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資源加載中...


今天是美國的感恩節。理應輕松感恩的一天,結果只有一條新聞牽動大家的心:北京紅黃藍幼兒園新天地幼兒園被曝針紮兒童、餵食藥片等行為。


我一個沒做父母的人看了都生氣,簡直不敢想象受害學生的家庭。畢竟按照紅黃藍女總裁的話講:從事學前教育的人是偉大的有愛的,應該為自己鼓掌!

 

更氣憤的是紅黃藍幼兒園在今年9月27日美股上市,因為這是個稀缺的中國教育股概念,首日就大漲40%。

 

為什麽會是教育板塊中的稀缺標的?那是因為大部分學校都不以盈利、甚至上市為目的,教育的本質跟利潤最大化是矛盾的。

 

雖然上市前就有幾單虐童事件,但市場覺得上了市就會更規範,不會再有前車之鑒了吧!結果從現在報道出來的細節看,簡直比攜程幼兒園惡劣100倍。你說風險紅黃藍跟投資者自己不知道麽?

 

先溜一遍出錢幫他們擴張、追逐利潤的投資者吧。紅黃藍IPO前,有過三輪融資。

 

2008年9月23日,從Hagerty融了1000萬美元的A輪,現時已全部退出。

 

2011年11月18日,紀源資本領投,銀瑞達亞洲和和通集團跟投了2000萬美元的B輪,現時也全部退出。

 

2017年8月,Ascendent Capital Partner持有公司46.4%的A類股,上市後還持有35%。



代表Ascendent持股的兩個PM,是畢業於耶魯大學的高材生,DE Shaw和GS的背景。

 

以及我在網上看到徐小平老師也曾經投過紅黃藍,你們可以找真格求證下了。

 

幫助公司上市的是瑞士信貸、中金及摩根史丹利

 

以上是推動公司資本化、追逐利潤的重要資本市場力量。講真,我不知道你們DD是怎麽做的,看你們也不像會讓自己小孩去紅黃藍幼兒園的人,公司應該早就給你們的小孩買好了各種私立學校的corporate debenture。

 

要杜絕前車之鑒,除了學校徹查外,我覺得敢投資、推著上市的投資者和承銷商,都應該敢把自己的小孩送去紅黃藍學習學習,才能一定程度從人性上杜絕公司在基本社會責任和利益中的迷失

 

不然別人家的小孩,在你們手里,只是excel里的一個小小數字。

 

當然二級市場對教育股也是很買賬,BBG里看下持倉,持股超過1%的基金分別是:Fidelity International,JP Morgan Chase,高瓴資本,Dragoneer Investment Group,Serenity Capital,施羅德,Matthews,Valiant Capital,Indus Capital,還有內地做的很牛逼的景林。

 

Again,上面任何一個基金的PM,想想也知道不是那種把自己小孩送去紅黃藍幼兒園的人,只能為你們祈禱,周五美股開盤後,不會跌的太慘了。好在,今年是個大牛市。

 

但最重要的人物是誰呢?當然是創始人了。

 

你們解釋說紅黃藍三色是美術中的三原色,這世間所有的色彩和圖畫都源自這三種顏色的組合、調配,變幻出無限可能;寓意紅黃藍將賦予寶寶們一個五彩斑斕的美麗新世界,會讓讓孩子在快樂中體驗、學習、成長。

 

還在采訪時候說“只是為了做一個賺錢的產品,紅黃藍也走不到今天”。

 

還放話上市是幫助行業揚眉吐氣。GOSH!要是上市的教育公司都跟你們一個樣,我看這行業也是爛透了。

 


當然,公司、投資者他們都清楚的很,招股書里寫了以下這幾點:

 

生意取決於市場對紅黃藍品牌的認可,一旦公司在擴大公司規模時候不能保持自己的水準,將會深刻影響公司品牌及所提供的服務。

 

公司說品牌受消費者感受的影響,別人怎麽想怎麽說可不在公司控制內,萬一有天災人禍影響品牌的形象和口碑,這會導致學生和家長的流失。

 

招生數量、加盟學校數量要是不好,top line就會垮,bottom line能好到哪里去呢?(我覺得他們以後想講margin expansion的故事,那就難嘍)

 

心疼兩位承銷商的分析猿,圖該重新畫,model該重新搭了。

 

因為招生到的學生少了,那學費就少了。本來他們的承銷商之一的瑞信小算盤估計,紅黃藍的月學費可以從2700人民幣加到2019年的3462元,增幅28%的。現在應該要算下,utilisation rate會從2016年的73.3%,降到哪里去了。

 

同時,這也會影響加盟學校再投資擴大規模的意願(畢竟上市圈錢就是要擴大市場規模啊),那紅黃藍從加盟學校那里收到的錢也就要少了,這可是公司的三大driver之一啊。

 

不過諷刺的是,被曝出事的學校,是北京新天地學校,這不僅是公司的直營學校,還是個2011年就開學的成熟學校。並且,對學校最重要的市場在北京。公司從北京的業務總獲得了大部分凈收入,這個趨勢短期內也不會改變。No zuo no die。


責任,肯定先要看老師。公司自己說,辦學成不成功,是要看能不能招到、訓練好及留住老師。盡管幾乎所有的老師加入前都接受過來自大學或其他機構的專業培訓,必須通過嚴格選拔才能成為教師,但是公司不能保證老師會一直遵守學校的教學服務標準。老師任何的不當行為都會直接影響學校的聲譽和財務表現。



比如招股書自爆2017年4月,網絡上曝出來視頻有個老師在直營幼兒園中就有不當的行為,深深的影響了學校的聲譽。

 

然而,隔七個月,就又曝出來這麽嚴重的虐童事件?讓人懷疑你們到底給了老師們什麽訓練。

 

當然公司非常清楚,一旦學生受到任何傷害,公司聲譽也不會好過。公司可能會因為缺乏對教師和其他員工的監督而承擔監管不利的責任,就算公司有一定的責任保險,但索賠會導致學校產生大量費用,轉移管理層的時間和註意力(總得發發澄清公告、做hin多hin多的公關把),而且下次再這樣可就沒得保了。

 

簡單講下這間上市公司,截至2017年6月30日,紅黃藍直接經營80所幼兒園(就讀學生20463名),特許175所幼兒園,覆蓋全國130個城鎮。現在直營幼兒園的學費是公司主要的top line來源,占比約75%。

 

當然,現在北上廣的學區房那麽貴,公立學校資源不夠,民辦學校肯定是最受惠的,所以學校開起來很賺錢啊,你看公司的P&L;,每年都是穩中有升啊。

 

但你在的行業是教育啊,你教的學生是話還不會講幾句的幼兒啊。如果說單一的虐童事件可能還能往個別老師身上去扯,你這多個學校都曝出了多起虐童事件,不得不讓家長及投資者對你有更嚴格的要求啊。

 

最後,用一個真人改編的電影做結尾吧,大嘴茱奧斯卡的片子《永不妥協》,大嘴茱是個單親媽媽,在一個律所做檔案管理員的工作,有一天她無意間看到了幾件牽扯房地產和醫療保險的案件。

 

分析研究著,發現辛克利小鎮水質受到六價鉻重金屬離子汙染,嚴重威脅區民的生命健康,但這些事實卻受到隱瞞,而罪魁禍首就是太平洋瓦電公司(PG&E;)。然而,1966年備忘錄證明了公司總部知道水被六價鉻汙染,卻什麽也沒做以求改善,還要求封口。

 

經過不懈的法律程序鬥爭,最終法官判決PG&E;向小鎮居民賠償3.33億美元。

 

最令我感觸的是大嘴茱跟公司律師的第一次惡鬥。

 

壞人公司的律師一出場就很輕蔑的說,我們開2000萬美元,對這些人而言已經夠用了。

 

大嘴茱於是發飆了:

 

“聽到這個,我就火大。首先,在你們提出抗辯之後,我們已經找到4百多名原告,大家都知道原告數目不止於此。他們也許沒有受過高等教育,但也懂得除法。2千萬一分連屁都買不起。

 

第二,這些人並不想一夜致富,他們只希望他們的孩子能自由戲水,而不用在20歲時,就切除子宮。在你們提出那些笑死人的賠償金額之前,我請你想想,你的脊椎值多少錢?你的子宮值多少錢?然後把你們的價錢,乘以100,我們才有的談!

 

並且還不忘懟回去:“對了,這水是特別為你們運來的,從辛克利運來的。”

 

替公司辯論的律師當然嚇得一滴水都不敢喝。

 

你去問問那些投資者,敢不敢把自己小孩送去紅黃藍啊!


最後,相信當地政府和監管機構一定能處理好,也祝福小朋友們都能健康成長,有個美好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