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1127/166174.shtml

共享單車三大迷局:人沒了,車沒了,錢沒了!
智東西 智東西

共享單車三大迷局:人沒了,車沒了,錢沒了!

燒錢燒出一片天的共享單車,已有近半年沒有傳出重大融資消息。

作者 ✎ origin

酷騎單車的線下押金退還點關閉了,想退錢?萬人守著三個熱線電話打。

小藍單車CEO李剛的父親現身了,想要債?我給你打工。

接盤俠拜客科技出現了, 不不不別誤會,人家就是幫著運營一下,不退押金。

共享單車行業這兩天的戲碼,已經演成了一出家庭倫理劇。而背後,身份不明的接盤者、去向存疑的單車、不知何時才能退的押金,編織出一幕共享單車迷局。

蛇吞象接盤俠之謎

11月8日,深陷押金風波的酷騎單車將其140萬臺單車委托於拜客出行管理運維。

11月16日,同樣被退押金難問題推至風口浪尖的小藍單車李剛發公開信,表示總計投放了60萬臺車的小藍單車未來運營將由拜客出行代理。

半個月之內,一家名不見經傳的“拜客出行”成為了兩家處於崩潰邊緣共享單車的大救星,似乎要使總計200萬臺共享單車重新煥發生機。

拜客出行是一家四川的共享單車運營商,其公司名稱為“拜客科技”。而“拜客出行”本身還是廣東一家共享單車公司的名字,此事的發酵還讓其小小地蹭了一波熱點。為了以示區別,下文都將用拜客科技稱呼這位”大救星”。

聯系到酷騎單車CEO高唯偉對外聲稱的“四川一個集團公司,已同意以10億元價格全面收購酷騎,並將負責處理好酷騎後續押金退款事宜”,苦等押金而不得的酷騎單車用戶,似乎迎來了春天。

然而拜客科技的聲明澆熄了用戶的希望之火——只負責運營管理,不負責退押金。同樣,從李剛公開信的字眼中,也可以看出,拜客科技扮演的是一個管家身份,而不是要收了後者的大金主。

車東西記者嘗試使用了其上線的微信小程序“拜客出行”。此前在酷騎繳納了押金的用戶,在新平臺將獲得免費騎行年卡以及會員身份(相當於押金)。非酷騎押金用戶則需要花29.9元購買一個會員身份才能騎行。

微信圖片_20171127105319

值得玩味的是,拜客科技代理酷騎進行運營,然而僅憑繳納了押金就向後者的用戶提供全年免費騎行服務。這種一上來就完全造福用戶的做法,在共享單車行業人人自危的今天,儼然是活雷鋒了。問題是,這樣做的好處是什麽?以及,能不能兌現?

此前媒體的實地探訪,說明了拜客科技只是個小公司——它在成都市高新區天府三街新希望國際B座27層的辦公室,只約50人的工位,坐了10余人的辦公室。

這樣體量的公司,不說扛起酷騎、小藍的百萬臺單車,就是要支持十萬量級臺共享單車的運作,都無法做到。

更早之前,拜客科技還有不少“黑料”。今年早些時候,拜客科技入局共享單車,在四川綿陽投放了6000輛“熊貓單車”,隨後在6月因為押金退還緩慢被媒體曝光。該公司的之前的工商註冊地址,也被曝是虛假地址,並因此被列入企業異常經營名錄,直到11月22日,其地址才變更為現在的辦公處。

該公司員工還透露,創始人與領導幾乎不曾在公司露面,公司管理層也並未在媒體上發過聲。在工商信息系統中,顯示公司只有“趙誌華”與“謝秀珍”兩個股東,分別占股80%、20%。

種種負面消息堆積,加之管理層隱身幕後的神秘感,使得拜客科技看起來並不那麽靠譜。

事實證明,“拜客出行”的服務不可用。車東西走遍了方圓200米的範圍,試圖通過“拜客出行”找到可騎行的酷騎單車,然而其顯示在地圖上的11輛單車,我們一一尋找,都未在線下發現車輛身影——這說明拜客科技在於酷騎的線上數據對接上,顯然存在問題。同時,拜客科技此前只在四川省內開展過業務,下一步要如何快速在全國各地組建起運維隊伍,來運營維護這200萬輛單車,也是個巨大的問題。

微信圖片_20171127105324

實地調查後發現,圈內11處地點均無酷騎單車身影

只能看、不能用的拜客出行,顯然也讓酷騎的老用戶們產生了懷疑,在購買拜客科技的會員時,微信小程序彈出提醒,已有數十人將其小程序列入詐騙名單。

微信圖片_20171127105329

看得出來,拜客絕非酷騎與小藍單車的救星。那麽一家自己都在押金上出過問題的共享單車公司,究竟憑什麽接下酷騎與小藍的巨大爛攤子?

分析認為,這是酷騎與小藍單車的拖字訣,由一家第三方公司代其提供運營服務,可以讓其幫助分鍋,轉移視線,降低用戶集中退押金的壓力。而口碑尚存的小藍單車,或許還能因此茍延殘喘,保住品牌。

然而完全不可用的“拜客出行”服務,使得酷騎、小藍的委托代運營成為又一個笑話。被押金風波傷害的消費者,已經經受不起一個新的騙局

車輛去向之謎

在多家共享單車企業陸續倒閉的過程中,數十萬乃至上百萬輛單車開始淪為這場商業戰爭留給社會的棄兒。那麽它們究竟到哪兒去了,最終會被如何處理?

此前倒閉的悟空單車、3V bike由於體量較小,“倒了就倒了”,車輛要麽被偷、要麽主動送人。但對於酷騎與小藍來說,數十萬乃至上百萬輛單車,價值數億元,是其重要的資產,也是投資人的真金白銀,不可能拿去做慈善

然而事實證明,酷騎與小藍單車無法退還單車加之運維團隊已經解體,使得人性之惡在利益受損的用戶中悄悄滋長。

在北京,道路上零零星星還能看到小藍單車,但管理團隊的解散使得其進入了無人運維、不可使用的狀態。

微信圖片_20171127105335

無人管理的單車成為了無主之財。為了挽回押金上的損失,已經有用戶選擇將小藍單車搬回家抵債。有一部分用戶發帖稱,已經搬了一輛小藍單車回家,作為其押金的抵扣;更有用戶已經對小藍單車的鎖具進行了暴力拆卸,將其作為了私人車輛。

微信圖片_20171127105339

放在此前,這當然是為人所不齒的行為。但現在,用戶被拖欠押金在先,扣車也是情有可原的無奈之舉。

但民商法學者楊林告訴車東西,共享單車用戶的這一止損行為其實含有法律風險。由於目前酷騎、小藍單車的經營主體尚存續,其名下的共享單車仍然擁有產權,用戶搬走其單車或將侵犯兩家公司的財產所有權。並且,由於單車成本(超過300元)明顯高於押金數額(199元),所以用戶搬車的性質容易定性為財產侵占而不是止損行為。

不過就目前來看,執法者無論是對酷騎、小藍的拖欠押金行為,還是對用戶的私占單車行為,都還沒有采取進一步的約束行動。如若沒有被收購,小藍與酷騎將大概率進入破產清算程序,作為公司主要資產的單車將會被拍賣用於償還債務。而繳納押金的用戶並不屬於債權人,一旦走入破產程序,其償付優先級很可能將排在最後。

行業損失之謎

酷騎、小藍、小鳴,二線共享單車企業齊刷刷倒了一片,留下的除了一地狼藉的單車,還有被鎖在這些單車中的投資,以及用戶的押金。

酷騎聲稱由於有金融公司輸血,所以此前並未向外部資金尋求幫助,在經營過程中,其總共投入了9億元;而小藍單車則有一筆4億元的融資;小鳴單車的融資加起來也有數億元。目前這些逐步宣告離場的共享單車項目累計吸納的資本也已接近20億。

結合單臺車的成本與投放量,我們可以大致估算出這些二線玩家在單車上投入了多少。自行車行業內人士告訴車東西,共享單車企業在宣傳其單車成本時進行誇大是普遍現象,其實際成本通常至少會在對外宣稱的價格上“腰斬”,最終落在300-700區間。

例如小藍單車,早前其聯合創始人陳懷遠宣稱,一輛單車成本是1000多一點,而實際情況則會是500左右。

不過小藍在單車成本說法上還算比較統一,酷騎則沒個準。其CEO高唯偉在接受采訪時前後稱其單車成本為700元,400元,而新華社文章指出的價格,則是650元。根據酷騎單車的產品情況來看,400元成本更符合實際。

微信圖片_20171127105346

相較小藍,酷騎單車明顯廉價許多

微信圖片_20171127105350

李剛宣稱小藍單車投放了60萬臺單車,高唯偉則稱酷騎投放了140萬臺,乘以價格,兩者在單車硬件上投入的成本分別為約3億元和5.6億元

如果上述車輛規模數據靠譜,這些項目則在車輛投放上散盡近10億元。而這些金額並不完全來自於投資,其中相當部分是仍然欠於供應商的貨款。

加之高昂的運維成本、各色的宣傳活動,小藍單車即使在挪用用戶押金的情況下,仍然欠供應商2億貨款;酷騎單車這邊,同樣也欠有2億貨款。

作為受傷的另一方,用戶則損失了押金。就在昨天,揚子晚報頭條刊載新華社的消息稱,根據芝麻信用提供的數據,用戶押金損失已經超過10億元。雖然金額計算的詳細信息沒有公布,但也說明了共享單車押金問題嚴重程度已經遠超人們預期。

微信圖片_20171127105355

如果這些錢沒有退回給用戶,那就將是用於填補供貨商的窟窿。

正是因為這樣的現象,昨日交通運輸部新聞發言人吳春耕也回應稱,“交通部對共享單車企業倒閉及押金難退問題高度重視,密切關註跟蹤有關情況,指導地方交通運輸部門,在當地黨委、政府統一領導下,聯合相關部門妥善應對處置,提前采取針對性措施,防止出現相關風險”。然而這些錢早就化作停在路邊吃灰的停運單車,已經用戶免費騎行時的春風得意,還有那些表面光鮮的公關活動。

這筆資金究竟能否回到用戶手中,目前仍沒有答案。

共享單車倒閉潮已淹到ofo腳跟

在新一輪的共享單車倒閉潮中,曾經自稱第三的酷騎、小藍相繼停止運營,超過200萬輛單車淪為僵屍車,過10億資金打了水漂。沒有提出解決方案的他們,綁架了種種資源以及用戶的押金,最終留下一個個待解的迷局。

加之小鳴單車,共享單車行業二線以下陣營,已有6家宣告死亡,一時間哀鴻遍野。

就在今日,作為行業雙寡頭之一的ofo,也被傳內部管理層出現問題,滴滴系高管集體休假。提攜ofo的重要投資人朱嘯虎,則在急吼吼地喊著行業兩強需要合並。朱嘯虎連續嚷著要“求和”,滴滴派駐高管的集體休假,是不是資本離場的征兆?創始人戴維是否還能掌控全局?這些問題都暴露出看似穩定的共享單車頭部兩強,ofo已先顯出危機。

燒錢燒出一片天的共享單車,已有近半年沒有傳出重大融資消息。寒冬將至,資本不再狂熱的共享單車,已經先行凍結一批。摩拜與ofo兩強,是抱團取暖,還是憑借自身的厚實耗竭對方?無需太久,答案就會揭曉。

共享單車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