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7日,深交所公告稱,因中興通訊股份有限公司發生對股價可能產生較大影響、沒有公開披露的重大事項,4月17日開市起停牌,待公司刊登相關公告後複牌。此前英美兩國對中興通訊發布禁令,其H股已公告停牌。

中興通訊早間發布聲明稱,已獲悉美國商務部對公司激活拒絕令。公司正在全面評估此事件對公司可能產生的影響,與各方面積極溝通及應對。

“此次事件已超越商業規則,事態的發展並不是公司能夠左右的。”一不願透露姓名的中興員工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目前內部也在了解情況,原本預計本周發布一季度財報,按照目前的情況將會被推遲。

招商電子發布報告稱,本次中興通訊的禁運事件,對於通信產業沖擊較大,也敲響了半導體產業的警鐘,自主可控不僅僅是口號,而是涉及到國家安全,國計民生的要務。目前,中興通訊的三大應用領域里,芯片門檻最高的板塊是RRU基站,這一領域要想實現國產替代,需要較長時間。光通信和手機產業鏈門檻相對較低,一些細分領域的國產芯片方案甚至於成為了國際龍頭,但整體來看,還是偏低端應用。

“基站芯片的成熟度和高可靠性和消費級芯片不可同日而語,從開始試用到批量使用起碼需要兩年以上的時間”。目前在中頻領域,主要玩家有TI,ADI,IDT等廠商;而射頻領域,主要是Qorvo等。”招商電子稱,單芯片Transceiver方案進一步提升了基站芯片的門檻,使得國產廠商更加難以切入。基站芯片的自給率幾乎為0,成為了中興通訊本次禁運事件里最為棘手的問題。

美國矽谷的明星矽光子公司股價大跌

中興“被禁采購”事件始末

回顧中興禁運的整個事件,導火索看似來自於一則買賣合同。

2012年,路透社曾報道稱,一家中國公司與伊朗最大的電信運營商TCI開展貿易,在2010年1.3億美元的交易中,該中國公司向TCI提供了一部監控系統。路透社稱其獲得的交易清單長達907頁,其中出現了不少美國公司的硬軟件產品,包括微軟,甲骨文,惠普,思科,戴爾,賽門鐵克等。

2010年6月,聯合國通過對伊朗的制裁,美國更通過《全面制裁、問責及撤資伊朗法案》,民用通信業中,部分“軍民兩用”元器件被列入禁運名單。

有外媒報道稱,一名曾在中興美國分公司法務部工作的律師,主動向FBI檢舉了中興,並允許FBI拷貝他工作電腦中的資料。

2012年,中興承認向伊朗“小規模”提供了“普通通信器材”,但同時也表示,由於擔心因伊朗核問題與歐美的對立加深,以“伊朗局勢複雜”等為由,從2011年開始縮小在伊業務。

2013年,中興創始人、董事長侯為貴也表示,已基本停止伊朗業務,同時,因為違反合約而對伊朗客戶的賠償,以及即使設備已經生產,仍必須停止部分出貨的事實,都是造成中興通訊2012年首次出現虧損28.4億人民幣原因。

2016年3月8日,美國商務部由於中興通訊涉嫌違反美國對伊朗的出口管制政策,中興實行禁運。中興通過內控整改及更換管理層,最終於2017年3月7日就美國商務部、司法部及財政部海外資產管理辦公室的制裁調查達成協議,公司支付8.9 億美元罰款。還被處於暫緩執行的7年出口禁運(seven-year suspended denial of export privileges),如協議有任何方面未滿足或公司再次違反了出口管制條例,則該禁令會再度激活。

在本次的禁運聲明中,美國商務部官員認定中興通訊做了多次虛假陳述(ZTE made false statements to BIS in 2016, during settlement negotiations, and 2017, during the probationary period)。據協議,中興通訊承諾解雇4名高級雇員,並通過減少獎金或處罰等方式處罰35名員工。但中興通訊只解雇了4名高級雇員,未處罰或減少35名員工的獎金。

招商電子分析師認為,本次禁運事件發生在貿易戰的特殊背景下美國此舉更多是希望增強自己在談判桌上的籌碼。考慮到中國目前已在4月4日采取反制措施對美國大豆、汽車、化工品等14類106項商品加征25%的關稅。除此之外,中國商務部還在審核高通對NXP的並購案,該並購案耗時日久,為商務部近年來首次使用兩個180天期限沒有審核完成的案例。招商電子認為,美政府此舉可能有部分用意在於向中方施壓,從而推動並購案的進展。

後續的解決方案可以參考2016年的禁運審查,2016年,禁運事件爆發後,在雙方政府協調下,美國商務部給中興頒布了臨時許可證(Temporary General License),從而保證中興通訊可以正常采購美國元器件和軟件。而今年禁運之矛再度舉起,我們預計,後續中興及美國商務部之間將通過斡旋達成二次和解。

商務部新聞發言人表示:中方註意到美國商務部宣布對中興公司采取出口管制的措施。

中方一貫要求中國企業在海外經營過程中,遵守東道國的法律政策,合法合規開展經營。中興公司與數百家美國企業開展了廣泛的貿易投資合作,為美國貢獻了數以萬計的就業崗位。希望美方依法依規,妥善處理,並為企業創造公正、公平、穩定的法律和政策環境。商務部將密切關註事態進展,隨時準備采取必要措施,維護中國企業的合法權益。

芯片自給率不足

據悉,中興通信的主營業務有基站,光通信及手機。其中,基站中部分射頻器件如腔體濾波器(武漢凡谷、大富科技),光模塊廠商(光迅科技,旭創科技),手機內的結構件模組等均可基本滿足自給需求。唯有芯片,在三大應用領域均一定程度的自給率不足。

招商電子從技術層面詳細分析了中興通訊涉及的產業鏈上下遊和國外企業的差距,主要涉及三個層面:

(1)RRU基站:技術更叠快,門檻高企,自給率最低。

RRU基站這一產品,分為發射端和接收端兩種情況。

RRU接收端框圖

RRU發射端框圖

發射端主要作用是將基帶信號(BB),轉化為中頻(IF),再進一步調制到高頻(RF)並發射出去。目前能夠實現國產替代並大規模商用的,只有主處理器,即FPGA,DSP。主要是海思自研的ASIC。

除此之外,國產芯片廠商中,南京美辰微電子在正交調制器,DPD接收機,ADC等芯片產品上已有可量產方案。並參與了國家重大專項《基於SiP RF技術的TD-LTE TD-LTE-Advanced TD-SCDMA基站射頻單元的研發》,目前在ZTE處於小批量驗證中。

和發射端類似,目前只有海思的主處理器可以實現大規模商用替代。而南京美辰微電子的混頻器,VGA,鎖相環,ADC 處於小批量驗證中。

招商電子認為,“基站芯片的成熟度和高可靠性和消費級芯片不可同日而語,從開始試用到批量使用起碼需要兩年以上的時間”。目前在中頻領域,主要玩家有TI,ADI,IDT等廠商;而射頻領域,主要是Qorvo等。

同時,TI,ADI還在推動單芯片解決方案,以實現微基站對於RRU體積大小的要求。如下圖中的TI AFE75XX系列,及ADI的AD936X等。單芯片Transceiver方案進一步提升了基站芯片的門檻,使得國產廠商更加難以切入。基站芯片的自給率幾乎為0,成為了中興通訊本次禁運事件里最為棘手的問題。

(2)光通信領域:自給率尚可,高端芯片仍需突破。利好光迅科技,博創科技

光模塊從應用領域要分為接入網(PON)和數傳網(DT)兩大類,二者芯片方案不同,封裝也大相徑庭。以下以接入網光模塊為例,討論芯片方案。光模塊內主要采用的芯片有MCU,TIA(跨阻放大器),APD(雪崩光二極管),LA (Limiting Amplifier),LD(Laser Driver),激光器芯片(Vcsel,DFB,EML),DWDM等。

目前光迅科技的光通信芯片產品主要有DFB、Vcsel、APD等;博創科技則是PLC 光分路器和 DWDM 器件龍頭;而南京美辰微電子及廈門優訊則在TIA,LA,LD領域有產品已實現大規模量產。本次禁運事件對於上述已具備成熟芯片方案的廠商是一大利好。該領域的國際競爭對手主要有Semtech,Micrel(被Microchip收購),Mindspeed(被Marcom收購)等。

雖然光通信芯片自給率尚可,但在一些高端產品,如數傳網100G及以上光模塊中,國產芯片方案仍待突破,建議關註非上市公司芯耘光電,公司預計在2019年完成100G芯片方案研發。除此之外,光模塊還會用到256m和128m的大容量Nor Flash,兆易創新在2017年年底推出的相關產品在各大光模塊廠商處已經形成銷售。

(3)智能機產業鏈:自給率較高,各大領域不乏亮點。

智能手機內芯片方案極為複雜。除了主處理器之外,有數十顆模擬/數模混合芯片。

主處理器芯片,目前國內主要有華為海思以及展訊科技。小米亦在2017年成功推出松果系列手機處理器。

電源管理芯片,聖邦股份和韋爾股份具有較強的競爭力,其中聖邦股份的背光驅動芯片在業內領先,而韋爾股份的DCDC,LDO等芯片優勢明顯。除此之外,還有臺股上市公司矽力傑在該領域亦頗有造詣。

無線芯片方面,國內有三大射頻PA公司,分別是中科漢天下,唯捷創新,國民飛驤。而射頻開關則主要有正在IPO的卓勝微。射頻芯片是增速最快的細分領域之一,2016年-2022年複合增長率高達14%。但國內要想實現進軍高端手機,還需要一定時間。

音頻芯片領域,國內的主要玩家是一家三板上市公司,艾為電子。

顯示屏相關芯片里,臺灣廠商奕力,矽創,奇景,聯詠等在顯示屏驅動IC方面是行業龍頭,且目前也有不少國內廠商在布局這一領域。

傳感器方面:士蘭微的加速度計目前已經進入了展訊的參考設計,18年加快向手機其他傳感器的拓展。

攝像頭CMOS芯片:豪威科技在2015年全球CMOS芯片市場中,占有約12%的市場份額,排名全球第三。預計2017年營收在8-10億美元之間。

指紋芯片:主要是匯頂科技和思立微(兆易創新子公司),匯頂的指紋識別芯片在2017年底一舉超越FPC,成為全球市場份額第一。而思立微也在2017年實現了市占率的翻倍。

中金也發布報告稱,美國商務部對中興通訊施加出口權限禁止令,若不能在1-2月內達成和解,會影響通信設備和手機等業務的正常生產與銷售,同時對當前全球和中國的運營商網絡建設帶來一定影響,並有可能影響未來5G網絡的推進。目前中興占全球電信設備市場約10%的市場份額,占中國電信設備市場約30%市場份額。中興有1-2月的零部件的存貨,若不能盡快達成和解,會影響相關業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