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被美國商務部一拳擊倒後,國內紛紛痛罵中國不註重自主研發,以至於被人卡住。有人說,假如中國重拾當年勒緊褲腰帶搞原子彈的風格,中國人不愁搞不成牛逼的芯片。

這種看法,其實大謬。

實際上,中國不是不註重自主研發,有機會看看國內在各個高新技術上的投入,簡直海了去了,筆者以前就是做材料科研的,國家每年的經費發放向來是不計成本。說中國政府不重視自主研發,簡直是天大的冤枉。

那麽,為啥中國人能夠做出原子彈,卻在芯片上不能直追美國呢?

根本原因就在於,原子彈是國之重器,是不考慮成本、不在乎收益的高科技武器,國家可以通過舉國之力,不惜代價投入,只要能夠做出來就行。但芯片不同,別看它看起來不起眼,但它是一種高科技的商品。高科技商品要想成功自主,會比制造原子彈困難一萬倍。

理解這個問題,你需要知道,什麽樣的商品能夠成功?

物美價廉的商品。

某些人說,中國人需要動員舉國之力、不惜代價地發展芯片。然而,這句話本身就意味著中國生產的芯片成本將遠比美國人來得高,更不用說性能很可能比不上美國人早已成熟的技術(比如中芯在搞28納米制程芯片,但良品率太低,且人家臺積電已經開始量產7納米了)。這意味著什麽?

這意味著,你生產再多的國產芯片,也不過是失敗的商品——性能糟糕、價格高昂,沒有人會購買的。就像一部有著IPhoneX的價格、性能卻是大哥大的手機,再多的宣傳,也不可能使之獲得消費者的青睞的。最後,這些物劣價高的產品只能堆積在庫房里。這也意味著,別人生產越多,賺錢越多;你生產越多,虧損越多。在這種情況下,不計代價投入,不過是不計代價地虧錢,直到破產完蛋。

所以,中國可以通過舉國之力搞出原子彈,卻很難通過舉國之力做出成功的芯片(蘇聯也是如此,除了舉國支持的軍工以外,其他產業毫無競爭力,技術水平極低)。這是商品的屬性決定的,而不是中國人的雄心能決定的。畢竟,造出商品就是為了盈利。

那麽,中國人怎麽才能在芯片技術上超越美國呢?

事實上,從歷史的經驗來看,只有兩個辦法:

第一,中國必須與技術先進的西方建立良好的關系,保持良好的開放和技術交流,這是提升自身產業技術水平的基礎。今天的日本、韓國、中國臺灣(臺積電),其相當多的產業技術之所以能夠達到世界一流水平,離不開西方特別是美國對其的技術開放(臺積電的建立靠的是美國的人才;三星的發展離不開英特爾的技術支持)。

就像19世紀的美利堅堅持韜光養晦,與歐洲各國建立良好的關系,通過貿易往來和技術交流,成功地提升了國內產業技術水平。

第二,中國必須建立創新文化的氛圍,逐步確立對知識產權的保護, 這樣才能有彎道超車的機會。

19世紀的美國通過對知識產權的保護,鼓勵創新,逐漸主導了第二次、第三次新技術革命,最終實現了對歐陸強國在技術上的彎道超車。筆者曾經閱覽第二次世界大戰中一位德軍將領寫的回憶錄,當時這位將軍還嘲諷美國汽車的技術不如德國精湛,但是隨著美國主導了信息技術革命,誰還敢嘲諷美國在汽車技術上的劣勢?

中興事件之後,國人惋惜可以,但那些將研發原子彈的經驗套用在芯片上、認為不惜成本就可以解決問題的人,實際上完全忽視了芯片競爭本質上是商品競爭,而商品競爭的本質就是成本競爭!

所以,當你忽視成本談商品的時候,你已誤入歧途!

第一財經獲授權轉載自“王陶陶”微信公眾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