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新之都以色列,已經成了中國投資機構尋求海外項目的第二高地,第一高地自然為美國。

2018年4月14日下午,中國深圳創新創業大賽第二屆國際賽項目投融資對接會在深圳市舉行,參加路演的22個項目中,有10個來自以色列。

新恒利達投資總監劉東成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國內機構在出海尋求項目時,美國和以色列為最先考慮的國家,以色列創新走了在全球的前沿。“中國的創業項目往往是效率的提升或價格的降低,是商業模式上的創新;但以色列的創業項目經常能提供此前從未見過的技術,基於技術創新。”

另一方面,中國也成了以色列創業公司尋求國際融資的首選項。以色列創業公司BetalinTherapeutics創始人Shay Herchcovich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現在很難從矽谷拿到投資,在以色列,深圳等中國城市非常出名,大量以色列初創公司從中國投資人處獲得投資。

大約一周以前,Shay Herchcovich和其它10個創業團隊受深圳市坪山區政府之邀來到中國。在這一個星期的時間里,他們見了不少深圳或香港的投資機構,有的公司已經和投資方就投融資達成一致。

以色列創業項目盯上中國資本

BetalinTherapeutics 核心產品是一款針對糖尿病的Betalin療法。Betalin療法是將人源胰島B細胞進行體外種植培養,形成具有胰腺分泌功能的EMP(微型人造胰腺),爾後將EMP植入患者皮下,以固有、受調節的方式分泌胰島素。通過EMP,糖尿病患者不再需要依賴日複一日的胰島素體外註射。

該項技術曾獲得BioMed 2017生物制藥初創公司獎。此後,Shay Herchcovich開始不斷收到國內政府邀請,出席國內的創業大賽。2017年12月,Betalin Therapeutics獲得2017西安國際創業大賽決賽一等獎;2018年1月24日,Betalin Therapeutics獲得2017中國(廣州)國際創新創業大賽總決賽冠軍。

在4月14日下午的投融資對接會上,參加路演的公司多為曾經獲獎的項目。Beatlin Therapeutics公司創始人Shay Herchcovich此次來中國的目的是為BetalinTherapeutics尋求500萬美元的融資。他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在中國的這一個星期內約見了近20家機構,並已經和其中一家機構達成投資意向,但他沒有透露機構名字。

在向記者介紹完BetalinTherapeutics的情況之後,Shay Herchcovich拿出了另外一張宣傳單,是他創辦的另外一家公司,該公司主要技術為將普通織物處理為抗菌處理物。

在以色列,像Shay Herchcovih這樣的創業青年還有很多,不少人放棄高薪工作開始自己的公司。如EcoPlant的創始人AviranYaakov,他最早在一家報紙擔任記者,爾後在SAP公司擔任銷售主管,2016年起開始創業。

他們將高校的研究成果商業化,參加全球範圍內的創業大賽,這也促使以色列成了創新創業大國。以色列人口僅有800多萬,卻創造了人均GDP超過3萬美元的經濟奇跡;國土面積被三分之二的沙漠覆蓋,以色列在納斯達克擁有的上市公司數量也與中國不相上下。

Shay Herchcovich告訴記者,現在很難從美國投資者那里拿到錢,深圳等中國城市在以色列非常出名,是創業公司尋求融資的首選地,身邊許多公司在中國拿到了投資。

當身邊人稱贊以色列人善於創新、更加聰明時,Shay Herchcovich和他的搭檔會一起搖頭,稱中國人更擅長創業。在Shay Herchcovich看來,以色列公司擅長開始的1%,中國卻可以做好剩下的99%,推動公司的後續發展,幫助公司做大做強,創始人只要做好開始部分就可以了。

以色列創業項目備受國內投資機構追捧

以色列公司紛至沓來向中國尋求融資,與之相輔相成,國內投資機構也適時地拋出了橄欖枝。

新恒利達投資總監劉東成告訴記者,美國和以色列是國內投資機構出海投資最為看重的兩個國家。以色列創業項目往往是技術上的革新,項目質量更高。許多創業公司拓展市場時會前去以色列進行“試點”,如果一個創業項目能為以色列接受,那項目幾乎可以毫無障礙地通吃全球。

相比之下,國內創業項目多為商業模式的創新或先進技術的模仿。“模式創新很容易被抄襲,誰都可以做,更多是用錢砸進來買用戶。只有在技術或規模上領先才能持續發展,但現在的環境很難實現規模領先,只能從技術領先上做起了。”

而國內基於技術創新的公司,很多用的是國外已經流傳一年的技術,這一點在生物領域更為明顯,一些技術甚至能在三五年後才流入國內。

劉東成同時表示,兩個技術相似的項目,以色列公司估值往往更低。“相比之下國內錢太多了,公司又少,投資者現在很急躁,著急投資。”

因此以色列項目備受追捧,但國內機構對投資項目也有著要求。Aviran Yaakov告訴記者,很多中國機構會要求被投資公司在中國市場有業務,設立分公司或辦公室。但美國投資者沒有這個要求,只要機構認可,在全球任何地方有業務都可以,“可能中國本身已經是一個足夠大的市場,能把中國市場做好就可以了。而美國市場太小了,要求公司去美國拓展業務不合理。”

劉東成告訴記者,一方面國內大量機構只有人民幣基金,無法對只接受美元的海外公司進行投資;另外一方面,以色列離中國太遠,在中國設立分公司或辦公室可以打消投資者對公司經營狀況的疑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