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8/0201/167165.shtml

對話曹津:我為什麽離開YY做“小葫蘆”?
麻策 麻策

對話曹津:我為什麽離開YY做“小葫蘆”?

提起“小葫蘆”你會想到這是一家賦能主播的平臺嗎?除了別具一格的名字,它最大的特點在於“幫主播賺錢”。

年初,上海。小葫蘆年度盛典。曹津第一個上臺演講,這是他卸任多玩總經理、離開YY兩年多後的首次公開亮相。

你可能沒有聽過曹津。過去他為業內所知的身份是YY聯合創始人、虎牙直播創始人。他有著成功的創業經歷,但為人低調,不愛拋頭露面。他對產品力有一種執著的信仰——覺得“日常業務當中各種各樣的困難,最終都是靠產品力說話”。

2015年5月,曹津離開了他參與創建的“直播帝國”,於次年下半年重新出發。在直播這個拼殺慘烈的行業,他選擇躲開槍林彈雨、炮火叢生的核心戰區另辟蹊徑,從服務切入為主播賦能。按他自己的話說,叫做“幫他們去賺更多的錢,幫他們去圈更多的粉”。

小葫蘆最早是一個南京的團隊在做的直播輔助類的OBS插件。曹津告訴創業家,他很早就跟這個團隊有接觸,“覺得切入點很好,感興趣,於是就參與進去了”。這個項目真正系統性地做大就在曹參與進來之後。

根據官方的說法,它如今已經發展成為基於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數字化藝人服務平臺,可以為主播和公會等提供包括內容生產、管理、數據統計、價值分析、商業化等全方位的服務。

曹津在盛典演講中提到,截至2017年底,有超過100萬專業主播使用小葫蘆直播工具。他強調,這些使用小葫蘆的主播平均開播時長是7.8個小時。在這個行業,開播時長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專業程度。

此外,他還公布了另外一些數據用於證明這家公司的發展速度之快。比如,“月活主播數超350萬”、“日存儲數據高達600G”。其還稱,小葫蘆已經成為中國最大的直播工具庫。

對直播,曹津有很多獨到見解。他認為直播不是行業,而是一種收入手段。從商業價值來說,他覺得“直播藝人的商業價值還沒有被很好地挖掘出來”。“在朝著精細化運營方向走的時候,其實他們(主播)是需要很多輔助能力的。”曹津告訴創業家。其中,幫主播輕松地賺更多的錢是很重要的一環。

為此,小葫蘆推出服務產品“聚寶盆”。簡單理解,這是在主播和廣告主之間搭建起的一個低成本、高效的“橋梁”。據曹津介紹,該產品收錄了中國最多的主播資源,結合大數據分析、人工智能,為廣告主提供標準化、精準的主播投放系統,內容形式輕松、有趣,投放效果千人千面。

“增加主播收入,讓主播活得更滋潤,這些都是對行業有幫助的。這是做加法的東西,不碰觸平臺任何利益。”曹津說。“你會發現,其實主播接了廣告,開播時長、粉絲互動反而是增加的。”

在他看來,讓內容的生產者活得更好勝於一切。目前,各直播平臺對此種“插播小廣告”的行為保持默許態度,尚處嘗試階段。

小葫蘆現階段最大的尷尬在於外界對其數據真實性的質疑。這種質疑直指曹津跟虎牙、YY的關系,認為作為第三方機構小葫蘆發布的行業榜單有失公允。

“我們又不指著榜單賺錢。”曹津對此不以為意。“這些東西我覺得都不重要,你解釋也沒用,你說啥呢?最終是產品說話,我覺得當數據能夠形成服務價值的時候,大夥兒就能接受了。”

曹預測,隨著資本推動,2018年直播平臺會迎來又一輪的洗牌,同時可能“會有2-3家平臺走向上市”。行業逐漸成熟,必然也會有一家服務行業的平臺出現。他希望抓住這個機會。

在我們生活的這個時代,像曹津這樣的故事是一個縮影:當一個男人四十歲前後就實現財務自由,他要做些什麽才不至於虛度余生?近期,我們和他聊了聊。

以下為對話節選。

創業家:離開YY之後的空檔期您在做什麽?

曹津:一方面簡單的休息了一下,一方面其實也做一些天使投資。天使投資不能讓我獲得那麽大的成就感。不是專業做投資,項目渠道其實是很有限的,大多是老同事、老朋友推薦,看著還不錯的(項目),就投一點,但這不是一個系統性的思考,屬於“碰到了就碰到了,碰不到就算”這樣的一個心態。

在後期,我覺得自己離市場、用戶越來越遠了。尤其是上市以後,我可能更多(參與)的是公司內部的管理工作,會感覺越來越不理解90後,越來越不知道什麽是真正的用戶需求。這是一個讓我挺有危機感的事。

創業家:小葫蘆和遊久是什麽關系?

曹津:外面有兩種聲音,一個是說小葫蘆是虎牙的,另外一個是說我們是遊久投資的。這兩種聲音都不對。實際上,我們跟遊久、虎牙在公司層面沒有關系。

代琳個人是我們的投資人。

說我們是虎牙的倒是會有一點影響,因為別人會覺得說你這個數據到底中不中立。你說我算有關系,還算沒關系呢。我已經從多玩跟YY都辭職了,但是你說這種血脈,即便是情感上,我覺得也存在。但是不會影響我們數據的中立,這個是我們產品的立身之本。

創業家:對於榜單的爭議,你好像從來沒有回應過?

曹津:沒想回應。我覺得跳出來說反而沒用。你出來說啥呢?而且我覺得創業公司,有人幫我們去宣傳,也沒啥不好的。最終是產品說話,我覺得當數據能夠形成服務價值的時候,大夥兒就能接受了。

創業家:您個人的低調跟YY有關系嗎?

曹津:對。YY以前其實是很低調的,當然今天因為做了整個娛樂就不得不開始高調起來。但是,學淩(YY創始人李學淩)還是一個非常低調,不太喜歡營銷,也不太喜歡拋頭露面的人。我覺得產品力是我們的一種信仰。最終是靠產品來說話的。

創業家:能講一下之前您在國外的經歷嗎?

曹津:我其實是學人工智能出身的,讀的專業是機器的自動駕駛,放在今天看特別合適,但我早學了20年。1997年我在美國畢業,當時我們的畢業作品是用一輛高爾夫車改裝的自動駕駛車,上面兩個攝像頭、六個雷達,下面鋪一堆電池,中間放一個PC。當時還拿了全球自動駕駛賽事的第三名。在一個400米的場地,有沙子有坑有障礙物,看誰的車能最快跑完一圈。日本人拿了第一。

我畢業的時候就趕上第一撥互聯網浪潮了。我是2004年底2005年初回國開始創業。那是最早的時候。

創業家:小葫蘆是您的下半場?

曹津:我倒沒定義下半場。我覺得自己幸運的是,趕上了這幾次浪潮:從90年代末的第一撥互聯網泡沫開始,到後來的遊戲,到移動互聯網,到所謂大數據、人工智能,到今天的區塊鏈,我都碰上了。碰上了我覺得就要去抓住。

大量的新的機會在出現。我覺得過去十年和未來十年,這二十年其實是特別珍貴的黃金創業期,而且節奏越來越快。一個共享經濟可能三個月就鋪掉了。不進去浪一浪是會非常可惜的。你沈寂半年、一年,就可能會覺得跟這個時代脫離了很遠很遠,這是我特別擔心的事情,所以還是覺得應該去浪。

每一次的浪潮對個人的認知界限都有很大的突破。你需要去體驗它。我心態也還算蠻年輕的,我沒覺得我太老,還是想能折騰就折騰。

創業家:直播行業走向成熟的標誌是什麽?

曹津:有平臺走上市算是一個起點吧。早期混亂的狀態會逐漸趨於理性。2018年我覺得會有兩三家平臺在不同的市場上市。

創業家:在這個行業,你最認同誰的觀點?

曹津:我覺得這可能不是一個人的戰爭。比如說,直播這件事已經幹了十年,大家對這件事的理解都會不太一樣。

小葫蘆 曹津 直播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