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

近日美國發出對中興通訊出口權限禁令,禁止美國企業向其出售零部件,直到 2025年3月13日。美方的這一舉措引發了國內對中國芯片自主創新問題的熱烈討論。

有通信業內人士表示,雖然近年來中國通信市場發展很快,但基礎層和物理層技術的積累還是非常薄弱,最核心的就是芯片和終端濾波器。

也有業內人士評論說,中國不像美國,中國沒有矽谷,在國內重視金錢而忽略技術。中國目前圍繞著諸如共享單車、外賣、拼團等均有大筆投資砸下,卻鮮有資金投入到尖端技術中去。中興今日之痛是長期忽視基礎研究、忽視技術創新結出的惡果。

我們看到,在過去10多年中,房地產、互聯網等領域確實吸收了大量的投資,那麽,中國資本投入的方向是不是走入了誤區?科技基礎研發要靠國家投資還是靠市場投入?

在此第一財經誠邀通信、科技屆、投資屆等各方人士撰稿,共同參與“國產芯片發展路在何方”的大討論。我們將擇優發表在報紙和網端。投稿請發至郵箱:[email protected]

以下為牛文文文章內容:

芯片產業為什麽在中國沒有發展起來?想起十幾年前參訪韓國三星,當時非常震撼的三點:

一是三星創始人李秉哲那一代韓國人“超越日本”的頑強願力,在紅紅火火的家電時代就看到芯片“點石成金”的巨大超越優勢,下決心力排眾議超前投入巨資上芯片生產線,而且一代一代線連續投入,終於在芯片上超越了日本,占據了消費電子產業的上遊。今天三星手機一路下滑,但三星電子的業績仍然強勁增長,靠的就是上遊。

第二,李秉哲當年決定上芯片生產線,反對意見很大,但他說服了政府,據說當年政府把日本給韓國的賠款支持了三星的芯片巨賭。後來我又帶記者回身到韓國采訪韓國當年的“重型化之路”,半個月采訪電子、鋼鐵、航運、航空等民營巨頭,了解到一個事實:當年韓國政府不但強力支持幾大民間企業集團,而且還把本來是國有的鋼鐵、航空企業私有化了,這個過程中,並沒有出現類似中國的“國有資產流失”擔憂和大討論。韓國政府、百姓、企業在“超越日本”上面的願力合力,值得中國學習。

第三,投資芯片產業的經歷,積澱起了三星血脈里的“半導體基因”:每代晶圓線投資額巨大,一代線投資失敗,整個三星可能就會倒下,所以三星人上上下下危機意識非常強。說到底,芯片再重要也是個商業產品,沒有企業家精神很難持續發展。

簡單說,發展芯片產業,第一還得靠企業和企業家精神,不能政府直接做;第二芯片投資巨大、回報時間長,只靠民間風險投資和創業企業不行,還得華為、京東方這樣的大企業上;第三政府需要創造更好的環境,讓企業家安心做長期投入。

(作者系資深商業觀察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