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8/0130/167136.shtml

線下語言培訓沒必要存在,線上1對1也將被替代
火柴盒觀察 火柴盒觀察

線下語言培訓沒必要存在,線上1對1也將被替代

教學效果上,1對4更符合少兒語言教育產品的特性;商業模式上,1對4解決了1對1規模不經濟的問題。

作者✎ 張乘輔

2016年底,金磊有了創業的想法。

不久後,金磊從猿輔導市場副總裁卸任,創辦在線少兒英語培訓魔力耳朵,專註1對4小班課,面向5-12歲學生。

金磊曾在新浪科技負責科技媒體,在獵豹負責全球市場。媒體人的經歷讓他看慣了創業企業的沈浮,全球市場的搭建則讓他身臨全球化的第一線。他預測,未來溝通的底層氣候正悄然變化,而少兒英語便是第一個入口。

“我們認為少兒英語是未來的趨勢,然後我們也進行了調研試聽,發現這個市場確實還有機會”,金磊表示。

一方面,當時行業里並沒有好的產品。金磊進入在線少兒英語培訓市場時,幾乎都是1對1模式,沒有人願意做1對多。“因為1對1有很好的現金流,做1對多有點費力不討好,但我們認為1對1明顯缺失了語言所需要的溝通交流”。

另一方面,“銷售導向”的1對1讓教育企業樂此不疲,給小班課留下比較大的空間。1對1是銷售導向,並不是產品導向,“跟家長解釋1對1相當於提供VIP服務,家長一聽專門輔導自己的孩子,認為效果應該很好,1對1就是這樣占領家長心智的”。

看到問題和機遇後,金磊和趙莎莎、馬俊如等人一拍即合,決定組團幹上一票。

就是1對4了

2017年3月初,主打少兒英語小班課的魔力耳朵正式推出。

在這之前,團隊先研究開發了學生分級系統和預約排課系統,“只有通過分級才能將學習水平相近的安排在一起上課,排課系統更為重要,它關系著滿班率以及這個生意能不能算過來賬”。

當時行業里也有玩家把目光從1對1轉向了1對多,但卻在1對2到1對6之間的模式上猶豫不定、爭論不休。

“就是1對4了”,金磊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首先,1對5和1對6的問題在於時間不夠。一堂課三十分鐘,5、6個孩子上課,很難保證每個孩子的開口次數和互動效果。

其次,1對2也是有很大問題,一旦有學生請假,就會變成1對1。而在線小班課的教材和課程都是為一對多設計的。

最後,選擇就落到了1對3和1對4上。“其實1對3和1對4都沒有太大問題,我們選擇1對4是考慮到互動環節中涉及兩兩分組進行PK”。

從教學效果來看,1對4更符合少兒語言教育產品的特性。前面也提到1對1屬於“銷售導向”,而1對4則是“產品導向”,1對4可以讓學生之間互動交流。“不少家長對一對多存在誤解,認為雖然收費低,但學生數量多,平均到自己孩子身上的學習時間必然減少”,金磊表示,“經過在測評課中反複試驗,我們最終將上課人數設定為4個人,既保證了學生之間的互動,又可以保證每位學生的開口次數,我們還設計了標準化上課流程,具體到每一分鐘的教學任務,從而能夠保證學習效果”。

商業模式上,1對4解決了1對1規模不經濟的問題。“現在1對1模式里,效率低,成本高。提高平臺利潤率,只通過提高學生客單價或降低教師成本兩種方法,前者會增加家長的負擔,後者會降低課程的質量”,魔力耳朵將一節課的成本分攤到4個學生,在保證教學效果的前提下,還能提升企業利潤,降低家長負擔。“來自二三線城市的家庭也能負擔得起,這也擴大了魔力耳朵的潛在市場”。

現在,有教未來、VIPKID、51Talk都選擇進軍在線小班課業務,並且也都選擇了1對4。

砸錢砸不出教育效果

“當行業里的巨頭殺入1對4,你不擔心?”我問道。

首先,教育不是平臺,即使是平臺性的企業也無法壟斷。“2002年,新浪、搜狐、網易三大門戶霸占著整個互聯網的流量。但後來百度、阿里、騰訊依然能顛覆門戶,成為新的超級流量入口”。平臺性的企業都無法壟斷,教育產品就更不可能壟斷了。

其次,在線教育的滲透率特別低。雖然VIPKID稱年盈收五十億,但相對於整個教育盤子,所占的份額還是很少。據艾媒咨詢發布的《2017年中國在線教育行業白皮書》統計,2018年市場規模將達到3480億元,整體市場潛力巨大。而目前在線一對一少兒英語在一線城市的滲透率也不高,北京達到12.8%,上海是9.9%,廣州占3.6%。

最後,產品力是最核心的競爭。“在做科技頻道時,我看過太多企業的起起伏伏,2007年那會,所有人都認為諾基亞就是手機的巔峰,一年出五十多款機型,滿足人們方方面面的需求。但最終呢?喬布斯發布了iphone,用一款機器就刺破整個市場,顛覆了整個的格局”,金磊說道,“我發現產品才是最核心的,所以做魔力耳朵的時候,我更重視這個產品能不能把孩子教會,能不能讓孩子喜歡,這是最重要的。”

面對當前在線教育企業都在燒錢獲客,金磊認為任何時候獲客都有紅利期,但紅利期遲早會消失,砸錢是砸不出好的教育效果的,最終拼的還是產品力

金磊稱,獲客的問題不僅是在線教育行業突出,其實在各行各業都是很普遍的。比如手機行業,小米憑借線上新媒體的紅利爆發,oppo、vivo依靠線下店的渠道紅利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績。但即使小米和ov吃到了一定階段的紅利,華為最終也還是追上來了,說到底,最終拼的還是產品力。

並且,教育產品本身的積累特別重要,不像單車可以通過資本瘋狂擴張。所以,就教育行業而言,有錢可能使不上勁兒。家長很看重教育的質量,一個教育產品如果續費率做不到80%以上,轉介紹率達不到50%,這個產品本身就存在問題。

在教育行業中,產品力主要體現在三個部分:教研、師訓、自有平臺建設。

具體到魔力耳朵上。魔力耳朵強調界面和課件的設計,整體輕松活潑,讓孩子學習沒有壓迫感。互動方面更強調孩子們在一起互動交流,為此也設計了很多互動環節。同時還設計了課前預習和課後跟讀,兼具實際性和趣味性。“我們的外教每天會結合課程內容,錄一段美國正在發生的小視頻,家長就可以帶著孩子一起跟讀練習”,金磊稱。

線下語培沒有存在的必要

自2013年開始,在線教育便喊出了“用互聯網顛覆傳統教育的口號”。

當下,在線教育和傳統教育正在角逐。

金磊認為,像擊劍、賽馬等重實踐的項目,必須還得選擇線下的傳統教育。但對於語言類培訓類的教育,線下培訓機構就沒有存在的必要。

就語言培訓而言,線下能實現的線上都能實現,並且在線教育還有很多優勢。比如,通過統計學生開口次數,老師就能及時采取措施,保證學生學習效果。而且在線教育還能解決優質師資分布不均的問題,外教資源更是能便捷地服務全國各地的學生。當然,線下的托管需求仍然存在,但其本質上也不屬於教育了。

此外,線下教育天然存在“缺陷”,用戶除了要負擔教育費用還要負擔地租等成本。並且,線下教育的固定地址限制了它的獲客半徑。隨著機構成本的不斷提升,消費者也需要付出更多的費用,從而導致惡性循環。

於是,在線教育就乘著互聯網的風扶搖而上,最突出的便是少兒英語培訓。從菲律賓外教教成人口語,發展到歐美外教教少兒英語。從VIPKID在8月完成2億美元D輪融資,到瑞思學科英語在10月敲開納斯達克IPO的大門。我們能夠發現,少兒英語早已風起雲湧,整個產業持續沸騰。

在線教育超過線下教育遲早會發生,但可能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畢竟教育本身是一個比較慢的產業,金磊表示。

*本文由火柴盒原創,作者張乘輔(微信:18710037601),審核韋龑。如需轉載或尋求報道,可聯系作者及火柴盒(ID:huochaihejiaoyu)。

640.webp

火柴盒 火柴盒觀察 魔力耳朵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