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進一步加碼了在短視頻的布局。5月20日,騰訊微視宣布張傑成為代言人。

微視最早上線於2013年。但在騰訊內部,這款產品一度遭遇冷落甚至停擺。2015年3月,微視團隊主要成員離職或轉崗;2017年3月,騰訊宣布微視將於當年4月10日正式下線;同年5月,微視推出了全新改版的iOS版本。

彼時微視的改版並沒有得到市場過多關註,短視頻領域已經有了太多後起之秀,目前形成了西瓜視頻、快手和抖音三強爭霸的格局。

比達咨詢數據顯示, 2018年第1季度主要短視頻APP月均活躍用戶數方面,西瓜視頻、快手、抖音短視頻在同領域中居第一梯隊,三者月活分別為1.93億人、1.90億人、1.54億人。

今年兩會期間,騰訊董事會主席馬化騰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騰訊依然關註短視頻,正在探索發展短視頻、直播等新型社交平臺。

微視對標的產品或者說競品為抖音。5月8日,抖音母公司字節跳動CEO張一鳴發朋友圈稱抖音Tiktok Q1蘋果商店下載全球第一,表示“微信的借口封殺 微視的抄襲搬運 擋不住抖音的步伐”。

馬化騰回複稱“可以理解為誹謗”,並在另一條朋友圈留言稱“平臺一視同仁”。

張一鳴稱的“借口封殺”或許指4月中旬,微信、QQ暫停短視頻APP外鏈直接播放功能,涉及的APP包括微視、快手、抖音、西瓜視頻等。

彼時的背景是,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發文表示,“今日頭條”、“快手”兩家網站播出有違社會道德節目等問題,在不具備《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的情況下持續頂風拓展視聽節目服務,擾亂網絡視聽行業秩序。

對於外鏈和營銷,微信一直有著潔癖式敏感。當屏蔽和處理發生在抖音身上時,雙方的沖突格外明顯,並且持續演繹。

如5月18日,抖音做了一個在微信朋友圈刷屏的博物館主體日H5廣告。刷屏過後,這款H5分享到朋友圈時成了僅自己可見。抖音稱這款H5在不到24小時內,“連續兩次遭到了來自微信官方的封殺”。

微信很快作出回應,稱抖音H5廣告存在誘導分享行為,違反了《微信外部鏈接內容管理規範》,因此平臺作出了處理。

同一天,微信宣布升級外鏈管理規則,最引人註目的為第二條,“外部鏈接不得在未取得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等法定證照的情況下,以任何形式傳播含有視聽節目的內容”。

這意味著至少有21款視頻會受影響,包括快手、微博(視頻)、抖音、梨視頻、秒拍、映客、花椒、美拍、西瓜、火山、百度好看、360快視頻、秒拍、波波視頻、小咖秀、人人視頻等。

相比之下,騰訊微視是持有牌照的,微信的舉動一度被認為是在給微視開路。

但5月21日,微信發布《關於升級外鏈管理規則的補充公告》,宣布刪除前述公告的第二條。這似乎也驗證了馬化騰所稱的“平臺一視同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