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8-01-11/1182139.html

___________.thumb_head

每經記者 唐 潔 每經編輯 曾健輝

在人才越來越成為一個城市發展重要因素的當下,在以北京、上海為代表的一線城市,戶籍、高房價和教育等門檻居高不下的同時,以南京、武漢和杭州等為代表的二線城市,卻正降低門檻,打響了一場人才爭奪戰。

1月4日,南京市發布《市政府關於進一步加強人才安居工作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強調,“要堅持多主體供給、多渠道保障、租購並舉,通過提供住房、補貼、政策等為人才量身定制安居方式”。《意見》顯示,研究生以上學歷及40歲以下的本科學歷人才憑畢業證書、技術(技能)型人才憑高級工及以上職業資格證書辦理落戶手續後,即可申請享受相應的住房政策。

對此,南京林業大學城市與房地產研究中心主任孟祥遠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作為南京市委的一號文件,《意見》的發布反映出南京對人才安居落戶的重視程度,相關購房以及租賃補貼政策出臺後,將幫助從高端人才到普通大學生基本實現住有所居。

多層次多渠道的人才安居

據了解,2017年4月,南京市政府出臺了《南京市人才安居辦法(試行)》(以下簡稱〈辦法〉),並於7月1日正式施行。目前,已有528家企業註冊、1126人申請。

除購房政策外,為高校畢業人才提供住房租賃補貼,南京對於人才安居辦法覆蓋範圍以內的高校畢業生,以個人名義申請租賃補貼由兩年延長至三年,標準不變,博士每人每月1000元、碩士每人每月800元、學士和技師每人每月600元。符合條件的可申購共有產權房。

《辦法》根據高層次人才劃分標準提供多種安居方式。其中A類人才實行“一人一策、一事一議”,原則上可在南京市選擇申購不低於200平方米共有產權房、免費租賃200平方米人才公寓、申領不少於300萬元購房補貼中的一種安居方式;B、C類人才可分別申請150平方米、120平方米的共有產權房或人才公寓,也可申領每月7500元、6000元的租賃補貼。

同時《辦法》也加大了對高層次人才使用住房公積金的支持力度。提取住房公積金支付房租的標準放寬到現有標準的2倍,購買自住住房的貸款額度最高可放寬到限額的4倍。

記者查閱人才劃分標準時註意到,A、B、C三類人才的申請門檻較高,而此次將人才購房政策調整為40歲以下本科畢業生即可購房落戶,進一步降低了購房門檻。易居研究院智庫研究中心總監嚴躍進分析稱,南京此次明確關註了落戶、就業等概念,實際上也是考慮到人才引入很現實的問題,允許本科以上畢業生憑畢業證就可以落戶,這顯然是落戶政策的較為優惠的地方。

嚴躍進認為,此前南京在購房方面也有類似的表述,但當時主要是對購房方面進行了放松,而現在甚至回避了購房的環節,直接明確落戶無條件的內容,具有積極的意義。對於此類規定,預計後續會加快部分人才在南京落戶。而落戶以後則對購房和租房等都會產生較為積極的影響。應該說這也符合當前各大城市積極發展,追求高質量的導向。

對樓市影響幾何?

據了解,南京於2011年2月份出臺了限購政策,並於2014年解除。根據易居研究院智庫研究中心提供的數據,2010年時,南京新建商品住宅平均庫存量約在342萬平方米;到2011年這一數字攀升至463萬平方米;限購後的2012年和2013年平均庫存量大約分別在570萬平方米、467萬平方米;限購解除後的2014年和2015年平均庫存量分別在564萬平方米、661萬平方米左右。記者註意到,南京房地產庫存去化的時間實際上集中在2016年上半年,到南京開啟第二次限購以前,也就是截止到2016年9月份,庫存量已經下降至254萬平方米。

2016年9月,南京再次出臺限購令,要求非該市戶籍居民家庭在南京購買首套住房需提供1年及以上個人所得稅繳納證明或社會保險(城鎮社會保險)繳納證明。此後南京接連出臺政策擴大限購範圍、提高貸款比例加碼調控。

接連的調控使得樓市數據出現明顯變化。根據網尚機構的研究數據,2015年南京樓市規模超20萬套,其中商品住宅超11萬套,二手房超9.9萬套;2016年規模超30萬套,其中商品住宅超14萬套,二手房超16.6萬套;2017年規模回落至17.3萬套,其中商品住宅超7.3萬套,二手房超10萬套。

2017年南京商品房銷售額超2480億元,同比下降29%;銷售面積超1200萬平方米,同比下降34%;住宅銷售面積818萬平方米,同比下降46%;銷售套數超過7.3萬套,同比下降48%。折算下來2017年南京市日均成交僅203套。此外,2017年南京二手住宅累計成交近10萬套同比下降40%。

那麽,此次人才安居政策的放寬對南京樓市影響幾何?南京當地業內人士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此次出臺的人才安居政策並不是去放松現有調控,在房地產健康發展的長效機制下房價依然要維穩,人才安居政策的本意在於引進高端人才,並且針對40歲以下的本科生出臺購房優惠政策是希望80後、90後這一代中堅力量可以留在南京。

網尚研究機構總監曹麗認為,此次人才安居政策出臺後,剛性需求的首套房購房資格被放寬,改善型需求、投資性需求的限貸沒有放寬、限購也沒有放松。

也有業內人士表示,需要警惕的是,只要剛性需求的資格放寬,就會有改善性需求和投資性需求變成剛性需求。

孟祥遠認為,這樣一個優待政策放寬落戶的門檻,使得更多人具備購房資格。除了對人才的關註外,對樓市也有所支撐,所以有炒房的隱患存在,不過目前購房門檻比較高,加上貸款利率也很高,而信貸並沒有放松。所以短期內炒房的存在量已經不是特別大,更多的還是要看這個政策待遇在促進城市發展在吸引人才方面。除南京外,其他城市為吸引人才也有類似操作,這也是大勢所趨,客觀上講確實對限購有所突破。

2018年的南京樓市又將如何發展?曹麗分析稱,南京目前二手房成交量已超過新房水平,並且租賃住房市場活躍度在不斷提升。2017年南京商品住宅累計成交超7.3萬套同比下降48%;二手住宅累計成交超10萬套同比下降40%;住房租賃登記備案超11萬間同比增長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