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8/0131/167144.shtml

誰來革房屋中介的命?不是互聯網,而是他?
四郎 四郎

誰來革房屋中介的命?不是互聯網,而是他?

中國租賃市場正在迎來嶄新的春天,過往以傳統中介為主導致的種種亂象,伴隨著“互聯網+”的風靡,或將被他所取代?

在龐大的租賃需求及種種租賃支持政策“落地開花”之下,中國租賃市場正在迎來一個嶄新的春天。過往以傳統中介為主導致的黑中介、虛假房源、惡意違約等亂象,伴隨著“互聯網+”的風靡,終將被愈加透明的互聯網直租平臺所取代。

作為互聯網租房平臺的領先者,巴樂兔自成立之初,就致力於解決中國租賃市場當前低效、混亂的不合理現狀,並采用“房東直租、無傭金、可月付”的服務方式,直連租客和房東,提供全程保障的租前租後服務。

租賃需求不斷增長,市場規模進一步擴大

但租房市場仍受中介混亂掣肘

住房租賃正在迎來一個嶄新的風口。在此前鏈家研究院發布的《租賃市場系統研究報告》中,截至2017年3月,中國的租賃人口已經達到1.6億,總量遠遠高於美國、英國、日本。按照鏈家集團相關負責人的公開說法,目前北京、深圳、上海等一線城市以及很多二線核心城市,靠租賃解決住房的比例大概是30%左右,相對較低。未來,這個數據一定會提升到50%。

日益增長的租賃需求也催使規模的進一步擴大,根據鏈家的預測,到2020年,中國租賃市場的規模大概達到1.6萬億元。而直到2030年,租房交易將會超過4萬億元,一線城市的租金交易額將超萬億元。

就目前的房地產行業來看,房屋租賃或許還是目前唯一一個還存在政策紅利的戰場。兩個多月之前,新鮮出爐的十九大報告特別指出,“加快建立多主體供給、多渠道保障、租購並舉的住房制度,讓全體人民住有所居。”對住宅租賃市場的態度由此前的鼓勵轉變為支持。

1

風已來,一切恰如其時。然而,過往以中介為主導的傳統租房模式,“高傭金”、“虛假信息”、“租後服務斷檔”等痛點一直飽受詬病。其中,由於中介機構經紀人之間的惡性競爭,通過低價的虛假房源吸客的現象屢見不鮮。

“我一年要幫公司員工租四五套房,按照需求關鍵詞搜索,基本不用指望看到的房源是真的。每次打電話,中介也謊話連篇,往往到了現場才傻眼。”一名公司行政人員無奈嘆氣道,他遇到的90%都是假房源。租客痛苦,房東也一樣不省心,不少房東反映,每次在網上發布出租信息,就會引來無數的中介騷擾電話。

更令人氣憤的是,在虛假房源吊客的背後收取高額傭金,租後卻放手不管的情況也比比皆是,在完成租房交易的那一刻,中介的服務就儼如虛設。

“租賃市場仍然處於自發狀態,發展相對滯後。”中國社會科學院城市發展與環境研究所副研究員王業強曾如是評價。誠然,在一系列旺盛的市場需求背後,服務中介的混亂以及房源供給的分散,一度是中國住宅租賃市場發展的兩大掣肘。

《中國房地產發展報告No.13(2016)》就一針見血地指出,中國租賃市場缺少專營租賃服務化的企業,沒有形成一個規模的優勢和市場品牌。

簡單的“互聯網+租房”破解不了長期潛伏的租房痛點

事實上,破除中介與房源兩大頑疾的努力早已開始,有關方面的監管打擊從未停止。而2015以來,移動互聯之風以電閃雷鳴般的速度席卷衣食住行等各個傳統領域,幾乎所有的行業都在浩浩蕩蕩地向“互聯網+”轉型。

互聯網租房的概念也隨之興起,某同城等分類信息平臺上,租房版塊人來人往,各種出租、求租的信息不勝枚舉。但是,簡單的“互聯網+租房”依然破解不了租房市場長期潛伏的各種痛點。

“傳統流量商占據的只是流量入口,實際的房源供給和租房服務還得由線下中介去完成,對於整個租房市場並不是一個更加行之有效的辦法。”一名深諳租房市場貓膩的資深人士表示,這類平臺其實就是任由房產經紀人隨意發布租房信息,並不會對租房的整個流程進行監控,根本沒有有效的審核和運營機制來確保房源的真實性以及直聯直簽,這也為虛假房源信息的泛濫提供了溫床。

若從房東端來看,傳統中介在各個社區都會開設門店,近水樓臺先得月,更多房東傾向於將房子交給中介處理。一組不完全數據顯示,在北京,超過50%的租房房源都掌握在租房中介手里,這也意味著,相比傳統中介門店,純互聯網租房平臺在房源的獲取方式上並沒有什麽突出優勢。

“此外,大部分純互聯網租房發布平臺單純依靠售賣端口、流量和廣告來盈利,沒有意願也沒有能力來將房東和租客的價值統一起來。”巴樂兔租房平臺聯合創始人高萌認為,一方面,這類平臺沒有沈澱和記錄租住雙方交易的憑證,缺乏監管雙方履約的能力,根本無法保障租後履約效果。另一方面,在缺少一個量身定制的評價機制的前提下,租客們沒有足夠的話語權導致他們的權益在這場互聯網浪潮之中幾乎完全被忽略。

top

在租客端,巴樂兔打出“房東直租、免傭金、可月付”租房模式

“真正幫助租客實現安全、快速租到房,並不容易。我們需要打造一個整合各方面資源的平臺,為房東端提供房屋管理系統,為租客端提供合同管理等服務保障。”一業內人士如是指出。

誠然,租客與房東之間缺乏有效溝通,信息不對稱是過往租房亂象叢生的根本性原因。針對現有互聯網平臺對於租客端的服務缺陷,巴樂兔在線租房平臺實現租客與房東的直接對接,提供免傭服務,租客簽約和每月的租金及其它費用支付也在平臺完成,平臺監管了租賃雙方能按照合同履約,規避了傳統中介和純互聯網平臺的信息不透明和無監管等問題。

基於時下年輕租客“囊中羞澀”的特性,巴樂兔全面為租客提供巴樂兔月付服務,一改“押一付三”的陳規,租客可以按月付租,減少因房租帶來的生活壓力。

與此同時,巴樂兔非常重視落地服務閉環體系打造,打造了一支地面服務“尖兵團”,深耕精準客源和帶看服務,達到最短時間高效匹配度。

在傳統租房市場上,租客永遠是弱勢一方,大多時候只能選擇忍氣吞聲。為平衡租住雙方的關系,巴樂兔還將口碑評分納入房東房源的排序和運營機制中,租客可以對房東和房源進行評價,如遇到惡意逐客、隨意漲租的房東,申請巴樂兔管家介入,實時維護自身權益。

在房東端,巴樂兔提供精準流量和多樣化的租前租後服務

定位為房東直租平臺的巴樂兔,在房源的獲取上采取全覆蓋方式既與品牌公寓方合作,也與擁有幾十到幾百間房屋租賃處置權的“二房東”攜手,同時還囊括業主整套直租業務。

其中,高萌指出,大量房源掌握在中小B經營性房東手中,這些二房東需要精準流量和租前租後的服務,因此巴樂兔也建立了針對這類房東的業務閉環。幫助機構性房東打造服務品牌,並組織多樣化的平臺運營活動;租約管理實現代運營,通過電表控場景,提高使用頻次;提供租客的月付服務,幫助房東改善現金流;通過多渠道的互聯網流量入口、站點化運營帶看,提高成交量等。目前,對於部分對管理軟件有需求的二房東,巴樂兔也提供了SaaS管理軟件幫助提升其管理效率。

對照其他“互聯網+租房”模式,巴樂兔最大的優勢還在於對房源的把控上。除了自身把持房源入口之外,巴樂兔建立了一套有效的房源運營機制。房源上線之前,巴樂兔往往會對其進行嚴格的資質審查,要求房東提供房屋租賃權證明等相關材料,審核通過後才能上線。如果在巴樂兔平臺上線的房源7天之內沒有動態更新,房源就會被下架。

房源上線之後,巴樂兔會組織專門的“拍客團隊”進行實地檢查,一方面將房源周遭交通和小區真實環境等進行確認,另一方面為出租房源拍攝真實照片,並經專人核實後方才發布。

平臺房源數超過100萬間

巴樂兔將駛入租賃快車道

“對消費者而言,最直接的效果就是市場透明了、貓膩少了、選擇更多了。巴樂兔這種線上加線下的租賃服務新模式迎合了當前租賃市場的用戶訴求,未來完全可能取代傳統中介。”一資深業內人士給出自己的觀點。

當前,巴樂兔的盈利模式主要是向房東端收取費用,且比例根據平臺對房東滿租率貢獻的大小浮動;此外還有租房分期等增值服務。一個多月前,巴樂兔赫然出現民生銀行的互聯網合作夥伴名單上,未來,信用交易或將被引入巴樂兔的租房場景中,將會進一步提升巴樂兔租房的便捷和風控能力。

公開數據顯示,巴樂兔擁有幾十萬註冊用戶,業務已經覆蓋到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線城市和10余個二線主要城市市場,平臺房源超過100萬間。

當新秩序的風口悄然打開,能夠在市場競爭中脫穎而出的,往往是創新與溫度。毋庸置疑,從供需端匹配到租前租後服務都提供更優品質的巴樂兔,乘著租賃的春風,未來發展也將駛入快車道。

巴樂兔 房屋租賃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