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1127/166173.shtml

老板陳冠希
創日報 創日報

老板陳冠希

沒有人能讓我輸,除非我不想贏。

作者 | Sue

授權發布 | 創日報

最近陳冠希又上頭條了,這次不是因為女人。

而是因為他的生意。

第二屆紐約中美發展論壇上,陳冠希作為CLOT創始人在臺上演講,一頭小辮講的居然是中國制造。

微信圖片_20171127103725

跟他一起演講的是人工智能三大教父之一,Facebook的 AI 實驗室負責人,矽谷知名孵化器500 startup的合夥人,還有前佳士得首席企業社會責任官。

講的都是神經網絡技術、企業社會責任、創投獨角獸。這跟大家印象中的陳冠希,畫風完全不搭邊。

微信圖片_20171127103730

但其實2003年左右,陳冠希就成立了CLOT, 當時還是李寧、361度、中國喬丹當道的時候。

CLOT店一上新,年輕人的眼睛都紅了:還在念書小孩排隊等進店,一件500美元的T恤買起來毫不手軟。

微信圖片_20171127103735

他不僅生意做得風生水起,作品更是一部賽一部火:《頭文字D》、《無間道》,hip-hop專輯常常一打榜就高高掛起,不給別的歌手活路。

但那件事之後,他卻一路銷聲匿跡。明明微博比吳亦凡的粉絲還多,卻幾乎不再露面。

就在很多人好奇他到底去哪了、在幹什麽的時候,他就手捧著年賺1000多美金的公司CLOT,告訴你他回來了。

偶像已死,現在他是潮牌老板陳冠希

很多人都以為陳冠希的人生轉折點在艷照門,其實應該是他的公司CLOT。

微信圖片_20171127103742

如果沒有這個牌子,他父親生意不景氣時一家人可能差點流落街頭;如果沒有這個牌子,10年前的那場醜聞之後,他可能無地可去,無事可做,也可能再無今天的陳冠希。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CLOT早在2003年就成立了。那時正是陳冠希當紅的時候,他就已經深埋了不安全感:名聲不靠譜、女人不靠譜,只有生意最安全。

微信圖片_20171127103747

同年,陳冠希和發小潘世亨來到東京,認識了“原宿教父”藤原浩。當年的東京已經是整個亞洲最潮的地方,新貨一來就能一呼百應,而香港卻連一家潮牌專賣店都沒有。日本一件700港幣的衣服,倒手到香港能賣3000多。

藤原浩帶著陳冠希在日本的街頭晃了3個月,等要送冠希走的時候問了這麽一句:“你這麽喜歡衣服,為什麽不自己去開店?”

微信圖片_20171127103751

營銷大師格萊德威爾有這麽一句話:“如果一件事情你第一個做,就有99%的成功幾率。”碰巧陳冠希特別喜歡這句話,於是回去就在銅鑼灣開了一家自己的潮牌店JUICE。

本來陳冠希的父親給了他50萬港元作為啟動資金,意思就是給兒子隨便玩玩,還給他潑冷水:“你勸你去買個房子,不要開店,因為一定會失敗。”

沒想到那件事之後,陳冠希銷聲匿跡,想抓住最後一根稻草一樣開始專心打理生意。CLOT開到今年14 個年頭,9間潮店分布在香港、臺北、上海、北京、成都、長沙、洛杉磯、巴黎。

微信圖片_20171127103756

生意越做越大,除了音樂、時裝及設計外,CLOT還經常參與一些公關顧問工作及籌劃活動。活生生把自己從一個潮牌發展成了一家集團公司。

這也難怪CLOT集團已經連續好幾年年收入超過1000萬美金了,今年年初還拿了虎撲體育一筆數千萬元融資。同時,他在國內的一家新公司INNERSECT,也確認在6月完成的千萬級融資。

但和不少明星潮牌三五年夭折的命運相比,CLOT 與大牌聯名無數,還成了國內唯一一家入駐天貓旗艦店的潮牌,創下了上線2秒,陳冠希同款T售光的記錄。

你只需要不時抽空瞄一眼潮流資訊,CLOT 一直都不缺聲量。

立足中國風

14年後站在國際論壇上談中國制造

2003年從日本回來,陳冠希就想得很清楚,CLOT就是要將歐美街頭文化移植到中國,並將其變成一種潮流。

但美國有街頭,日本有原宿,中國有什麽?陳冠希腦中白光一閃——中國風。

陳冠希其實出生在新加坡,從小父母離異,父母給了他很多錢,卻沒有人是真的陪在他身邊。19歲那年回香港度假的陳冠希感受到了鼎沸的香火氣和人氣,讓他一見如故,最後執意留下獨自生活。

微信圖片_20171127103803

而準備開始設計聯名款後,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將香港街頭常見的中國元素加進去。而且他還不只是加一點中國風的標簽,而是真正去摳細節。

於是就有了2006年CLOT與NIKE合作的第一款鞋“Kiss Of Death ”, 鞋底和鞋墊上都印有中醫的腳底經脈圖,鞋盒仿造中國古書設計。全球只賣500雙,有市無價。

微信圖片_20171127103809

另一款1World Air Force 1的鞋盒更惹人矚目,是過年家家戶戶都用的六角糖果盒。鞋面是雙層設計:表面是紅色絲綢的料子,里面是印有品牌圖案的深啡色皮革,但是至今沒人舍得撕開過。

微信圖片_20171127103814

這兩款單品一下子奠定了江湖地位,於是一發不可收拾。

之後,CLOT將中國風延續到了日本涼鞋品牌SUICOKE。簡單的一雙鞋,卻搭配了茶具、玉佩、羅盤、古裝書等器物。真正將中國文化是深入骨髓、溶入生活,而不僅僅停在表面。

微信圖片_20171127103819

街頭巷尾的小食也出現在了T恤上,“老細,一碟幹炒牛河唔該。”

微信圖片_20171127103824

而唐裝這一華人的代表更是在他的設計中,被運用的出神入化。這款與大神Nigo的品牌Bape聯名出的迷彩唐裝,是當年淘寶上假貨販子最喜歡炒作的一款。

微信圖片_20171127103829

可以說,每一次聯名,CLOT都在無所不用其極地將中國文化交融進去。沒有 CLOT,誰也不會想到中國風可以這麽玩,至此CLOT被封國潮第一牌。

但其實封神這並不是他的最初目的。從小時候的孤身一人來到香港,到10年前在中國受萬人唾罵遠走洛杉磯,他始終沒有忘記自己是個中國人。

微信圖片_20171127103834

而他把用中國文化做內核的CLOT帶到了美國,帶到了巴黎。還在巴黎時裝周玩起了快閃店、簽售活動,以及街頭時裝發布會。

微信圖片_20171127103838

曾經,我們腳下的這片土地上只有名牌沒有潮牌,只有土豪消費沒有亞文化消費。

是他的CLOT,給一大撮在都市街頭生活和遊蕩的年輕人,普及了另一種消費方式,並憑己之力將一種叫中國風的潮流玩法帶去了國外。

然而他卻在紐約大學的演講中說:“不要忘根。”

依舊狂,但真的不一樣了

很多人都很哈陳冠希,一是因為他潮,二是因為他狂。

但10年前那場意外,那麽狂的人面對千夫所指,只說了一句話:那些說我屁都不是的人,我就是要做給你們看。

於是他閉門不出,一門心思撲在生意里。工廠自己跑,渠道自己談,坐在地上改版式、選布料、定方案,常常一坐就是一天。

在VICE給他拍的紀錄片里,他的美國合夥人曾說,第一次見面我沒有去網上搜他,只是覺得這個年輕人很不錯也不裝逼,後來才知道,原來他有這麽大的影響力。

微信圖片_20171127103844

但他還是藏不住狂的那一面。10年前剛和Nike談生意時,對方就說:“你們中國的公司就是 cheap 就是沒品質。”陳冠希反問,你們的鞋子一半是中國生產的,你在開玩笑?

於是他花了10年時間,來提高“ 中國品質 ”。但在潮牌漸漸在中國流行之後,Supreme進來了,Babymilo進來了,國內卻一頓亂抄。猩猩頭換成貓貓狗狗,logo稍微改一改,換成Superme。

他氣,他本不屑於抄任何國外的東西。就像前段時間他公開diss余文樂,就是看不慣模仿痕跡太重。

微信圖片_20171127103849

他要和其他的品牌不一樣,別人是抄創意,再做個更垃圾的版本,而他卻是要學習。

他深知Supreme的內核是美國街頭文化,不是說中國改個logo就能抄到的。所以將中國文化變成CLOT的內核,讓別的國家也抄不去。

他還說,

不能因為“中國 ”這兩個字,就放低評價標準。一件好產品會自己證明自己,而無需強調它產自哪里。

也不要變成那種“投機 ”的人,看到一些新產業很熱很賺錢,比如嘻哈或者創業,就想著進去撈一筆就走。那我對你的一生,會感到很遺憾。

最開始人們不一定會理解你所表達和追求的東西。但如果你有一個好的想法,人們早晚都會跟隨你的腳步,賞識你的想法。

如今他已經37歲了。但其實,現在的他才更知道自己是誰:既沒有被8年前的那件事綁架,也沒有別自己的狂拖累。就像他洛杉磯的同事說的:He knows his shit.這種能hold住一切的叼,才是真的叼炸了。

沒有人能讓我輸,

除非我不想贏。

陳冠希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