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騙子太多了,基本都是借區塊鏈之名,實則發幣,不公開發聲就不停有人拿著你的名字去站臺。”在與陳偉星幾番隔空對話互懟後的一個月,金沙江創投董事總經理朱嘯虎接受了第一財經的獨家專訪。

從共享單車到共享充電寶再到區塊鏈,一次次登上科技圈頭條的同時,也讓朱嘯虎置身於輿論漩渦中。最近鮮少接受媒體采訪的他,依舊在此次采訪中直言不諱回應了對區塊鏈技術應用風險,以及共享單車乃至大出行市場的預判。

痛點是想象出來的

在幾番區塊鏈大討論之後,朱嘯虎被打上了“古典互聯網”(指的是一切未用區塊鏈技術的互聯網)投資的標簽,這個說法出自“3點鐘區塊鏈”社群,在他們看來,互聯網+、人工智能、雲計算、3D打印、無人駕駛等等,都是古典的。

對於這樣的標簽,朱嘯虎並不反感,他認為,投資歸根結底還要強調痛點,而當下區塊鏈的痛點是想象出來的痛點,現實生活中根本不存在。

朱嘯虎的觀點是區塊鏈技術強調去中心化和信任問題,而在現實生活中尤其是信息技術發達的地區,信任本身不是問題。他舉例,銀行賬號、證券賬號很少出現問題,此外通過全民記賬來保證準確性,而區塊鏈的存儲和技術成本非常高,效率卻極低。

早在去年夏天朱嘯虎和團隊在矽谷,彼時區塊鏈和ICO就異常火爆,他和團隊成員在美國考察了幾個創業項目,但發現完全不靠譜。“他們的談話風格和互聯網創業者完全不同,不講技術只講概念,一直強調去中心化做信用,談到最後商業模式就是靠發幣一夜暴富。”

對於外界所強調的區塊鏈技術各種各樣的應用場景,朱嘯虎直言區塊鏈技術應用場景非常的有限,甚至追根溯源這個理論本身就存在問題。

在投資中朱嘯虎一直強調“死亡谷過後再進入”,任何技術創新都要經歷一個S曲線,火一段時間之後會經歷一個“死亡谷”,這個“死亡谷”很深,第二次起來才能淘汰掉90%的泡沫,而這個第二次起來的公司可能和最初完全不一樣,也會更成熟一些。任何新技術的發展都需要有lead time(前置時間),需要各方面條件成熟後才能到tipping point(引爆點),越大的變革需要的前置時間越長。

在這場區塊鏈熱潮中,各路資本都在布局。以BAT為代表的巨頭公司紛紛入場,面對比特幣、ICO、區塊鏈等一連串的技術名詞和區塊鏈造富運動,害怕錯過的焦慮感也在創投圈蔓延。根據IT桔子數據統計,在2017年新成立的46家投資機構中,有9家聚焦於區塊鏈投資。

朱嘯虎認為大公司入場更多是為了做技術防範布局,和這些公司的體量相比,這部分投入所耗費的成本是很低的,就目前而言大公司所探索出來的,能夠落地的應用場景也是非常有限的。

對於投資機構紮堆區塊鏈,朱嘯虎談及切身感受,“一夜暴富對很多投資機構有刺激,尤其是在錯失傳統互聯網機會下,希望靠區塊鏈來改變。但投資一定要想清楚解決什麽問題,是否創造價值,賺快錢的都是投機者。”

邊界還要靠槍打

在風險投資圈,朱嘯虎是個特別的存在,尤其是對共享單車Ofo小黃車的投資,讓朱嘯虎名聲大噪也飽受爭議。從共享單車三個月結束戰鬥,到與馬化騰的共享單車論戰,以及合並一說,他的每一次發言都挑動行業神經。

在采訪中朱嘯虎坦陳“已經於去年12月份清空了Ofo的股份,一部分給了阿里巴巴,包括董事會席位和一票否決權;另一小部分給了滴滴”。在朱嘯虎看來,“共享單車早期投入非常的大,而營收是一件細水長流的事情,這就使得共享單車對資本高度依賴,在幾方競爭情況下,競爭會比較慘烈,局面也比較混亂,基本就是巨頭控制,看巨頭怎麽想。”

去年年底他觀察到,頭部城市市場已經出現飽和,靠租金已經無法收回成本,不合並的話已經看到市場天花板。回頭來看,朱嘯虎認為共享單車在去年年底可能是唯一的合並機會,不管是對於Ofo還是摩拜,如果這兩個公司去年合並,這個市場估值還會有兩三倍的空間。

共享單車之外,滴滴和美團則在外賣和大出行市場焦灼開戰。

4月9日,滴滴外賣正式在無錫上線運營,第二日宣布首日單量33.4萬單,稱在無錫市場份額已經位居第一。不過這引來了美團外賣方面的質疑,稱自己才是穩居無錫市場第一。口水戰背後,雙方也在無錫市場展開了瘋狂的補貼大戰。

作為投資人朱嘯虎再次在朋友圈為滴滴“發聲”,對於靠補貼獲得的訂單是否有意義,朱嘯虎稱“補貼可以測試對方防禦的深度,補貼情況下可以打穿對方,超過對方市場份額。和在高度補貼的情況下也只能拿到20%~30%的市場份額是完全不一樣的!就好像穿著3級甲VS裸體沒穿甲。”

朱嘯虎的後半句指向了網約車市場。在南京和上海,美團和滴滴短兵相接開始補貼暗戰,頗有幾年前網約車市場剛剛興起時“價格大戰”的意味。但朱嘯虎認為,不同於當年,現在政府是不希望看到惡性競爭的,美團在大量外地司機和外地車輛牌照情況下,補貼非常大,雖然官方表示拿下大量訂單,但就和當年易到燒掉幾個億,最終也是不行的。“美團補貼是把不打車的人或者習慣單車的人拉過來了,補貼要看真正拉來了什麽樣的司機什麽樣的乘客,效率很重要。”朱嘯虎向第一財經表示。

做外賣的進入網約車市場,做網約車的邁入外賣市場,超級獨角獸的邊界變得越來越模糊,而未來滴滴和美團交鋒的業務也並不止網約車和外賣,激戰與短暫和平下,朱嘯虎表示:“美國互聯網邊界清晰,中國互聯網邊界一直都是不清晰的,包括騰訊和阿里也不那麽清晰,曾經騰訊想做電商,阿里想做遊戲,邊界是靠槍打出來的,不是靠談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