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1123/166134.shtml

騰訊終於也要“吃雞”了
娛樂硬糖 娛樂硬糖

騰訊終於也要“吃雞”了

願他們都好運!

文 |  楊岑

授權發布 | 娛樂硬糖

毫無疑問,《絕地求生:大逃殺》是今年全球遊戲圈的最大黑馬,甚至可以說是前無古人。

上線不到半年,仍處於“前期測試(early access)”階段,已經擁有2000多萬銷量,近30億人民幣收入,steam(目前最大最知名的PC遊戲平臺)連續30多周銷售榜排名第一。更恐怖的是,這種火熱程度截止目前還絲毫未見削弱趨勢。

微信圖片_20171123111435

 

在中國地區,盡管這款遊戲還未被正式引進,甚至沒有正式的國服,但中國玩家仍然貢獻了700萬份拷貝的銷售業績——請註意,這是一款在steam上以類似單機遊戲形式售賣拷貝的產品。你需要以98元的價格購買,然後終生享用。這個門檻對於早已習慣免費遊戲的我國玩家,已然不低。

而其代表性,還遠不止一款全新的熱門遊戲那麽簡單:在免費遊戲時代用收費遊戲殺出一條血路;第一款通過直播形式引爆的遊戲;第一款從小眾走向大眾的生存遊戲……

遊戲最基本的商業模式、營銷模式、玩法模式,都在此處被顛覆。而當網易帶著《終結者2:審判日》和《荒野行動》,騰訊帶著《光榮使命》、《穿越火線:槍戰王者》,小米帶著《小米槍戰》,一起殺進“手遊吃雞”江湖,整個遊戲產業,是否正在醞釀裂變?

微信圖片_20171123111341

 

被直播引爆的“吃雞”

《絕地求生》外號“吃雞”,這個說法在國內是以鬥魚為首的各大直播平臺推起來的其來源是遊戲獲勝後屏幕上顯示的一句祝福語:“大吉大利,今晚吃雞”。英文原文是“winner winner,chicken dinner”。它是美國賭場流傳的一句諺語,意思是贏了錢晚上吃好的,類似我們今天說的“盒飯加個雞腿”。

微信圖片_20171123111349

 

今年初,《絕地求生》就已經在國外知名遊戲直播平臺twitch流行開了。而國內的“吃雞”直播,主要是從鬥魚的DOTA2和主機遊戲區逐漸傳入。

早在4月份的遊戲測試初期,一些鬥魚大主播就對“吃雞”的體驗贊不絕口。尤其是遊戲的隨機性和真實感讓直播效果爆棚:打開房門找到趁手武器配件的驚喜;正在奔跑中突然被冷槍爆頭的驚愕;劫掠對手屍體的期待;被毒圈逼上梁山的無奈……

喜愛遊戲直播的觀眾們突然發現,除了看主播的精彩遊戲操作之外,看主播怎麽死也是一件非常有樂趣的事情。

而“吃雞”在國內的關鍵傳播爆發點,要屬DOTA2區主播“單車”和“老陳”的“死亡鐮刀”事件

某次二人一起組隊吃雞,“老陳”用鐮刀誤殺了整隊的隊友。這一爆笑烏龍事跡的直播錄像被單車的粉絲整理上傳,迅速傳播開來,導致整個DOTA2圈子的粉絲一時間都在津津樂道“死亡鐮刀”事件。隨後,又通過短視頻平臺、微博和貼吧等渠道迅速擴散。

與之相應,各大直播平臺的DOTA2主播發現,他們的粉絲都在討論一個更有意思的steam射擊遊戲。為了吸引人氣,他們也開始在DOTA2直播的間隙插入直播《絕地求生》,甚至出現有一段時間,在鬥魚DOTA2專區吃雞的直播多於DOTA2直播的詭異現象。而“單車”這位曾今的一線DOTA2主播,如今也已經完全拋棄了自己的直播夥伴DC,徹底投入了“吃雞”的懷抱。

像“吃雞”這樣完全由直播推廣開來的熱門遊戲,嚴格來說國內還是第一款。

 

此前的遊戲產品,也會為了宣傳專門找遊戲主播合作推廣,但主播也只會半推半就的在主業直播間隙尬聊幾句推廣產品。“吃雞”產生的這種自傳播效果,與其精彩的遊戲內容和豐富的遊戲體驗還是分不開的,讓人眼紅,但也難以複制

失戀是遊戲的特效藥

《絕地求生》基本可以理解為CS、電影《大逃殺》和生存遊戲的結合體。每局遊戲100個玩家跳傘到一個設有廢棄軍事基地的小島上,搜集武器、防具和藥品,搶奪載具,躲避毒氣(也有說是輻射),然後就是最重要的事情——擊殺和劫掠其他玩家,保證自己是最後一個活下來的人。

關於這個遊戲的創意,一般說法是一個網名叫“Player Unknown”的生存遊戲骨灰級玩家主導,他被大家稱為“絕地求生之父”,所以官方遊戲名也包含了這個ID。

這哥們真名叫布倫丹·格林(Brendan Greene),愛爾蘭人,已經40多歲,是個自由攝影師(如果按國人比較嚴格一點的說法就是個外面浪的)而並非專業的遊戲制作人。

 

據說,他年輕時浪催的追逐一個美麗巴西女郎到了南美洲。然後,如同所有現實而非遊戲中的結局一樣,被拋棄了。孤身一人漂在異國他鄉無以解憂,唯有宅在家里玩遊戲了。此時,他接觸到了《武裝突襲》這個射擊遊戲,開始瘋狂沈迷。

在玩遍了這遊戲中的所有內容後,他突發奇想,用遊戲提供的編輯器制作自己喜愛的生存遊戲內容(一般稱為MOD制作)。此人做過網頁,也算有點程序基礎,所以做的東西還挺有意思,吸引了一些同道。他自己也逐漸樂在其中,還隨著主體遊戲的升級而升級了自己的MOD,變得小有名氣。

後來,他加入了數個同類遊戲的制作團隊,慢慢從民間到官方,從業余到職業,逐漸也成了圈子里數一數二的人物。最後,終於被韓國遊戲公司“藍洞(Bluehole studio)”的棒伯樂相中,去開辟了人生中的輝煌。

 

現在他已為人父,經常往返於韓國和愛爾蘭之間。面對突如其來的榮譽,他顯得有一些措手不及。有一次在遊戲展上被采訪,他出人意料的表示不希望自己的遊戲是年度最佳,因為他覺得今年NS平臺的塞爾達傳說或者超級瑪麗奧德賽這些商業大作更加優秀。

但是,玩家和鈔票是不會有錯的。或者說,大家更喜歡那些未曾意料的成績——這就好像在《絕地求生》中最刺激的是被來路不明的冷槍突然爆頭。

說到這里,突然想起國產遊戲史上也有一位很有名的“XX之父”與此人經歷類似:同樣也是失戀後爆發小宇宙締造了國產單機RPG最高作,甚至二人年紀也大致相仿。只不過此時一個誠惶誠恐面對繼續瘋漲的玩家數量和數不清的贊譽,而另一個在絞盡腦汁怎麽把自己的IP揉爛掰碎給更多的電視劇和手遊。

韓國伯樂的“絕地求生”

嚴格來說,《絕地求生》其實應該算是韓國人開發的。

一般人喜歡把遊戲看作是一個人創意的結晶,將功勞都算在制作人一個人身上。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絕地求生之父”如果沒有遇到韓國遊戲公司藍洞的邀請,他可能還在生存遊戲MOD的小圈子里浪下去。畢竟,要制作一款正規商業遊戲,天價成本和正規的資深研發團隊是必不可少的。

在《絕地求生》火爆之前,生存遊戲只是一個很小眾的遊戲類型,光靠一個人的力量是無法將其魅力展現在蕓蕓眾生面前的。而各國一線遊戲制作團隊不是忙於做console遊戲續集,就是忙於解散了化整為零做手遊。很少有人能慧眼看到其他的發展方向(國內團隊倒是不必費心考慮這個選擇問題)。

時間回到2007年初,在韓國最有名的遊戲研發公司NCSOFT開發中的國民級MMORPG《天堂3》爆出代碼泄露事件,隨後項目負責人帶領團隊單飛成立了藍洞公司。

後來,他們獨立開發了一款次世代MMORPG《TERA》。這款遊戲的品質在當時來看非常出色,但也十分的像未出爐的《天堂3》……不過命運多舛,《TERA》國內運營2年後全面停服,遠遠低於一般MMORPG的生命周期。回想起來,主要原因還是當時已經處於PC端遊時代的末期,除了《劍靈》這種攤上了騰訊爸爸的,韓國MMORPG就算擁有再絢麗的畫面和再怎麽號稱新穎的玩法,也無法阻止PC玩家們投入《英雄聯盟》這些新品類的懷抱或者轉向手遊。

藍洞在經歷MMORPG的絕望後,是如何轉而看準了《絕地求生》這個方向現在無人知曉。但我相信,不久後國內資本圈應該會傳出各種版本的說法,讓投資人們堅信這個方向是一定可以在手機平臺上重現的!

客觀來說,《絕地求生》是一款非常優秀的商業遊戲作品。雖然很多玩家甚至媒體都在詬病《絕地求生》的優化問題,但不要忘記,這樣參戰人數和地圖大小的射擊遊戲是非常少見的。而且遊戲中的各種射擊命中判斷非常細致,載具和各種地形的物理效果也非常真實,這些細節都極大的增強了遊戲的真實感和魅力,這種臨場感也將其和其他傳統射擊遊戲區分開來。

再加上STEAM平臺“前期測試”政策的支持,給予了《絕地求生》很大的試錯空間以及和核心玩家交互的平臺。當然,平臺自己也賺了個盆滿缽滿(STEAM平臺要分成30%左右)。

 

“吃雞”在中國

在中國,誰能代理“吃雞”?

此情此景,仿佛又回到了十幾年前《魔獸世界》換代理時,大家紛紛猜測花落誰家。然而與彼時的群雄逐鹿不同,今次的競爭者基本上只有騰訊和網易兩家。

早期大家紛紛看好網易。畢竟新品類遊戲一直是網易比較看重的方向,而且他們最近代理了同樣是射擊網遊類型的《守望先鋒》,應該會傾向於繼續深耕這塊市場。鬥魚知名主播QQQ也在直播中宣稱,非常希望看到網易代理《絕地求生》。

微信圖片_20171123111415

 

然而,從稍微專業一點的圈內視角來看,騰訊才是真心想要這款產品的人,網易都不一定會特別上心

這里更多還是要結合公司自身的戰略和市場機遇來看。《絕地求生》在國內的700萬銷量,絕對不僅僅意味著7億多人民幣的收入,同時還意味著:

有700多萬玩家現在每天數小時的遊戲時間被一款新PC遊戲占據;

有700多萬玩家願意花98元購買遊戲,每月30元左右購買附加服務(例如加速器);

有700多萬玩家會向朋友安利這款遊戲,畢竟組隊玩遊戲勝率更高樂趣更多;

有700多萬玩家希望能在遊戲直播平臺看到這類遊戲的直播,在微博、微信、朋友圈討論這個遊戲;

而更多的網吧會購買《絕地求生》和安裝steam以作為一個亮點來吸引更多的玩家;

更多的電競賽事希望能加入《絕地求生》以獲得更多的關註;

……

這還僅僅是自然傳播產生的成績,而且這700萬的數字還在不停增長,沒有絲毫減弱的趨勢。

更重要的是,steam平臺的中國地區安裝數量在2015年還是600萬左右。在2016年媒體們驚呼steam國區瘋狂生長時,大概增加到了1100萬左右——然而到今年的7月,這個數字已經突破了2000w,毫無疑問主要的增長動力就是來自於《絕地求生》的用戶。

前面提到過,steam平臺的大部分遊戲都是單次購買的付費遊戲,而非國人熟悉的免費網遊模式。但這種新模式下,遊戲種類更豐富,而且有完善的分類定制推薦、評價、付費方式,甚至支持限時退款。

雖然現在STEAM平臺在國內的合法性還有一定問題(這個平臺並沒有正式被引進或者代理),但是這就好比會所里來了一位新技師,金發碧眼前凸後翹還自帶一手“吃雞”的絕活。盡管花名冊上還沒有她的名字,找她的客人也不算多,但是代表整個會所戰略高度的頭牌1號技師必然也要有所行動了。

今年9月,騰訊通過各種渠道成功入股藍洞公司的消息傳來,此時塵埃落定,拿下代理已經是順理成章。於是,大家又開始紛紛猜測騰訊是不是要繼續惡意收購藍洞,國服“吃雞”和steam“吃雞”怎麽兼容等等……

其實,這些都是典型的太監の急。現在騰訊已經在這一塊空白上點下了自己的一顆棋子,這就已經足夠了:

此後,如果“吃雞”火爆到了甚至產生了顛覆國內遊戲市場的威力,那騰訊只需要迅速國服公測,依靠不用買加速器的實惠和騰訊自身的推廣營銷能力,這些玩家遲早還是歸騰訊;

如果“吃雞”沒有火起來,或者遇到了近期風傳的“政策限制”,那騰訊就按兵不動即可。反正前期投入的成本對於騰訊來說根本不疼不癢,騰訊也不缺這一兩個產品,這樣的手段騰訊早就用在很多其代理的國外大作身上了。

 

手遊“吃雞”大作戰

《絕地求生》代理大競猜揭曉之後,接下來出現了一個新的議題:《絕地求生》會不會戰勝《王者榮耀》。

 

要說起來,這個問題真是有夠無聊。一邊是偷偷帶手機上學逃歷史課的小學生,一邊是甩大幾百出來就為“擁有遊戲數量+1”的高逼格steam宅,他們中間至少隔著廣大的一整個中國遊戲市場。他們之間要想相互產生影響,那真除非馬化騰去養豬才有可能。

所以說,這個問題的提出和傳播,必然背後有推手,估計就是最近爭先恐後的幾款國產“吃雞”手遊。

截止到上周,已經有四款重現“吃雞”玩法手遊大作上線。很多PC黨骨灰級“吃雞”玩家對這些手遊表示不屑,畢竟這麽短的時間內而且在手遊這種平臺上,要想重現一個頂尖PC次世代遊戲大作的品質幾乎是不可能的。知名鬥魚女主播“雪MM”在尬推一款“吃雞”手遊時甚至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

這些手遊雖然倉促粗糙,但是自個兒的產品當然怎麽看怎麽好。這些“吃雞”手遊制作者們(至少是投這些項目的人),大多寄望自己的產品能像《王者榮耀》之於《英雄聯盟》一樣,也一躍成為手遊多人射擊遊戲市場的王者。

所以說,劍指《王者榮耀》的並非《絕地求生》,而是又一次在今年早冬寒風中瑟瑟發抖的國內手遊研發團隊們。面對如同《絕地求生》這樣的國外優秀大作頻出,國內資本又把遊戲完全看作互聯網穩定變現手段的情形下,有“吃雞”手遊做,至少也還是在做遊戲,也還有上位的機會。

無論《絕地求生》這樣名滿天下的爆款項目也好,山寨手遊也好,付出的心血都是一樣珍貴的(寫到這里,不禁腦洞想起饅頭大師筆下的中國近代洋務運動了……)。

願他們都好運!

遊戲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