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涼城縣警方日前通告,已將廣州醫生譚秦東損害鴻茅藥酒商譽一案移送司法機關,將圍繞該案的爭議再度推上輿論漩渦。

譚秦東去年12月19日在互聯網上發表《中國神酒“鴻毛藥酒”,來自天堂的毒藥》(原標題)一文,今年1月10日,涼城縣公安人員將其在自家小區樓下抓捕並帶往內蒙古羈押調查。相比跨省抓捕引發公眾聲討,鴻茅藥酒本身引來的爭議之聲更大。

鴻茅藥酒因持續多年的廣告轟炸,可以說人盡皆知,酒精與中藥材融合的藥酒作為傳統補品之一,具體療效如何目前尚無定論。但可以明確的是,與其他保健品類似,都具有制作成本低和營銷費用高的特點,並且市場定位主要針對中老年人群體。根據央視市場研究媒介智訊(CTR MI)數據,2016年中國電視廣告投放額排名中,鴻茅品牌(包括酒精飲品、活動、商業及服務性行業等)以150億元投放額拔得頭籌,同比增長96.4%。

鴻茅藥酒並不是個例,近年來,隨著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們對健康日益關註,保健品在我國逐漸形成了一個巨大的產業,但是廣闊的市場前景和誘人的利潤空間也為不良商人提供了“溫床”。

現狀是,不少保健品廠商把心思主要花在營銷上,熱衷於炒作各種高科技概念,極盡宣傳鼓吹能事。結果往往是,哪些保健品廣告做得最多,在市場上就賣得最火,就能順勢占領市場,而成本和研發費用則只占很小比例,作用往往微乎其微。

更有甚者,近年開始興起、專門坑騙老年人的保健品已在全國遍地開花,老年人上當受騙的事件也在各地頻頻出現,產生了極壞的社會影響。但這種多數人都能看明白的“忽悠”銷售,在實際監管中卻遇到了不小的障礙。因為這些被“吹”得神乎其神的產品,其中不少為合法正規產品,在註冊審批備案、標簽標識聲稱等方面都沒有問題,在日常產品抽檢中都能順利過關。

以鴻茅藥酒為例,醫學界和公眾的質疑和批評已非一日,鴻茅藥酒至今屹立不倒,很大程度上是得到了國家藥監部門的背書:鴻茅藥酒是國家藥監局批準的合法非處方藥物。而根據對各地藥監局最近十年公告的不完全統計,鴻茅藥酒曾被25個省市級食藥監部門通報違法,違法次數達2630次,被暫停銷售數十次,違規理由包括誇大產品適應癥、功能主治;含有不科學地表示功效斷言、保證等。

與此同時,一家保健品廠商,特別是產品銷售遍布全國的保健品,往往是一地的納稅大戶,當地政府多會極力保護。此次內蒙古涼城縣警方跨省追捕廣州醫生,就引發了公眾這方面的擔憂。根據當地媒體報道,2017年鴻茅藥酒繳納稅金達2.7億元,並解決當地500多人就業,而涼城縣2016年公共財政預算收入為4.08億元。

可以說,如何規範和有效監管保健品市場、確保使用人群生命財產安全成為亟待解決的民生問題。

總體而言,要整治保健品亂象,加強行業監管勢在必行,包括嚴格保健品的生產流程,對於添加違禁成分的堅決予以打擊取締;嚴格產品的標識,加大對其宣傳的規範力度;加強執法力度,嚴懲違法行為以儆效尤。此外,還要向公眾尤其是老年人普及健康常識,增強老年消費者明辨是非的能力;並在媒體、街道、社區活動中心等處開拓糾偏的信息通道,權威部門權威專家及時發聲。

保健品市場亂象也與高質量發展和提升民眾幸福感相違背,虛假宣傳行為是現代經濟社會需要整治的對象,欺騙民眾財產更是與讓人民群眾幸福生活背道而馳,亟須相關部門出手整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