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的前兩個月,我國銀行中的企業存款大幅減少2.7萬億元,這是多年來從未有過的不增反減情況。企業存款仿佛一夜之間消失了一般。在銀行吸儲競爭日益激烈的狀況下,企業為何不為所動?企業存款去哪兒了?

銀行要獲得企業存款非常困難

目前,我國銀行存款增速下滑勢頭不減。

2017年以來,隨著監管對同業業務約束的加強,各家商業銀行都采取了強化客戶關系、加大一般性存款吸收的策略,以幫助各類監管指標的改善以及資產負債表結構的優化。存款競爭異常激烈。但即使在這樣的爭取之下,我們依然看到銀行存款增速下滑勢頭無法遏制(圖1)。根據已經披露2017年年報的商業銀行的數據來看,存款在銀行負債中的占比並無明顯提升,銀行“穩存增存”壓力極大。

而其中,企業存款吸收尤其困難。

從結構上來看,相較於個人存款,企業存款的吸收更加困難(圖2):2017年,企業存款增加6.7萬億元,較前一年超過10萬億元的新增量出現大幅下降;個人存款2017年環比增加額為4.6萬億元,較前一年5.1萬億元增量僅小幅收縮。進入2018年之後,前兩個月,個人存款增加了3.8萬億元,而企業存款大幅減少2.7萬億元,企業存款仿佛一夜之間消失了一般。面對商業銀行吸儲報價的激烈競爭,企業為何不為所動?背後的原因值得我們探究。

財務公司投資分流部分企業存款

我們的研究發現,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企業也缺錢。

整體來看,多個原因使得2017年以來企業手頭也沒有那麽多閑錢放到銀行去,直接使得銀行的企業資金吸收難度加大。

首先,我們觀察到,房地產銷售與企業存款同比增速同步性較好,一般房地產銷售低迷之時,對應企業手頭閑錢減少,自然會傳導至金融機構存款端。

其次,2017年在去杠桿的環境下,整體信用債一級市場發行低迷,而企業發債正是派生存款的重要渠道之一。

第三,MPA(Macro Prudential Assessment,即宏觀審慎評估體系)等宏觀審慎政策約束下,銀行廣義信貸增速擴張明顯放緩,疊加表外業務逐步收縮,這些都會使得存款派生放緩甚至收縮,對應到負債端就會表現為存款吸收不盡如人意。

總結起來,就是在金融與實體一起去杠桿的過程中,企業自身也沒有太多的錢。

但這是否意味著,如果企業有錢,企業存款以後會有所恢複呢?我們研究的答案是:並不一定!

因為現在企業有了錢也不一定放到銀行了。前述都是市場經常提到的“存款荒”的主要原因。但近一段時間企業存款吸收比想象中還要困難很多,央行口徑下的金融機構存貸差同比增速自去年下半年以來罕見地多次落入負值,貸款返存比例非常低。這背後的原因在於:與企業集團財務公司有關。

根據《企業集團財務公司管理辦法》的規定,財務公司是指為企業集團成員單位技術改造、新產品開發及產銷提供金融服務,以中長期金融業務為主的非銀行金融機構。財務公司可從事下列部分或全部業務:

(一)對成員單位辦理財務和融資顧問、信用鑒證及相關的咨詢、代理業務;

(二)協助成員單位實現交易款項的收付;

(三)經批準的保險代理業務;

(四)對成員單位提供擔保;

(五)辦理成員單位之間的委托貸款及委托投資;

(六)對成員單位辦理票據承兌與貼現;

(七)辦理成員單位之間的內部轉賬結算及相應的結算、清算方案設計;

(八)吸收成員單位的存款;

(九)對成員單位辦理貸款及融資租賃;

(十)從事同業拆借;

(十一)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批準的其他業務。

符合條件的財務公司,可以向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申請從事下列業務:(一)經批準發行財務公司債券;(二)承銷成員單位的企業債券;(三)對金融機構的股權投資;(四)有價證券投資;(五)成員單位產品的消費信貸、買方信貸及融資租賃。

從業務範圍來看,財務公司主要的業務都是圍繞“成員單位”展開,為集團內服務,與社會相關性小。但在同業拆借、對金融機構的股權投資、有價證券投資以及其他業務中,財務公司均具有較大的自由度。“辦理成員單位之間的委托貸款及委托投資”的業務範圍也為財務公司成為部分企業融資渠道“開了口子”。在數據上,我們發現2016年以來,商業銀行與財務公司對非金融機構債權同比增速的明顯背離(圖3)。

首先,部分財務公司不受MPA考核約束。我們註意到,財務公司和商業銀行“對非金融機構債權”科目增速的分化時間點在2016年,彼時MPA監管政策剛剛出臺。MPA適用於評估銀行業存款類金融機構,包括政策性銀行、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銀行、城商行、農村金融機構、財務公司、村鎮銀行和外資銀行;銀行業非存款類金融機構包括金融租賃公司、信托公司、消費金融公司、資產管理公司、汽車金融公司、貸款公司。其中,開業不滿三年的存款類金融機構暫不參與評估。這意味著,新設立的財務公司並不受到MPA考核的約束。除此之外,在流動性監管方面,2017年12月6日,銀監會發布了流動性管理新規(修訂征求意見稿),當中新增了流動性匹配率和優質流動性資產覆蓋率兩大指標,對財務公司均不適用;其他商業銀行的流動性指標,財務公司會在1104報表中報送,但是沒有強制的要求。整體來看,相較於銀行,財務公司面臨的監管約束要小一些。

其次,財務公司或成為融資渠道之一。“對非金融機構債權”科目主要涵蓋了對非金融性公司發放的貸款、票據融資和對非金融性公司的投資等,這當中可能涵蓋了部分流向房地產的資金。因為我們觀察到企業存款同比增速與房地產信托產品預期收益率明顯負相關(圖4),即信托收益利率上行之時,部分企業存款被分流,這當中的投資媒介可能就是財務公司。財務公司的業務範圍之一就是“辦理成員單位之間的委托貸款及委托投資”,這為集團中不同類型企業之間的資金流動提供了渠道。去杠桿以來,商業銀行信貸收支表中“股權及其他投資科目”增速快速下行,一度轉負;但財務公司該科目增速基本保持穩定,甚至在2017年下半年有加速之勢。財務公司可以通過多種方式高息借貸給資金需求方。

綜上,與銀行相比,財務公司的監管約束相對偏小,並成為非金融機構的重要融資渠道之一,以期獲得高收益,進而降低了企業將資金放置在銀行的意願。這可能是除了常規因素之外,被市場忽視的企業存款消失的重要原因之一。

(何津津系興業研究宏觀研究部分析師、魯政委系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