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在5月8日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以來,國際原油價格出現大幅上漲。市場普遍預期美國此舉將可能使伊朗原油出口受到很大影響,從而對油價產生重大影響。伊朗目前是中東最重要的原油生產國之一,是石油輸出國組織(OPEC)第三大產油國,其產能波動對全球原油市場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事實上,當2017年中國石油對外依存接近70%時,國家能源安全已經得到關註,而最近發生的變故無疑將加重這一關註。

石油作為世界各國最主要的能源消費品之一,能否保證其正常的供給,直接關系到一個國家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在國家發展戰略上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消費國,在石油供應方面的問題十分突出。中國自2014年成為世界第二大原油消費國,並在同年一季度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石油進口國。此外,美國能源信息署(EIA)還預測中國的石油消費將在2034年超過美國。近年來,中國的石油需求隨著經濟發展和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而呈現不斷增長,顯現出國內石油短缺與石油需求之間的矛盾。這種石油供需不平衡的狀態,目前只能依賴於石油進口,這就使得石油進出口的逆差逐年增大。

首先,中國受國內資源稟賦條件的限制,自1993年起原油的對外依存度達到6.7%並成為石油凈進口國。之後,中國的對外依存度一直上升,並在2011年原油對外依存度達到了55.2%,首次超過美國。此後,我國石油進口對外依存度不斷攀升,至2017年已接近70%,遠超所謂的國際安全警戒線。而隨著中國工業化和城市化進程向縱深推進,國內石油的供應缺口還將逐年增大。

其次,中國對石油的進口嚴重依賴政治局勢常年動蕩不安的中東等地。2016年中國從中東國家的原油進口占進口總量的48%,2017年上升為58%。加上海上運輸耗資巨大,過程漫長且存在安全隱患,進口來源和進口渠道均面臨嚴峻挑戰,對中國石油的安全供應有著比較大的威脅。

最後,石油價格波動對中國宏觀經濟有影響。國際油價在金融危機後的波動幅度明顯大於金融危機前的波動幅度。重大事件對價格影響非常明顯。作為全球最大的石油凈進口國,按目前的年進口量,國際油價每漲一美元,我國對應需多付30億美元。

在過去的半個世紀中,世界石油市場經歷了至少11次重要的石油供給沖擊。從上世紀70年代石油危機及其引發的能源危機起,很多發達國家都開始積極建立自己國家級別的戰略石油儲備體系,用於彌補石油供應的短缺,並試圖抑制石油價格的上漲及其帶來的不利宏觀經濟影響。

石油儲備通常指的是一國政府、民間以及石油企業的原油的庫存綜合。戰略石油儲備在應對世界石油價格大幅波動、經濟危機、自然災害及戰爭等重大事件上,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對嚴重依賴石油進口的國家,戰略石油儲備是應對石油供應短缺危機的首道防線,是國家能源安全甚至國家整體安全的關鍵環節。因此,建立合理的國家戰略石油儲備體系,有極其重要的意義。

多年來,中國在石油戰略儲備系統的建立上花了不少力氣。中國戰略石油儲備在第九個“五年計劃”中被提上議程,並於2003年開始籌建,2004年開始正式投建。

中國的石油儲備也分為戰略石油儲備和商業石油儲備。前者是國家或地方政府為了應對戰爭、自然災害等造成的石油短缺而采取的有效措施。後者則是為了應對油價的大幅波動而采取的儲備行為。商業石油儲備是戰略石油儲備的補充。

中國戰略石油儲備基地規劃了三期。第一期擁有21天的石油凈進口量的儲備能力,第二期擁有54天儲備能力,第三期尚未規劃完成,目標實現相當於90天的石油凈進口量的儲備能力。2016年3月,政府的《“十三五”規劃綱要草案》中提到中國擬推遲到2020年完成第二階段戰略石油儲備的收儲工作。目前中國第三期石油儲備建設計劃也正在規劃當中。

中國商業石油儲備是以大型國企為主、以中小型企業為輔的一個石油儲備體系。2014年6月,政府的《能源發展戰略行動計劃(2014~2020年)》要求鼓勵民間資本參與儲備建設,建立企業義務儲備,鼓勵發展商業儲備。目前,已經有多家民營企業有意發展原油倉儲。截至2015年底,中國商業石油儲備為3.15億噸,在政府的鼓勵下,民間商業儲備已經開始迎來較好的發展機遇。

近年來,政府對戰略石油儲備給予了高度重視。2015年2月的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九次會議指出,保障能源安全,要明確責任、狠抓落實、抓出成效,密切跟蹤當前國際能源市場出現的新情況新變化,趨利避害,加快完善石油戰略儲備制度。

除了戰略石油儲備,中國短期需要繼續拓展新的原油進口來源,加強原油進口源的多元化,以分散未來可能出現的地緣政治等風險。2017年全年我國從俄羅斯進口原油5979萬噸,份額為14.23%,已成為我國原油第一進口來源國。最近的消息則是中美將加強能源合作,這樣,美國也將成為中國油氣進口的一個來源。

(作者系廈門大學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