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8-01-09/1181065.html

每經影視記者 陳耀霖

每經編輯 杜蔚

最近,娛樂圈的新聞狂轟濫炸。即使不關註娛樂圈的人,也應該認識PG ONE了。這個本來以嘻哈音樂出身的歌手,如今與“睡嫂子”、出軌、吸毒、侮辱婦女等字眼聯系在一起,並被多家黨媒點名批評,可以說形象幾乎崩塌。

藝人“出事”,損失慘重的不僅僅是自己,還有背後的公司和客戶。以PG ONE為例,自己本身在地下音樂界摸爬滾打多年,從大紅大紫到形象坍塌,僅僅不過半年的時間。現在又連累了“大哥”“嫂子”賈乃亮和李小璐,令人唏噓。

▲2017年年底PG ONE曾發微博感謝姐夫賈乃亮和姐姐李小璐的照顧(@紅花會PG_ONE微博/圖)

作為《中國有嘻哈》雙冠軍之一的PG ONE形象徹底崩潰,也給快速發展中的中國嘻哈界一個巨大的警醒。實際上,有著類似PG ONE作品的Rapper不在少數,如今嘻哈歌手逐漸“從地下到地上”走進大眾視野後,他們應該如何維護自身形象,代言公司又該如何選擇藝人,值得深思。

PG ONE 代言了多少品牌

在“出事”之前,PG ONE是眾多商家的寵兒。

據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不完全統計,雅詩蘭黛、寶潔、oppo、禦泥坊、麥當勞等公司,在PG ONE走紅後都與其有合作。

其中,去年9月份,時尚芭莎和雅詩蘭黛的合作企劃,找到PG ONE代言口紅,引發了一波輿論反響。此後,PG ONE又和寶潔合作,在雙十一時成為“寶潔嘻哈店長”,該廣告還登陸了紐約時代廣場。

▲時尚芭莎微博截屏

隨後,OPPO 手機又和PG ONE有廣告合作,OPPO放出文案“你用一個夏天認識我,我卻用了23年成為 PG ONE ”成為微博熱搜話題。PG ONE也專門為OPPO手機出了一首歌。

此外,PG ONE走紅之際,還簽約摩登天空,為《蜘蛛俠》《英雄聯盟》和《大唐無雙》唱過推廣曲,從美妝產品、日用品再到電影遊戲,PG ONE的商業合約可謂拿到手軟。

如今,代言藝人形象崩塌,客戶方面顯然損失慘重,不僅僅是代言費損失,還有品牌形象、戰略口碑的負面影響。記者註意到,在PG ONE出事之後,雅詩蘭黛、麥當勞等代言商緊急下架多個廣告,並迅速刪除相關微博,代言視頻、歌曲也均已經無法播放。

▲PG ONE的廣告登陸紐約時代廣場(寶潔微博截圖)

有業內人士告訴每經影視(微信號:meijingyingshi)記者,有涉及代言的公司正在與PG ONE方面談判解約,並就其近期曝出的一系列負面事件是否涉嫌違約進行商議,不排除未來有索賠的可能。

除了PG ONE之外,受到影響的顯然還有李小璐和賈乃亮。李小璐在新浪微博擁有4000余萬粉絲,微博顯示,李小璐親自打廣告的產品就包括“Let’s diet”秋褲、“親潤”護膚品等。

此前,李小璐曾於2012年擔任“瑞大福”珠寶品牌擔任形象代言人,一年期限的代言費為100萬元。如今受到被曝“出軌”事件的影響,李小璐、賈乃亮夫婦的各種代言想必也會受到極大的影響。

嘻哈應如何走向商業

在種種負面事件之後,損失的不僅僅是PG ONE和賈乃亮夫婦,可能還有中國嘻哈樂的形象。

近期,在原定於1月6日晚《中國有嘻哈》的長沙演唱會籌備中,長沙體育館門口的演唱會海報PG ONE就直接被糊上了人工馬賽克。演唱會舉辦單位發布聲明稱“原定演出嘉賓之一PGONE因不可抗力因素無法參加演出”,又一度成為一波熱搜話題。

PG ONE被糊上了人工馬賽克(@八哥專用微博截圖)

有人指出,這次PG One連續的負面事件,或許對中國嘻哈樂進行一次洗牌,讓中國嘻哈音樂人認識到問題的所在,對於嘻哈如何走向商業,業內也應該有更加清晰的思考和轉變。

實際上,中國的嘻哈音樂人,在走紅之前大多沈寂於“地下音樂圈”,部分作品偏激露骨,只是因為傳播範圍小,而沒有受到大眾關註。例如PG ONE備受批判的低俗歌曲和侮辱藝人事件,就均發生其成名之前,只是因為被曝“出軌”事件後,突然獲得大量關註,而重新被媒體和粉絲“挖”出來,導致其形象瞬間崩塌。

因此,像PG ONE一樣有著“黑歷史”的嘻哈歌手,其實不在少數。而隨著《中國有嘻哈》等綜藝節目的走紅,嘻哈音樂人越來越走進大眾視野,收獲了一波流量和商業代言,可以說和大眾明星已經無異。這種時候,藝人們應該如何處理自己的形象,實在值得深思。

▲第五屆中國網絡視聽大會上,愛奇藝的高級副總裁陳偉坦言《中國有嘻哈》大熱,催生嘻哈商業符號(每經影視記者 杜蔚/攝)

“地下的歸地下,商業的歸商業。” 有業內人士評論稱,地下嘻哈音樂人要急需發展,要做商業性的嘻哈人更要適應中國文化,找到面向大眾化的契合點。只有如此,藝人才能健康發展,而看上嘻哈音樂市場的公司也才能避免繼續“踩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