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10-27/1156847.html

每經影視實習記者 王禮迪 記者 丁舟洋

每經編輯 杜蔚

今年國慶檔影片廣受關註,除了眾多好電影帶來的高票房,還有國慶檔的“撤檔”風潮。《閨蜜2:無二不作》《降魔傳》是預見競爭激烈,直接更換檔期,屬於“望風而逃”式撤檔;《那一場呼嘯而過的青春》是上映後票房撲街,趕緊撤下影片擇日上映,屬於“改日再戰”式撤檔。

撤檔並不是國慶檔的特殊現象。有些影片由小公司出品,無明星參演知名度低,不知不覺就撤檔了,比如《玲瓏井》《左眼陰陽》《旗袍先生》《了不起的小家夥們》;而上文中提到的影片則因有知名影人參與,由知名公司出品,撤檔容易受到關註。

影片撤檔無非是為了避免自己成為票房炮灰,然而撤檔真的能避免“炮灰”的悲慘命運嗎?並非如此。電影映前的宣傳造勢,最終就是指向“幾月幾號”上映,改檔期的風險很大,而上映後撤檔再複映風險更大。

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盤點了2017年7月到10月的“炮灰”電影,發現一部電影是否會成為“炮灰”,和它上映檔期沒太大關系。什麽類型、誰來制作、質量如何,這些因素早已使一部電影的票房成為定數。

>類型

被吐槽最慘的恐怖片,居然還不是最炮灰的

據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統計,7月到10月的國產電影中,票房低於1000萬元的影片、或有知名演員參演票房低於1億元的影片,共計77部。

這些影片主要分為恐怖片、兒童片、動作片、愛情片和社會歷史片,這五大類。

其中恐怖片共計11部,其票房大約在100萬元以上的影片共6部。在所有炮灰電影的中賠本情況稍好,甚至部分影片還可能有一些盈利。

2011年小成本恐怖片《孤島驚魂》以500萬元成本取得近9000萬元票房,成為當年暑期檔的最強黑馬。《孤島驚魂》的成功掀起了小成本恐怖片拍攝熱潮,然而跟風者再也請不到楊冪這樣的流量明星,無法複制它的成功,因此它也成為小成本恐怖片逆襲的絕唱。

▲《孤島驚魂》劇照(豆瓣電影/圖)

此後票房較好的恐怖片是《京城81號》(及續集)《魔宮魅影》這類有明星加持的中等成本制作;而小成本恐怖片的票房達到2000萬元就基本觸頂。

兒童片電影共計8部,包括動畫片和真人電影兩種,其中5部影片的票房不足20萬元。所有票房撲街的兒童片均為低幼向。

低幼向兒童片的成功範例均為IP電影,比如“喜羊羊”“熊出沒”“鎧甲勇士”“巴拉巴拉小魔仙”等大電影系列,影片能夠通過連續劇版積累大量粉絲保證票房。炮灰兒童電影均無IP,兒童沒有看片訴求,電影的低幼向又很難吸引成年觀眾,票房必然失敗。

▲《熊出沒之奇幻空間》收獲5.22億元票房(CBO中國票房/圖)

動作片共計8部,其中5部影片票房不足20萬元,均為小成本動作片。

觀眾選擇觀看動作片首先是要看“打星”和武打場面,然而小成本動作片即請不起打星,也雇不起武術指導團隊,難以滿足觀眾的觀影需求,票房難有起色。

愛情片共計20部,其中有10部影片票房不足20萬元。

這20部愛情片大多是以催淚、幻想、回憶為目的的“小妞電影”。值得註意的是,其中有4部影片都有明星參演,分別是《秘果》《二次初戀》《會痛的十七歲》《情遇曼哈頓》,票房大致在一兩千萬元。可見即使擁有漂亮演員,觀眾仍然已經厭煩了“小妞電影”的種種套路。

▲《情遇曼哈頓》豆瓣電影評分僅4.3分

社會歷史片共計26部,其中有12部電影票房不足10萬元,是五種炮灰電影中最不受觀眾待見的影片。

相比恐怖片、動作片、愛情片,它缺少娛樂噱頭;相比兒童片,它又缺少既定觀眾。由於目標觀眾模糊,社會歷史片的票房有著天然障礙,即使是《明月幾時有》這樣質量上乘、人氣明星出演的電影,仍然在票房上留下較大的遺憾。

>資本

當電影成為票房炮灰,誰最緊張

這些電影中最引人註目的,毫無疑問是出自知名電影公司的作品。比如博納影業的《明月幾時有》、華人文化和英皇的《喵星人》、愛奇藝影業的《黑白迷宮》、阿里影業的《青禾男高》等。

對於財大氣粗的大公司來說,偶爾一部電影成為票房炮灰,對於公司業績並沒有太大影響。以博納影業為例,《明月幾時有》的票房雖不理想,但今年從《乘風破浪》到《追龍》的多部高票房影片,都有它參投的身影,票房業績對沖後,整體收入仍然可觀。

生產炮灰電影的出品方中,小公司才是主體。在統計的77部炮灰電影中,小公司出品的電影占了八成,其中37部影片票房不足20萬元。但這些小公司生產的影片,制片、宣發投入也較小,往往還有兩三家影視公司共擔風險,即使影片虧損公司也還能承受。

一部影片成為票房炮灰,大公司和小公司都有退一步的余地;但對於中等體量的新三板公司而言,一部中等體量的電影虧損,則會對公司整體業績產生較大波動。例如樣本中《二次初戀》《蝴蝶公墓》《我是馬布里》的出品方樂華文化、海潤影視、天湧影視。(註:2017年上半,樂華文化年營業收入7967.52萬元,歸屬於掛牌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1873.35萬元;天湧影視營業收入3181.4萬元,歸屬於掛牌公司股東的凈利潤323.22萬元;海潤影業營業收入6194.60萬元,歸屬於掛牌公司股東的凈利潤539.87萬元。

▲《我是馬布里》票房慘淡(CBO中國票房/圖)

首先,從這三家公司的經營規模來看,一部影片獲得5000萬元票房,或成為5萬元票房的炮灰電影,對公司的整體業績有極大影響。其次,這三家公司的電影分別為均由明星出演,電影成本相對較高,如果票房撲街虧損較大。最後,新三板上市公司需要定期披露財報,影片收益狀況對公司業績影響一覽無余,票房失利會對公司之後的投融資帶來直接影響。

>質量

炮灰電影未必是爛片,但大多數炮灰一點都不冤

在統計的77部影片中,豆瓣評分6分以上的電影只有4部,分別是《明月幾時有》(7分)《那一場呼嘯而過的青春》(6.4分)《我是馬布里》(6.3分)《時間去哪了》(6分),它們票房撲街,因為宣發不到位、沒有迎合觀眾興趣點,確實有遺憾。

而《青禾男高》模仿《熱血高校》實屬東施效顰,《極致追擊》以“拼盤”思維做電影,《黑白迷宮》炒香港黑幫片的冷飯,《二次初戀》是老套的“小妞電影”,這些電影的票房撲街,出品公司真的應該加以反思。

▲《青禾男高》劇照(豆瓣電影/圖)

而和它們相比,統計樣本中有61部電影連豆瓣評分都沒有,僅有的寥寥評價也幾乎都是一星差評,名副其實爛成了“灰”。這些影片制作粗糙、沒有明星、缺乏藝術價值,擇日上映並不能改變它們的命運。

比如前段上映後撤檔的《純潔心靈·逐夢演藝圈》,號稱“十二年心血,五千五百萬投資”,實際上劇作混亂、美術粗糙、攝影敷衍、表演浮誇。豆瓣電影顯示這部影片僅2.7分,制片方認為評分過低與影片的水準不符,因此怒懟豆瓣,結果立刻招致了觀眾群嘲。而61部無評分影片中,還有相當一部分連《純潔心靈》都不如。

類似於此的電影如何挑選上映的“黃道吉日”,都難以挽救自己的票房,觀眾並不傻,不會因為某個日期就為這些電影走進影院。

·記者手記

一個成熟的電影工業體系並不怕炮灰,某種角度上來說,電影工業就是從無數炮灰之上成長起來的。好萊塢發展也伴隨著無數炮灰——B級片。

B級片誕生於一戰後的好萊塢,學名叫做“剝削電影”,指粗制濫造的恐怖片、科幻片、打“擦邊球”的愛情片、劣質動畫片等,靠低俗噱頭吸引觀眾的電影。

它正式成為好萊塢電影工業體系的一部分是在30~50年代。市場為了招攬觀眾,開始實行“雙片連映制”,影院放兩場電影只收一張票錢:一部制作精良的A級片,一部制作粗糙的B級片。至1954年,仍有70%的美國電影院采用雙片連映制。

美國國際影業公司是拍攝B級片的翹楚。1954年一位名叫羅傑·科爾曼的導演,耗資1.2萬美元拍攝了《海底來的怪物》。影片票房豐收令他一炮而紅,一年要為國際影業公司拍五六部電影。像不像當下某些導演靠拍網大走紅,然後轉戰院線電影的發展路數?

▲《海底來的怪物》海報(豆瓣電影/圖)

B級片很受院線歡迎。因為A級制作的大片,院線往往要返還給電影公司很高的票房分賬;但B級片往往可以用1、2萬美元買斷版權,院線想怎麽放就怎麽放。像不像如今的炮灰電影,靠賣給視頻網站付費觀看回收成本?

而B級片並沒有淪落成炮灰。一方面是電影工業體系內有它生存的一席之地,有人願意看就有人願意放。另一方面更為重要——在極為有限的資金下,不少B級片確實玩出了新花樣,即使當時票房撲街,十多年後還會被影迷翻出來膜拜把玩。

B級片因資金少,制作團隊中的成員往往需要身兼數職,熟悉電影制作的各個環節,因此大量人才從B級片的拍攝中成長起來。而那些經典的B級片本身也形成了獨特的風格趣味,改良了主流好萊塢電影的形態。

當代好萊塢大量傑出導演,如大衛·林奇、昆汀·塔倫蒂諾、索德伯格、蒂姆·波頓、溫子仁都有拍攝B級片的經歷,他們今天作品中也仍然有B級片的影子。而今年數周穩居票房榜首的《小醜回魂》,同樣是一部套著B級片外殼的電影。

▲《小醜回魂》北美票房情況(Box Office Mojo/圖)

而對於當下中國影業而言,炮灰電影也並沒有多麽可怕,尤其是那些新人練手的炮灰電影,很可能就是一次有價值的失敗。然而對於那些玩票性質的、就想靠爛片發財的片商,他們的電影成為炮灰,就是離開電影圈的最佳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