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論概括為一句話:消滅私有制”。青年馬克思、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中被摘引的這句話響徹了人類一百多年的歷史長空。中國千千萬萬的馬克思主義的信仰者也無數次引用過這句話。最近,“消滅私有制”出現的頻率有所提高,而嚴重的問題是在於長期以來一直無人指出這樣摘引有嚴重的缺陷,它違背了鄧小平多次重申的要完整地系統地掌握馬克思主義的勸誡。

無數如此照搬這一引用的人當中,不知道有多少是讀過《共產黨宣言》全文的,不知道他們是否知道這句話是在宣言的什麽地方、什麽語境下推斷出來的,有多少人是沒有看到還是故意刪掉了在這句話前面一個極其重要的前置短語:“在這個意義上”。

“在這個意義上”概括了馬克思、恩格斯主張消滅私有制的全部理論和事實依據,並對消滅什麽樣的私有制作出了嚴格的限定。斷章取義、生吞活剝這種十分惡劣的學風導致一些人長期有意無意無視這一極其重要的前提,使得“消滅私有制”在理論上和實踐上容易指向存在嚴重偏差的方向。

“在這個意義上”有兩重含義

完整地通讀《共產黨宣言》就可以知道馬克思、恩格斯所說的“在這個意義上”有兩重含義。

第一,馬克思、恩格斯所處的時代,資本主義在英國等西方國家已經完成了原始積累,進入了快速發展的起飛階段。隨著資本的擴張,一切前資本主義的生產關系被摧枯拉朽,幾乎一掃而光。在農村,租地農場主雇傭農業工人,以工廠方式從事農場經營,原先的地主則收取地租退出了農業的生產過程。而圈地、拆遷等政府睜一眼閉一眼的暴力行為則使個體農戶大量破產。在城市,個體手工業者根本無法抗衡資本主義的社會化大生產也紛紛破產。

大家知道馬克思主義思想體系的形成,在方法論上改造了黑格爾的唯心主義辯證法,用辯證邏輯或線性推理來得出結論。《共產黨宣言》在論述了上述現象後,馬克思、恩格斯認為照這一趨勢線性發展的話,資本主義就會把它們之前的勞動者個人所有制及其他私有制全部消滅光。“在這個意義上”,無產階級革命所要消滅的私有制就僅剩下資本主義私有制了。也就是說,宣言中所說的消滅私有制,其實特指消滅資本主義私有制而不是一切私有制。

第二,更重要的是馬克思、恩格斯之所以主張消滅根據線性推理僅剩的資本主義私有制,其最根本的意義是為了消滅雇傭勞動制度。《共產黨宣言》的其後部分對雇傭勞動的不義和罪惡作了充分批判。他們正是在消滅雇傭勞動制度的意義上主張消滅資本主義私有制。

在人類歷史上,其實有兩種私有制。一種是小生產的私有制,也就是勞動者的個體所有制。勞動者用自己所有的生產資料從事為自己的勞動並占有勞動的成果,這是自己勞動的私有制。這樣的私有制已經被資本主義消滅掉了,這個過程伴隨著無數勞動者血與火的痛苦,充滿了非正義。

另一種是資本主義的私有制。那是資本家壟斷了生產資料的所有權,以雇傭勞動迫使勞動者用異己的生產資料來為資本家勞動,這個勞動屬於資本家。勞動者除了獲得工資,剩余價值全部被資本家占有。馬克思把這種資本主義的生產方式稱為雇傭勞動制度。這種資本主義的私有制從勞動制度來看是勞動者為他人勞動的私有制。

可見上面兩種私有制雖然都叫私有制,但對勞動者而言,其性質是根本對立的。作為無產階級的代言人,馬克思、恩格斯之所以主張消滅(占有他人勞動的)私有制,其實就是要消滅雇傭勞動,使工人階級獲得解放,重新成為勞動的主人。

如果對馬恩經典著作有較多的了解就可以知道,在馬克思、恩格斯的理論體系中資本主義的生產關系或者說資本主義的私有制其要害就是雇傭勞動制度,二者是一回事。可以舉一個直接的說法。在即將完成《資本論》第一卷的同時,馬克思在《工資、價格和利潤》這部著作的末尾特地號召工人階級:“在自己的旗幟上寫上革命的口號:‘消滅雇傭勞動制度’”(這里沒有說“消滅私有制”)。把《共產黨宣言》中的“消滅私有制”和《工資、價格和利潤》中的“消滅雇傭勞動制度”聯系起來就可以看到,二者是一回事。而且,因雇傭勞動之因至消滅私有制之由。

雇傭勞動制度已有大幅調整

由此觀之,如果把馬克思、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中的主張理解為消滅一切私有制是不對的。我們認為私有制都是貶義的。特別是列寧把小生產說成是資本主義的汪洋大海之後,勞動者的個體所有制就被我們劃到資本主義那邊去了。這首先不符合歷史。資本主義恰恰是消滅了小私有制才獲得自身的發展,當時的二者是對抗關系。其次,在馬克思、恩格斯看來,勞動者的私有制具有天然的合法性。自己占有自己勞動的成果,完全正當,沒有理由消滅它。此處暫且不論社會化大生產的物質生產力與個體勞動是否相容。即使不相容也是個自然淘汰的過程,沒有理由用革命的手段去消滅。尤其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馬恩為了宣傳共產主義學說,聯合社會的各個階層以及社會主義的各種流派來反對資本主義,更加不可能提出這樣使自己陷於孤立的極左口號。

其後一百多年,資本主義的私有制並未靜止不變。當時的資本主義社會和資產階級政府當然排拒馬恩所主張的無產階級革命。但為了緩和階級矛盾,也由於資產階級文藝複興時期所主張的自由、平等、博愛的社會影響,特別是如熊彼特所言由於資本主義生產本質上是一種大眾的生產(只有讓大眾有購買力,資本主義生產才能擴張、持續和循環,因此在壓縮成本的同時也要提高勞工收入),資本主義的生產關系也一直在朝著調和勞資關系的方向調整。這種持續一百多年的資本主義私有制的“自救”,不但使得資本主義的這個外殼沒有像馬克思所預言的那樣爆炸,反而由歷史展示出有別於被消滅的另外一種演變路徑。

馬恩親眼觀察到隨著社會主義思想的傳播、工人自發和自覺地與工廠主展開鬥爭,特別是社會輿論對早期的資本主義血汗工廠進行大量的揭露和批評,英國等國家的資產階級政府通過工廠法、工廠視察員制度、衛生官衛生檢查制度等,對資本家的工廠企業建立了制度化的監管和一系列強制的改進,從而使勞資關系有了大幅調整。馬克思稱贊這些人的工作“內行、公正、堅決”。他在《資本論》中大量引述了這些人提供的報告並加以肯定和贊揚。工作日終於從17、18個小時縮短到現今的8小時甚至更少。勞動條件不斷改善,工資逐步提高。以至在馬克思那個時期有的雇傭工人的工資也多少包含了一點剩余價值(馬克思語)。

更加重要的是,社會對雇傭勞動的態度也發生了巨大改變。第一代的雇傭工人只能來自於農村的破產農民和城市的破產手工業者,他們往往以城市流民的形式出現。資產階級的政府通過嚴刑峻法、逮捕、坐牢、鞭打,甚至在臉上黔印等非人道方式迫使他們進廠做工。在暴力的驅使下,從自由自在地為自己勞動到破產進入血汗工廠為他人勞動,這個轉換是極其痛苦的。馬恩所觀察的就是這一代的工人,他們把這種雇傭勞動比作奴隸制。但這一代人之後,加之上述工廠因素的變化,沒有資產的人被雇傭成為最主要的就業與謀生渠道,而且也不是那麽難以忍受了,慢慢地也就成為社會常態了。

最根本的在於隨著生產力的發展和產業結構的變動,馬恩最推崇並認為最革命的產業工人也就是現今的工作在生產一線的藍領工人,不但收入和生活有了很大改善,而且人數越來越少。當今發達國家藍領在勞動人口中的比重往往只占百分之十幾。社會的主體都已達到中等收入水平,也包括很多藍領工人在內。

如果在現實面前不別過臉去,作為資本主義私有制實質的雇傭勞動制度已經有了大幅度的調整,早已不是當年馬恩所看到的那個樣子。

在資本主義國家100多年行不通的東西,如今卻有人還要拿到改革開放後的中國來做。自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本人沒有看到哪份黨的文件再重提“消滅私有制”這個口號,相反卻不斷重申要發展多種經濟成分。而現在有一些理論家說要“消滅私有制”,只能理解為其意在改變改革開放40年持續努力才形成的多種經濟成分並存的大好局面。

抱這種主張的人以維護公有制主體地位的名義,將改革開放中湧現出來的民營經濟等同於馬恩《共產黨宣言》中所主張消滅的私有制,白紙黑字把民企定性為“資本主義性質的私營經濟”。我黨十三大報告中非常準確地提出民企存在雇工經營,但並沒有說民企就是資本主義的私有制或私營經濟。其後至今沒看到黨中央有哪個文件說民企就是資本主義的私營經濟。我們黨奉行的是留待實踐的發展去完善的十分科學的態度。

有的理論家甚至主張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發展民企只是“利用私有制來發展經濟”,強調要最終為消滅私有制創造條件。

對這種食古不化的言論,一笑置之或一言斥之都可能掉以輕心鑄成大錯。今年是改革開放40周年,全黨全民正面臨全面深化改革的重大任務,指導思想一定不能亂。況且當前和今後一段時間,國際經濟形勢十分複雜,為此我國經濟生活中的一個重要應對是為保持國際競爭力而力防資本外流。

以後要引用《共產黨宣言》中的這句話,請一定不要漏掉“在這個意義上”。否則就是歪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