編自導的《芬芳誓言》是一部風格獨特的電影。該影片演繹了一段兩岸同胞相望52年、血濃於水的愛情、親情、友情。2001年《芬芳誓言》榮獲《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故事片獎和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編劇獎以及華表獎、中宣部《五個一工程》入選作品。

此外,2005年,中國電影誕辰百年之際,王曉棠被國家人事部、廣電總局評為“國家有突出貢獻的電影藝術家”“中國電影百年百名優秀演員”,2009年8月王曉棠獲得中國電影表演學會終身成就獎。2012年,華鼎獎中國電影終身成就大獎與2015年的中國電影金雞獎終身成就電影藝術家均被王曉棠收入囊中。

【她是將軍】

王曉棠的傳奇經歷並沒有停,1988年,她任八一電影制片廠副廠長被授予大校軍銜,1992年9月任八一廠廠長,1993年當選第八屆全國政協委員並連任第九屆委員,同年7月晉升少將軍銜。1994年任八一廠廠長兼黨委書記,1998年8月當選中國電影家協會副主席。

1988年7月,隨著王曉棠任八一電影制片廠生產副廠長。王曉棠又開始了新的征程。

首先她減去了長發。她知道,從今往後,她沒時間打理自己烏黑的長發了。剪去長發,也寓意剪除一切不利於新職務的後顧之憂。

她上崗後,火速定下新規,嚴格治廠:每部影片的每批樣片,生產副廠長和各部門領導都要看,樣片洗印出來要立即看,無論是半夜三點還是淩晨五點。看過樣片,馬上討論,形成批評意見。有不足之處,提出修改方案,供在外景地的攝制組參考,馬上補拍。這樣做,省時、省周期、省人力,當然更省錢,從而提高了影片質量。王曉棠要求,參加審看樣片的每個同誌,不許說虛偽的奉承話,挑毛病是為了使每部影片的質量過硬。

她組織全廠同誌分四批次審看一部剛拍完、已經配完全部口型的影片。大家看完後說:不行,太荒謬了。她問:能改嗎?大家說:改不了。於是,廠黨委討論作出決定:將此片“關掉”。建廠三十六年,八一廠頭一次斃掉一部影片,全長大震。一部高成本的影片都可以“關掉”,那麽每個人不好好幹是不是同樣會被“關掉”!

雖然這個舉動警醒了全廠的憂患意識,但是“關掉”一部耗時費力的影片,王曉棠很心疼。她用這部片子的素材構思了一部兒童片,成立攝制組完成創作,新的影片為《告別骷髏島》。之後,她又用這部影片余下的鏡頭,編了一部電視劇,名為《白玫瑰的誘惑》,為廠里賺了錢、挽回了損失。老廠長陳播驚訝:八一廠能花這麽大成本拍電視劇?其實一個鏡頭也沒拍,全部用原來素材編剪而成。

王曉棠給八一廠定下原則,向軍隊上級和國家電影局報告,凡事都要實事求是。要報喜更要報憂,報喜可從容,報憂要及時,甚至不過夜。

1992年9月,王曉棠晉升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八一電影制片廠廠長,1993年7月,由大校軍校晉為少將軍銜,王曉棠成為了中國電影界唯一的女將軍。

王曉棠上任廠長後,中央軍委下達命令:八一廠繼1991年12月完成《大決戰》三部六集巨片後,再拍攝《大決戰》歷史時期之前的《大轉折》——《鏖戰魯西南》和《挺進大別山》,以及《大決戰》歷史時期之後的《大進軍》系列:《解放大西北》《大戰寧滬杭》《南線大追殲》和《席卷大西南》共五部十集戰爭巨片。把整個解放戰爭攝制成史詩般的鴻篇巨制,成為形象的軍史、黨史和新中國的解放戰爭史。

在帶領全廠奮戰的日子里,王曉棠辦公室的燈光經常通宵達旦。她乘車到指揮現場,戰友們發現她車里座位上有個小碗扣著盤子,揭開來,是吃了幾口的饅頭和一塊鹹菜。在大家深受感動的同時,王曉棠帶領八一廠,上下一條心,沒有閑人,大家都明白自己的莊嚴使命。

拍攝宏偉的戰爭場面比《大決戰》更大,共動用部隊一百五十三萬人次。劇本、導演、表演、攝影、美術、錄音、剪輯等各部門都精益求精,保證質量超過以前的影片。

八一廠一系列歷史軍事題材的優秀影片,彌補了中國電影史上反映我黨我軍歷史發展脈絡題材的影片空白,影片放映後,在社會上引起強烈的愛國情懷,群眾通過電影了解我黨的發展歷程,激烈和教育著人們珍惜今天的美好。

王曉棠在廠長伊始立即做了兩件事,至今影響著八一廠。

一是置業。在距離八一廠不遠的豐臺區王佐鄉購下713畝土地作為八一廠的拍攝基地,至今地價已翻百倍,給八一廠增置了份大家業。

二是扭虧為盈。當時八一廠虧損800多萬元人民幣,這在當時可不是一個小數字。思之再三,她和廠黨委成員傾心議事後,向總政提出管理八一廠的財務。總會計師吳文謹到任後,審看了自1952年建廠後的所有賬目,向廠黨委建議:應該由財務部門統負盈虧,故事片部門、技術部門等中層單位應建立二級核標,不能“各自為政”。解決巨額虧損問題,關鍵是廠黨委要下決心,改變原來不合理的運行渠道。

新規章實施之初,阻力很大,大家不習慣這麽“受治”。王曉棠和其他廠領導做了細致的思想政治工作,堅定施行。結果是:第一年扭虧200萬元,第二年扭虧400萬元,第三年扭虧為盈。年終時王曉棠向全廠做總結報告,每個人都豎著耳朵聽,事關每個人的錢包啊、改革大見成效,全廠每個人可發相當於一個月工資的年終獎。到後來,每個人可發到本人四個半月工資的年終獎!

1998年7月,王曉棠從廠長位置上離任時,給八一廠留下6000萬元人民幣的流動資金。

【她自己說,我是一個兵】

其實,王曉棠的生命和血液中始終流淌著“兵”的情懷。

1975年5月王曉棠和劇團十幾人到達邢臺,在“濟南第一團”深入生活。進入班里和戰士一起進行“單兵夜練打坦克”訓練,她的吃苦耐勞令戰士們吃驚,鼓舞了士氣。步槍、手槍、考核,她像個真正的戰士,半自動輕機考核11發子彈5個點居然連續打出十環、九環、十環、九環的好成就,這讓挺機槍的機槍手十分光彩。因為在打靶前這挺機槍臨時出現故障,雖經排除,八一廠劇團的人誰也不肯用它,怕影響射擊成績。王曉棠卻說:我來用它。結果打出這樣的好成績。部隊的指揮員都說:神了!

她到上海參加《軍旗頌》的閉幕式,警備區派了個技術好、即將複員的戰士為她開車。她為戰士買下一對挑花枕巾。車到目的地,王曉棠下車時對戰士說:你要複員了,這對枕巾你留作紀念。

王曉棠以“兵”的情感深愛軍隊。2017年正值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她倡議並參與組織,由國家廣電總局電影局、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宣傳局主辦,中國電影基金會、中國電影博物館等九家電影單位承辦的“軍事題材故事影片回顧展映暨座談會“的盛大活動,選出軍事題材故事影片90部、紀錄片30部,在建軍節期間,由電影頻道、國防頻道和中國電影博物館連續放映,使全國觀眾重溫軍隊的光榮歷史。面對業內對此舉的稱贊,王曉棠說,我是受黨培養多年的戰士,這是我分內之事。

從電影演員、導演,到八一電影制片廠廠長、女將軍,王曉棠的人生經歷充滿了曲折和傳奇。

她是軍營中的電影藝術家、又是軍營中的電影事業家。王曉棠把“有靈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的標準貫穿於軍旅生涯。在當兵、演兵和帶兵“人生三部曲”中,給自己畫上了一個漂亮的感嘆號。此外,王曉棠傳記《我是一個兵》,也將在明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