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們要和一級狗探討下哲學問題:我是誰?我從哪里來?我要到哪里去?

 

我是誰?


一顆螺絲釘!

 

我從哪里來?


我從底層analyst來,出於對公司、工作和客戶的熱愛,每周願意打卡120小時,一步一步往上爬!下面請再看一遍蝸牛妹的傾情演出——我做投行我驕傲。


 

我要到哪里去?


當你從一顆小螺絲釘成長為公司頂梁柱後,比起戰術上的勤勞,你更要保證自己戰略上的正確,如何飛的更高?

 

換個山頭做大王


這跟球星轉會一樣的道理。比如中環最大的轉會豪門中金,輸出了整條街的中國首席經濟學家:

 

哈繼銘(高盛),彭文生(光大),胡偉俊(麥格理),林暾(弘毅),沈建光(瑞穗),張智威(德銀),趙揚(野村),邢自強(大摩),還有我滴男神洪灝(交銀)。


 

自立門戶


當然去哪都不如給自己打工爽,街上也有很多極有市場影響力的分析猿幹脆就自立門戶,成立獨立分析機構。

 

“中國的房地產業是全球經濟中最為重要的單一部門”,中國房地產行業能夠走上世界的舞臺,前瑞銀的新興市場經濟學家Jonathan Anderson有不少功勞。這是個在哈佛經濟從本科讀到研究生的學霸,既做過IMF在中國和俄羅斯的駐地代表(所以還熟練掌握了這兩種語言),之後分別在高盛、瑞銀為客戶打call。

 

2012年辭職時候說自己要離開這個“frenzied industry”(這個喪心病狂的行業),然後會成立一個小一些、安靜一些的獨立新興市場研究機構Emerging Advisors Group。可惜不是客戶,看不了~~

 

這條路banker也是挺多人走的。比如最近一兩年在香港投行界聲勢很猛烈的AMTD(尚乘集團),就是從UBS把CC蔡誌堅Calvin Choi請來、放權給他做業務的成果。Institutional Investor還把他評為2016年Fintech Finance35人;我把list看了一遍,上榜的亞洲面孔,只有他一個,感覺很厲害的樣子。

 

還有一些轉行跨度更大一些的,比如很多sellside就直接出來自己開fund啦。

 

比較出名的比如大摩前TMT分析猿季衛東,跟幾個大摩的同事一起,成立了All Stars Investment,專註大中華區互聯網及消費品牌投資。根據媒體報道,自2014年4月份成立以來至2016年,基金的年化投資回報率為13%;今年還打算為一只新的私募基金籌8億美元。

 

還有高盛的中國金融分析猿馬寧,在高盛從2002年待到2015年後,也是選擇離開成立領沨資本,專註金融科技和消費金融領域投資。之後領沨資本與天圖資本合作,成立天沨資本,專註消費金融領域的投資。目前天沨資本管理規模60億元人民幣。

 

不過要是論更早的成功exit,還有現在內地互聯網deal界的一哥包凡啊,在2004年創立華興資本前,他也是在大摩和瑞信搬過磚的。

 

甲方乙方


當然很多的職業轉型,是從乙方的投行,跳去甲方做公司財務總監、IR之類。

 

這個轉型之所以來的666,因為投行通常自帶找錢屬性,比較適合幫公司做deal、找錢這類工作,你說還有哪里既能發揮他們的功能,又能給個人帶來巨大財富的職業生涯呢?

 

香港市場上比較老牌的例子,是香港寬頻的CFO兼人力主管黎汝傑。這也是個分析猿出身,在瑞信是電訊業research MD,2004年5月加入集團至今,2013年還被選為過“電訊業首50位最受註目的財務總裁”。

 

這位老板還是個喜歡拿工資買自己公司股票的老板(去年人工是768萬港幣),這麽多年後,他在香港寬頻的持股已經達到3.28%(約2.6億港幣市值)。運營並持有一家上市公司,是不是比做分析猿更有成就感!

 

再來個近一點的栗子,美圖的CFO顏勁良,最開始是在瑞銀做TMT分析猿,之後跳去雲遊控股做CFO,然後又去了美圖做CFO,負責美圖整體財務戰略及投資者關系。公司業績大家是都沒看懂,不過沒有關系,美圖成功上市和之後一波的大起大落,人家老板轉身就能花1.3億在半山買房子了(歐洲股神安東尼波頓同單位哦)~~

 

唯一的風險提示是:這年頭好公司不多,特別是一些民企的運營風險可是比投行大多了,建議想跳槽的投行狗跳槽之前,做好DD,千萬不要被老板給忽悠了。

 

不過這些年更大的潮流啊,是去互聯網公司。

 

統治中國互聯網


準確的說,高盛差不多統治了中國互聯網!

 

去的最早、也最有權力一位之一,當屬騰訊Martin劉熾平。在加入騰訊前,Matin在高盛搬磚數十年,因為幫助騰訊上市跟小馬哥認識,2005年時被說服,放棄千萬年薪,一路為小馬哥開疆拓土。

 

盡管現在Martin每年都要被媒體推上香港的打工皇帝。但2005年就要放棄金融男,去做IT男,確實既有眼光又有膽識啊。讓蝸牛妹覺著,如果有金融男願意放棄高薪跟你去創業,這犧牲絕對不亞於不問戶口不問婚房願意跟你裸婚的姑娘啊!

 

2011年5月,來到騰訊的另一位高盛猿猴是James Mitchell。他之前是紐約TMT的MD,也是上市時候就認識的,現在是騰訊的首席戰略官。

 

阿里系中也有幾個的,先說前高盛集團副主席Michael Evans,2015年出任阿里巴巴做集團總裁,負責制定和執行集團的國際發展戰略,協助公司全球化。


阿里系中的螞蟻金服國際事業部總裁,就是高盛的高級合夥人Douglas Feagin。

 

而更出名的一位高盛統治中國互聯網案例,我覺得應該頒發給前高盛MD柳青。2014年7月來做首席運營官,2015年2月成為CEO,然後滴滴也就一路拿融資,一路打敗其他競爭對手,合並了快的、收購了Uber。

 

當然這幾年互聯網尤其好,基本每家TMT的head都被挖了一遍。這就讓非TMT行業的猿猴非常感慨了啊,萬一我是cover挖煤挖礦的腫麽辦?

 

我賣保險我驕傲


下面請出的就是前匯豐IBD metal and mining板客阿汝娜(下圖中間的美女),沃頓MBA、匯豐投行VP,老公還很帥(哥大碩士、前私募基金副總裁)。你說,這麽一比,安迪又算什麽! 



為啥一個人生配置之高的選手,要去賣保險呢?畢竟傳統觀念里,這三個字有點像罵人。

 

阿汝娜說,大環境看香港外資IBD的生意是越來越差,競爭也越來越激烈;自己的板塊,轉去新興行業又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且女生在投行熬了五年後,會發現性價比越來越低,對身體的消耗變得更大,職業的不穩定性越來越高,如果不是真心熱愛工作,為什麽還要在投行待下去?難道只是為了保持自己在別人眼中的光環麽?

 

從大趨勢講,前幾十年中國一直處於經濟高速增長的狀態,家庭與個人的財富也在積累階段;而現在,國家的經濟是趨向穩定緩和發展,財富也需要經歷一個沈澱與保值的過程。香港是全世界前三的金融中心,行業有超過一百多年經驗,產品和制度都能得到保障,這也是內地客戶近幾年來一直來香港投保的原因。香港保險業就像是一座橋梁,可以為內地與香港進行資源整合。

 

但從想法到實踐,最難跨出的是自己心里的那一關。將心比心哦,你要讓我放棄年薪百萬、每天高大上的螺絲釘生活,變成每個細節都不能放過、不斷向客戶輸出價值觀的創業,簡直是經濟基礎和上層建築的雙重改變啊。但也還是那句話: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不先走出comfort zone,哪能去探索更大的世界呢!

 

有舍才有得!


我問娜娜,出來後最難忘的瞬間是什麽?答曰:以前做投行,成就感可能來自PPT畫的漂亮,model搭得好又快,幫公司賺了很多傭金,高大上但不落地;現在做保險和財富管理,可能我會花兩三個月時間,來回溝通,幫助身體有問題的客戶準備文件,爭取幫他們獲得保障,這種成果雖然不是上億美金的大deal,但實實在在幫到人的幸福是再多錢也買不到的。這也說明,投行給自己留下的磨煉,也能帶入保險行業,提升行業標準。

 

現在娜娜離開投行也有一年多時間,既專業又有口碑,客戶增長速度很快,收入也就比投行多幾倍吧,正在財富自由的道路上飛奔。現在Envision團隊里已有9個人,目標是想再把團隊擴大一倍,希望招到誌同道合的人,要求是:

 

本科以上學歷,有香港居留簽證(永居、IANG、受養人簽證及投資移民),兩年左右工作經驗,願意走出自己的舒適區,渴望成長,不甘於現狀。有興趣的小夥伴可以將簡歷發至:recruit@envisioncap.com

 

也可以關註娜娜的工作號xingyuan1836和公眾號“娜娜和Alfred創業記”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