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必大家今天都是在三種顏色重度過的。

 

作為一家至少對股東有義務的上市公司,真的要吐槽下紅黃藍今天都做了什麽。

 

白天的公關稿、聲明稿我就懶得貼了。我就從你們的投資者會議開始說吧,太對得起二級狗爸爸。

 

結果,一定是因為電話會議的接入方式瞬間被媒體昭告天下,大家都知道了接頭暗號是RYB,所以先陰了一招。因為記錯了時間的我,7點多打了一個,被告知電話會是8:30開始,然後八點二十多我又開始打,好不容易接通了,告訴我會議被取消了!

 

緊接著看到消息出來:公司要花5000萬美元回購啦!幾個意思,破財消災是麽?

 

好在博主人緣好,被告知,電話會換了個暗號:Rainbow。於是再重新去排隊,然後等了十幾分鐘,一直沒進去,等到20:50的時候(遲了20分鐘了),擠進去的小夥伴說通知call還要再推遲10分鐘。

 

還有個等了20分鐘,擠到operator那里的大PM被問:Are you a media company?會議開始前大概又問了幾遍有沒有媒體?

 

下面是CEO史燕來在電話會上的講話(我聽打的可能不是100%準確):

 

各位朋友們,關於新天地幼兒園的事情,剛才我的同事已經講的很清楚了。今天這個會議,我本來是提議向全社會開放的,我們也很希望盡快與大家,做坦誠、透明的溝通和匯報。


就在剛剛幾分鐘前,我們接到有關部門的通知,今晚可能公布調查結論。我現在還不知道結論是怎樣的,但我在此鄭重承諾,如發現有任何違規、違法情況,不管涉及到公司任何人,絕不姑息,一查到底,並承擔相關責任!


其實我和大家是一樣的,孩子永遠是第一位的!照顧好每一位孩子,是我和團隊開始做紅黃藍的初衷,也是我們做事的基本原則。我也是一位母親,在聽到這個消息的當時,我也感同身受,非常震驚,氣憤,很難相信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我們自己的幼兒園!我跟大家一樣,很痛心,也非常著急!


截止目前,調查結論尚未公布,但不管怎麽樣,已經給社會、家長造成的嚴重不安和擔心,我代表公司,和我本人,表示真誠的道歉!


我們對於此事高度重視,第一時間成立了專項工作小組,並立刻趕到幼兒園現場,積極配合政府部門調查取證。我們當天就配合警方提供了所有的監控資料及設備,涉事的相關老師也馬上停職,接受調查。同時我們迅速抽調其他優秀教師,暫管這個班級,保證孩子正常入園。


過程中,我們首先做的是,要把孩子照顧好,並想盡一切辦法,盡力把對孩子們的影響降到最低,保證幼兒園的正常運轉,其他班級孩子的正常在園,生活與學習。


我們決定加快全面升級全國園所的安全監控管理體系,同時正在籌備建立第三方監督機制,後續將公布具體措施。懇請媒體和家長朋友們給予我們持續的監督和建議!


無論如何,孩子是未來,也是每個家庭的希望。讓孩子在幼兒園中有一個安全的環境,做到讓家長和社會放心是我們最重要的,永遠的責任!

 

以上是CEO的聲明。

 

本來以為完了,竟然還有QA環節。

 

承銷商CS:怎麽防止此類事件再次發生?

 

答:我們成立了特別工作小組,由獨立董事帶領;增加監控;在學校內增加第三方監督,多去看學校、看學生什麽;搞個首席安全官Chief security officer。

 

承銷商MS:會不會改變Biz model?

 

答:這個問題很重要。這麽長時間來,我們的策略是以孩子為中心,要安全、開心的環境,不會改變我們的策略,會繼續為孩子提供高質量的服務,從我們的教訓、過去、專家和社會中學習。

 

BNP:調查還沒出結果,今晚出結果,如果是最壞的結果怎麽辦?

 

答:他們的行為是個人行為(isolated wrongdoing)。如果這個情況發生了的話,我們跟警察合作,我們會揪出來,他們會負全責,我們作為公司也會負責,之後我們也會糾正的措施,再跟社會溝通。

 

然後電話會結束,說著想跟全社會公開溝通的公司,還somehow又拉住了個PM:May I have your conference ID pls?(你們對二級狗爸爸的安檢也是沒誰了,這個態度早不去管好學校)

 

聽完電話會,下面講講股價嘍。

 

還記不記得之前寫《錯過了眾安,就不要錯過美圖時候》,我們講的資本市場上的生態鏈,最能賺錢的,一定是一級市場,因為這些創業者創造的不是app或者公司,而是印鈔機。

 

我們可憐的二級狗,只能在食物鏈的底端,看著一級狗給我們扔來什麽菜。紅黃藍上市前呢,大家其實很喜歡的,理由也是簡單粗暴,教育板塊稀缺啊,買不起學區房上好的公立學校,我花多點錢給小孩上私立學校,總可以吧,花錢總能買到好的教育資源了吧。

 

所以上市前,IPO的coverage有20倍(當然不能跟閱文什麽比啦),各大fund也是拼了頭的搶allocation,公司呢又都想照顧到,所以每個大fund都“開心”的領到了一些股票,也就是BBG里查到的這些。

 

他們能買到這些股票,當然要感謝公司的PE大股東啦,人家為了給紅黃藍提供流動性,將持股從45%減到了上市後的30.1%。

 

上達的商業解釋是:賣掉股份是為了更從容地持有剩下的部分,而這次賣出的部分股權,已經能覆蓋我們對紅黃藍的投資成本。

 

果然是牛逼的投資者,就算剩下的股份一分錢都不值,至少他們也沒虧錢,安全邊際非常高!值得所有一級市場向你們學習!

 

有讀者認為我不能斷定PE投資者一定知情,更不能用很酸的語氣說投資人早給孩子安排了更高大上的教育渠道,不能暗示投資人是幫兇,覺得他們也被坑的很慘。

 

我一定要懟回去的是:

 

這是一個上市不到3個月就曝出這種醜聞的公司,中介機構在進行合規及內控審查時,是否盡職盡責?

投資者怎麽可能不知道,招股書第16頁就寫了,今年發生過疑似的虐童案件。投資者要真覺得被騙了,直接在美國集體訴訟好了。

PE投資者又不是只有2%的小股東,你們持股30%呀,擁有董事會三分之一席位,在事關無數家庭的教育行業,無所作為就是最大的惡。不要把財務投資人身份作為毫不知情,事不關己的理由,最基本的同理心有沒有?你是砵蘭街的躺著賺錢嗎?

更應該得思考的是,教育這種事關民生和國家未來的行業,是否應該允許以單純追逐利潤為導向的投資人進行投機行為。以金融資本作為撬動教育行業發展的支點,是否應該得到一定的約束?

 

說完一級市場造的盤,最後還是要讓接盤的二級市場來決定啊。

 

按照現在前十大fund的風格和投資邏輯,大概率的邏輯會是:公司的盈利主要建立在名譽上,畢竟公司三大driver,直營學校、play center和加盟學校的增長全部受到影響了啊。入學率不降就是謝天謝地,學費肯定也不好再升,至於加盟學校,大不了不開紅黃藍,我開個黑成翔行不行。

 

所以開盤就一個字:砸!(或者也可以一邊罵一邊接)

 

但是,我們也理解,二級市場是一個婊子和牌坊共存的地方。下午的盤前時段,還真有外資HF的中國人就在喊“14塊以下有多少我接多少”,好了開盤了,我去看你們接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