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1127/166183.shtml

俞敏洪、張邦鑫寧有種乎?我們尋找100家新教育企業
火柴盒觀察 火柴盒觀察

俞敏洪、張邦鑫寧有種乎?我們尋找100家新教育企業

初出茅廬的教育創業者,似乎也面臨著必然選擇:血液里或多或少要流淌著“新”或者“好”。

不好意思,說這句話時我沒有慎重考慮。但慎重考慮後,我還是會這麽說。

——俞敏洪、張邦鑫寧有種乎?

在我學生時代,有兩位讓我熱血沸騰的勵誌大佬。一位是新東方的俞敏洪,一位是阿里巴巴的馬雲。

2016年,在中國企業家俱樂部組織的一場《十人看十年》論壇上,俞敏洪和馬雲同臺演講。俞敏洪羞澀而自信地說:“一百年後,教育一定在,新東方也一定在。”

馬雲上場後,直接懟道:“俞敏洪犯了兩個邏輯問題。第一,一百年後,教育一定在,新東方不一定在;第二,可能用不了一百年。”我看到了俞敏洪在臺下尷尬地笑。當然,馬雲的其它觀點似乎也得到了俞敏洪的認同,“推翻BAT三座大山,把“地主”弄死,農民也不一定富起來”。彼時,俞敏洪內心深處,應該也懷疑而堅定地認為“把新東方扳倒,初創教育企業也不一定能起來”。

當然,我並不同意這兩位大佬的觀點。

如同互聯網創業者面前的“BAT”,新東方、好未來則是教育創業者面前的兩座大山。初出茅廬的教育創業者,似乎也面臨著必然選擇:血液里或多或少要流淌著“新”或者“好”。

1978年,俞敏洪高考打敗仗後回到家里餵豬種地。俞敏洪頭次高考敗績很慘,第一年英語33分,第二年英語55分。但他沒有放棄,堅持考了三年後,進入北京大學西語系。

後來的故事,婦孺皆知。俞敏洪從提著漿糊筒在中關村電線桿子上貼托福培訓小廣告,一躍打造出市值150億美金的新東方。

2003年春天,“非典”爆發。俞敏洪的北大師弟張邦鑫從輔導軍隊大院的子弟出名,然後成功複制俞敏洪的故事,於2010年將好未來(也就是學而思)送入紐交所。

至此,“一新一好”占山為王,教育版圖的“楚河漢界”基本定型。

之後,為了更好更安全地生存,教育巨頭開始做生態,初創小公司則要爭取成為生態的一部分。無可厚非。

當然,我們都知道這不是end。

近幾年,掌門1對1、學霸君、VIPKID、輕輕家教、作業幫、猿題庫、瘋狂老師、一起作業、學樂雲、乂學教育等一大批後來者,以追風逐電之速度摧營拔寨,向“新”、“好”看齊。

其中VIPKID成立不足4年,2017年目標營收預計將達50億元。這是中國教育兩大楷模級公司——新東方和好未來歷時十幾年才達到的成績。

於此,我們發現了“新教育創業者”的能量,以及教育創業美好的未來,這個未來可能屬於巨頭,也可能屬於創新公司,重要的是它有著無限可能。

於是,創業黑馬(創業家&i黑馬)順應時勢,推出教育產業垂直新媒體平臺——“火柴盒教育”。這個平臺將連接創業者、投資人、產業人群,攜手走入新的教育產業未來。

“火柴盒觀察”已聯合(排名按首字母順序)豐厚資本、GGV紀源資本、黑馬基金、洪泰基金、藍馳創投、藍湖資本、藍象資本、梅花天使創投、青桐資本、清流資本、頭頭是道基金、星河互聯、熊貓資本、英諾天使基金、元璟資本、真格基金、北京左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等20余家資本機構,將用一年時間,尋找教育產業中100個新興明星公司,描寫他們的創業故事、總結他們的方法論,把近年來新教育產業的“產業先進性”記錄在波浪壯闊的教育產業史中。

聯合資本機構1

致敬我年少的也是一直的偶像們。時至如今,我依然承認新東方、好未來等巨頭仍是偉大的公司,俞敏洪、張邦鑫等大佬的故事也依舊精彩和富有感染力。

然而,未來已來。

火柴盒觀察編輯部

2017年11月

 

歡迎創業者、投資人、產業人士

關註“火柴盒”與我們發生連接

火柴盒 教育 新教育 新東方 好未來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