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9b8db20102x1rq.html

價值投資:簡單卻不容易

原創 2018-02-06 姚斌 一只花蛤的價值投資
2018-2-4

寫巴菲特的書很多,但是寫查理·芒格的書卻不多。《查理·芒格的原則:關於投資與人生的智慧箴言》就是其中的一本。這本書的作者是特蘭·格里芬,他曾是鷹河資本的合夥人,後任職微軟,撰寫過有關投資和其他主題的文章,出版過多本有關咨詢、管理方面的著作。

所謂的原則,指的是觀察問題、處理問題的準則。它是人類社會顛撲不破、歷久而彌新,不言自明的真理。查理·芒格素以講究原則而著稱。在這本書里,作者特蘭·格里芬全面解讀了查理·芒格先生作為思想家和投資家的偉大思想,生動展示了查理·芒格先生對於投資與人生的精辟見解。

查理·芒格先生的原則在這本書中共有七個,它們分別是:1、讓問題簡單化;2、告別從眾的愚蠢;3、領悟常識的價值;4、走出直觀判斷的誤區;5、眼光放長遠;6、抓住變化的本質;7、珍視聲譽和誠信。此外,在附錄部分,還有“伯克希爾·哈撒韋的計算方法”、“護城河的五大基本要素”以及“價值投資與因子投資”三個問題。

這些原則基本上圍繞投資問題展開,通過格柵思維的深度思考,將之提升至哲學的層面,閃爍著智慧的光芒,讀之發人深省而受益匪淺。以下我就其中的第一個原則“讓問題簡單化”展開思考。

許多人認為投資是很複雜的一件事,但是在查理·芒格先生看來,雖然投資很複雜,但是卻可以讓問題簡單化。這里所謂的“簡單”,其實並非一般的簡單,簡單不等於簡約,雖然簡單,但是不容易。查理·芒格先生認為,要使問題簡單化,必須做到不理會愚蠢的念頭和剔除不重要的事情,如此才能更好地選出為數不多的幾件明智的事情。其中的訣竅在於“專註”,專註既能使問題簡單化,又能厘清思路。

雖然查理·芒格先生認為本傑明·格雷厄姆的思想有盲點,但是他也認為格雷厄姆嘗試發明了一個任何人都能用的體系。格雷厄姆的體系確實很簡單,但是若有人偏離了其體系的基本原則,就可能很容易地犯下錯誤,而格雷厄姆體系最具價值的就是能夠避免投資過程中任何可能導致投資者犯錯的決定。因此,當我們在學習格雷厄姆的體系時,其實是學習他如何做事才不太可能犯錯的道理。這一點對於投資者顯然十分重要,因為在投資過程中,稍微不註意,就很容易導致錯誤的發生。

自從2017年以來,價值投資似乎深入人心,並且被描述成仿佛“戰無不勝”的策略,其實這是錯誤的觀點。實際上,格雷厄姆的體系就是被有意設計成在牛市時表現遜於大盤指數,而在市場平淡或下跌時表現得很搶眼。沿著這種思路,如果一個投資者在市場平淡或下跌時表現得不搶眼,那麽他就有可能在什麽地方背離了格雷厄姆的原則。繼續沿著這種思路,如果一個投資者在牛市時表現遜於大盤指數,那麽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否則,你就不是應用格雷厄姆價值投資體系的合格人選”,因為格雷厄姆價值投資體系並不是獲得成功投資的唯一方法。這種說法印證了約翰·伯格說過的價值投資只是“次優”的說法。

格雷厄姆體系的目標是獲得絕對出色的業績,而不只是追求相對只是更好一點的業績那麽簡單。絕對出色的業績指的是,在任何市場環境里,都能取得以正收益為目標的業績。相對業績指的是戰勝了自己組合對標的基準業績。失敗絕不是格雷厄姆體系投資者的目標。在查理·芒格先生看來,解決如何獲得絕對出色的業績,僅僅做到少犯傻,就能夠使投資者獲得了更好的財務回報。其核心理念在於,通過逆向思維都能得到最好的解決。在投資過程中,投資者並不需要太多的聰明。巴菲特也曾經說過,如果你的聰明太多了,可以出售一點給別人。查理·芒格先生堅定地認為,不犯傻就是最大的聰明,“知道什麽是你不知道的比聰明更有用”。

許多人認為,現在的市場似乎很有效,而實際上假如市場是完全有效的話,那麽格雷厄姆體系就行將無效。多年前,我就認為,即使價值投資也不會在任何時段都顯得有效。反而是時而有效、時而無效,這才使得價值投資有效。如果總是有效,那麽價值投資就可能變得無效;如果總是無效,那麽價值投資就可能將不複存在。因此,表面上看市場總是充滿有效,但實際上許多所謂的有效最終都被證明為無效。反而是市場充滿了無效的時候,最終都被證明為有效,只是許多投資者不自知而已。這就是說,市場的蠢行才是格雷厄姆體系獲利機會的根本來源。成功的投資者都是在等待重大的蠢行露出馬腳,並且具有很大的升值空間時才“下重註”的。

其中隱含的道理其實就是等待資產的錯誤定價的出現,而不是預測短期的股價波動。格雷厄姆體系的投資者要做的就是,當資產出現嚴重錯誤的定價時,將其辨識出來。這種方法確實很簡單,但是大多數投資者卻難以領會或照做。這是因為一旦市場果真出現資產被錯誤定價時,大多數投資者彼時的表現卻是憂心忡忡——人性的陰影在此閃現。而只有真正的價值投資者才會發現他們最大的利潤來源。格雷厄姆體系“是一系列非常簡單的理念”,查理·芒格先生如是說,“我們的理念沒有快速傳播開來,恰恰是因為它們太簡單了。”然而,這套“簡單”的東西卻很有用,它恰恰就是投資者最佳的方法。

面對“簡單”東西,投資者要怎麽做?查理·芒格先生指出,要重視實踐,做到“訓練有素的反應”,學會克制某些導致低劣決策的投資行為。如果能夠做到這一點,就可以獲得超越其他投資者的投資優勢。在此,“訓練有素的反應”指的是,部分在於避免受到市場噪聲的幹擾,部分在於辨認一個故意設計成十分複雜的投資程序,部分還在於明確市場將利用投資者的心理和情緒異常來謀生之手段。

對於投資“一無所知”的人,查理·芒格先生開出最好的處方就是買入免傭金的指數基金。“一無所知”指的是不懂得投資基本原理的人。對於這樣的人,巴菲特認為,“通過定期投資指數基金,一無所知的投資者實際上比大多數專業投資人的業績還要好。不無矛盾的是,當傻錢承認自身的局限時,它就不再傻了。”因為一個成功的投資者畢竟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做大量的工作,還要有正確的情緒特質,這不是“一無所知”的人短期內所能夠做得到的。

成功的投資者往往是某種突變型生物,在判定相較於市場上的其他選擇何為更有吸引力的投資方面,他們與眾截然不同。他們會對投資的整個過程感興趣,但是這個過程可能無聊透頂,以至於得不到足夠好的收益跑贏大盤。然而,他們明晰投資與賭博之間的區別。對於他們而言,投資就是投資,賭博就是賭博。投資是推遲當下的消費,並期待未來消費更多。即使不能如願以償,也期望實際回報率為正值,追求的是正凈現值的活動。而賭博則是一種當下的消費,它的長期凈現值為負數。

由一個原則就可以衍生出如此之多的投資理念,足以顛覆我們原有的思想而發聾震聵,這就是“原則”的無窮力量,而這僅僅只是其中的一個原則。如果我們要繼續學習並研究查理·芒格先生的其他原則,那麽就很有必要進行一次對全書的精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