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篇先說最重要的事情。我親爹,是小米的超級無敵粉絲,不管我文章寫了啥,你們如果誰見了雷總,能不能幫我要個簽名,我好拿去對沖下萬一我爹看完文章不讓我回家的風險。

 

昨天小米在聯交所提交了招股書後,從公號民工到堆model的金融民工都不淡定了,第一反應全是:來來來,數一數IPO後能出多少億萬富翁!

 

要我說,你們這種心態是不對的,食物鏈的分工早就定好了,這種創業型公司創始人及員工本來,開的就是印鈔廠!二級狗雖然沒有財富自由,但你們也是一年七八位數字的bonus的高級民工啊,你們也可以做好本職工作,跟他們殺價砍估值啊。

 

如果你們不好意思做,可以讓我來啊!


 

5%


小米呢,是賣手機起家的。解決了當年廣大人民群眾買不起蘋果、又用不下手步步高的深刻痛點。成功程度就看他這四年時間里,從一級市場上融了多少錢吧。

 

終於熬過了2016年的低谷,趕緊趁著2017年的高點來上市了。並且,我覺得雷總特別聰明,寫了一封誠懇而感人的董事長信,讓像我爸這樣的米粉看了簡直是痛哭流涕。

 

你說小米最重視的東西到底是什麽?跟著招股書數關鍵詞,推特上有鬼佬數了,得出以下結論:

 

平臺、loT、生態系統當然是占了大頭。就跟美圖啊、眾安上市一樣,如何獲得高估值,當然是往互聯網里靠啊!

 

然後關鍵詞是創新、產品等等。但是這位歪果仁,沒有領會我們雷總中文的精深,明明雷總最能打動米粉的一個詞是啥——厚道啊!

 

厚道的人運氣不會太差呢!厚道這個詞,蝸牛妹數了,一共在招股書里出現了31次,排名第五。

 

為了證明自己是個厚道的人,做厚道的產品,雷總還特意表示,小米產品的硬件凈利潤率永遠不會超過5%。

 

這就有意思了。有些公司,比如我男神Bezos的亞馬遜,人家當年也是說不盈利不盈利,要給消費者最好的價格;但當花街對他有盈利要求的時候,人家是說能deliver就可以deliver的。

 

對小米來說,硬件凈利潤率永遠不超過5%,我覺得第一個要問的問題是:這是一個願不願意的問題呢?還是一個能不能的問題?

 

看看小米及其他品牌在中國市場上手機的售價。



常識應該都能想到,小米賣手機,應該,不太賺錢。果然,廣發拉了個數,2017年三季度,一臺小米手機,平均只賺2美元,還不到20人民幣。如果這樣都能超過5%的硬件凈利潤率……

 

競爭對手華為反正表示先吐槽為敬。

 

不過,能夠把不利的事實,描繪成更為宏大而崇高的理念,讓消費者相信(投資者信沒信我不好說),我覺得雷軍這一步,是成功的!

 


壓了多少貨


一臺手機賺2刀雖然不算多,但是小米走的是極致發貨路線的啊。人家一年的發貨量,說出來真的不少。

 

氮素,雷老板真的也要解釋下,2017年究竟發生了什麽,令小米的流動資產總值,比2016年翻了一倍還有多麽?存貨double了,應收合計增加了2.69倍。

 

存貨里面呢,在制品增加36%,制成品增加了1.54倍。

 

就算我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管理層說說,為了沖上市,2017年壓了多少貨下去啊!

 

步子賣的這麽大,不怕扯著現金流麽!你看,2017年經營性現金流都是負的了!

 

那2018年的報表,你們打算怎麽整呢。

 

怎麽估值


手機那塊業務,我看大家分析的都很透徹了。反正蘋果一年賺千億美元,隨便拋個回購也是千億美元規模的(回購了個小米),現在的估值也就15倍。巴菲特已經帶頭加倉了。那麽,占了小米收入70%的的手機業務怎麽估值,你們的model skill都比我好。

 

我今天主要要說的,是小米另一塊增長迅速,被雷軍拔到很高位置的loT與生活消費產品業務啊。就像眾安最好需要搭配互聯網和保險猿猴一起看,小米我建議搭配硬件和消費猿猴一起看。

 

你看,雷軍的願景是這樣的:

 

小米創辦之初,我們就有一個宏大的理想:要改變商業世界中普遍低下的效率。一件成本15美元的襯衣在中國的商店里要賣到150美元,定倍率有驚人的10倍。一雙鞋要加5到10倍,一條領帶加20多倍,這樣的例子舉不勝數。

 

但我總是難以理解,為什麽生產和流通的效率長期不能提高?為什麽商業運轉中間環節的巨大耗損要讓用戶買單?為什麽所有的“cost down”的努力都只在那10%的生產成本里摳索,而從不向無謂耗損的那90%運營、交易成本開刀?

 

小米有勇氣、有決心推動一場深刻的商業效率革命。

 

不得不說,雷總這段話寫的真的是非常之好。只是,這商業邏輯,蝸牛妹好像早也在另一家公司上見過,那家公司叫做Miniso(不知道這個是啥的男猿猴,給你兩條方法:一是回家問領導;二是金鐘廊、上環無極限都有店,你們逛一圈就明白了)。

 

Miniso的創始人叫葉國富(雷軍的湖北老鄉,哎呀呀的老板,跟雷軍一樣也是二次創業),兩年內開了1100家實體店,營收50億,非常牛逼的。你看他接受訪問時候是怎麽講生意起源的,跟老鄉雷總英雄所見略同嘛,為什麽外國性價比高的東西,中國消費者不能享受呢?

 

另外,獲取消費者最重要的是什麽啊,當然是性價比高啊,Miniso說了,自己公司的毛利嚴格控制在8%左右,店鋪毛利的上線是38%,通過口碑去營銷費用;量大起來就又可以控制采購的價格了。是不是,老鄉所見略同!

 

米家、有品跟Miniso某種意義上講非常相似,不同主要是產品的類型及對產品的掌控。Miniso是上中下遊都是自己搞定,賣的都是生活用品;小米是合作共贏搞孵化導流路線嘛,好處是可以以最小的資本投入,撬動最大的回報。這個路線之所以能夠成為一個生態系統,主要是以下幾點理由:

 

多數產品為電器類,可以連接小米手機,形成閉環、並遠程手機操作(這就顯得非常智能高級了);


因為手機便宜有大量用戶,轉化率是很高,令米家、有品的獲客成本hin低;


早期智能硬件和手機一樣,解決用戶貴的用不起,便宜用不下手的痛點,所謂厚道的人,運氣不會太差;


等這個閉環不斷循環、自我認證後,就可以像網紅賣衣服一樣,先預告(眾籌)、再上新,你出啥東西,米粉會買單的。

 


下面給你們舉例子。直到跟著小米的招股書,去看他們現在到底賣多少周邊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家一半的東西都是我爹從小米上買的,包括哪些東西呢:手機肯定少不了啦,還有小米的電視,智能插座,凈水機,空氣凈化器,保溫壺,充電寶,電飯鍋等等。

 

這些我都能理解,但是我沒有想到的是,除了電器類,我發現我爹還在小米系統內買了很多消費品啊,比如:羽絨服、襪子(買了兩次)、大閘蟹、床墊、被子、被套、鞋子。除了給他自己和我媽買,他還會總問我:

 

小米出了旅行箱,要不要我給你搞一個?小米眾籌了個眼部按摩器,我給你買!小米那個羽絨服真的很好,你要不要拿去香港穿!

 

然後,我把我爹這兩年的購物清單匯了匯總,我爹2014年把手機從三星換成小米後,就徹底入坑了,在小米商城上合計購買了19件產品,消費15841.4人民幣;在米家APP上從2016年開始剁手,合計購買了22件產品,消費4176人民幣。合計消費20017.4人民幣。

 

要知道46歲以上用戶只占小米手機人群的4.4%,我不得不說,我爹很fashion啊。

 

我問我爹為啥買這麽多?我爹回答:性價比高啊,我還有很多想買的沒有買呢!(此處還有個笑臉呦)

 

我爹的想法還是有hard fact支持的,因為小米這個關聯推薦的功能是很強大的,入坑容易出坑男,真的不得不讓人佩服雷軍的商業化能力。

 

我也采訪了下我媽的感受。她首先吐槽了電飯煲做出來的飯不好吃(當然了,指望造手機的造好電飯煲,想啥呢),但也肯定了我爹的買買買:你爹越來越精致了!(讓人更加佩服雷軍,讓我爹都成了追求極致生活的人)

 

想想我爹連襪子都要在米家APP上買,7雙60.51人民幣(快趕上香港的價錢了),淘寶上銷量最好的男襪,10雙17.8人民幣。你說,我對於米粉,敢吐槽啥?還是男人的錢好搶啊,我佩服雷軍都來不及啊!

 

而且厚道行得通啊,你看小米手環,直接把fitbit打趴,活生生的數據啊,不能不服啊。


 

唯一安慰的是,無論手機還是其他周邊,毛利率看確實雷老板沒有賺啥錢,比5%的凈利潤率並沒有高出來太多。

 

至於估值,我覺得可以將這塊業務拆分成電器類和生活品質類,分別對標格力、美的及無印良品(強烈建議Miniso趕快上市)。

 

可以給什麽樣的估值,期待什麽樣的市值,我只能幫你們到這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