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1127/166171.shtml

原來紅黃藍的高管早已洞穿了一切
花兒街參考 花兒街參考

原來紅黃藍的高管早已洞穿了一切

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是那些聰明人,做錯了過程,卻總可以說對結果。

作者 | 林默

授權轉載 | 花兒街參考

告訴你們一個好消息,以後紅黃藍也不好雇傭便宜勞動力了。

幾年前,我還在雜誌社做商業記者的時候,采訪了一位商業大佬,當時他的公司因為一些負面新聞,正在美股被做空。

我問他“面對這些風浪,作為一家公司的領軍人物,最重要的是什麽”。

他想了想說“是洞穿禍福的眼光”。

幾年後,當年那些負面傳聞背後的真相依舊撲朔。但是這也不重要了,因為人們早就把這一切忘得幹幹凈凈。

在警方公布對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調查結果的24小時前,紅黃藍開了個投資者電話會,公司CFO魏萍在回答投資者提問時回應說“警方的調查最壞的結果將是,這次的事件會被認定為一起獨立的,紅黃藍旗下一個項目的員工做了壞事”。

她對這個最壞的結果,預測的十分精準。

平安北京昨晚發布的調查結果說,涉事幼兒園教師劉某某(女,22歲,河北省人)因涉嫌虐待被看護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微信圖片_20171127101802

這樣“獨立的壞事”,僅在公開媒體的報道中,紅黃藍就“獨立”發生過三次。

2015年11月,吉林省四平市“紅黃藍”幼兒園被曝出虐童醜聞,4名教師多次用紮刺、恐嚇等手段虐待被監護幼兒。

2016年10月26日,四平市鐵西區法院判處四名被告人二年六個月至二年十個月刑期。

微信圖片_20171127101808

面對這樣的刑期,有兩位被告都覺得處罰的重了,她們提起了上訴。二審的結果是,維持原判。

2017年4月,網絡上流傳出一段幼兒園老師推搡、踢打孩子的視頻。曝出的其中一段視頻顯示,孩子們在上課時一老師突然走到其中一名孩子身後,用腳踢孩子後背。據北京青年報的報道,該視頻的涉事幼兒園為紅黃藍幼兒園大紅門分園。

那次事件後,紅黃藍的表態是,“對於此次大紅門村辦委托管理幼兒園暴露出的管理問題,我們一定深刻反思,認真整改,依法處理”。

在道歉聲明中的“深刻反思、認證整改”7個月後,級別升級的虐童事件再現北京。

但這些都被定義為“獨立的壞事”,與紅黃藍迅速擴張的加盟模式無關——

公開資料顯示,2014年-2016年,直營幼兒園數分別為50、62和77個,而同一時期,加盟幼兒園的數量分別為66、111和162個。截止2017年6月30日,加盟幼兒園的數量為175個。而加盟親子園則增長更快:2014年為487個,此後兩年分別為597個、772個,2017年年中為845個。

微信圖片_20171127101814

加盟幼兒園的增長速度遠高於直營園,因為主打愛心文化“一切為了孩子,為了孩子的一切”的紅黃藍,憑借其被信任的品牌價值,高大上的硬件標準,可以向加盟商收取遠高於同行水平的加盟費和管理費、教師培訓費、教育用品采購費palapala。

這些壞事是“獨立的”,與紅黃藍對老師的篩選無關;與幼師每天要與數十個熊孩子打交道,每個月收入卻不及一名孩子單月的學費,可能引發的心理失衡無關。

壞事是獨立的,是個體的,是要與這個上市公司賺錢的故事切裂因果的。

這個故事最憂桑的結果,不是紅黃藍自己將其定義為獨立的壞事,是今天憤懣的人群,早晚要催眠自己,這只是件獨立的壞事。

我的一個朋友,每天都把孩子送到紅黃藍幼兒園,包括事件發生之後的每一天。

我問她,會換一家幼兒園嗎?她苦笑說,“當時花那麽多錢買這套房子,重要的考慮因素,就是旁邊有紅黃藍。換又能換到哪兒去”。

只能選擇原諒她,因為不原諒你還能做什麽呢?

有業內人士預測說,在出了這樣的事情之後,北京幼兒園的準入肯定會再收緊,新開幼兒園會很難。

在趣店羅敏回應一切後,監管政策的變化,讓現金貸行業整體陷入了重大的不確定性。有意思的是,率先抱到了螞蟻金服的大腿、上市融資的趣店,註定會成為在監管政策變化後,可轉圜空間最大的一家。他惹起的這次禍端,讓他的同行更加難受。

而燃起了萬里烽火的紅黃藍,可能面對的是一個更寬松的競爭環境。

微信圖片_20171127101821

在即將到來的明天,你們會看到,家長們堵著車,在忐忑中自求多福,依然把孩子繼續送進紅黃藍。不過北京的家長可以放心一點兒,畢竟北京以後不太能找到,工資那麽低的外地人來工作了。

在一年半載後,你們會看到,這家公司營收並沒有大幅下滑。它的股價終會伴隨著人類的遺忘曲線,走回曾經的高點。

至於那位準確預測了“警方的調查最壞的結果將是,這次的事件會被認定為一起獨立的,紅黃藍旗下一個項目的員工做了壞事”的公司CFO魏萍,她的職業生涯,曾服務過新東方、正保遠程教育、紅黃藍這三家教育行業公司的上市歷程,她也許可以因為陪伴這家公司度過了危機,刷出新的職業高點。

在斷定了這是個獨立的壞事時,紅黃藍還宣布了5000萬美金的公司股票回購計劃。對於這個故事能不能繼續賺錢,作為商人的她們確實有“洞穿禍福的眼光”。

微信圖片_20171127101826

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是那些聰明人,做錯了過程,卻總可以說對結果。

紅黃藍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