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正在加快政務布局。

5月25日,騰訊聯合中國電科發布《網絡社會安全風險指數報告》,指出低俗信息網站是傳播範圍最廣的有害信息網站。平均下來,每位活躍用戶每天參與了1.3次低俗信息網站傳播。

雙方同時發布了研究成果——“網絡社會安全風險態勢系統”,該系統有助於政府掌握目前網絡社會治理存在的問題,加強宏觀調控,為各地政府制定相關政策和治理措施提供數據支撐。

騰訊董事會主席兼首席執行官馬化騰也於5月23日公開表示,騰訊未來也會註重to B(商家)和 to G(政務)的連接。

每萬人每天傳播逾萬次低俗信息網站

《報告》將各類危害信息和事件按內容分為政治、經濟、文化、社會和生態五大方面,統籌了危害網站的日均傳播次數,數據采集周期為2018年2月15日至2018年5月15日。

數據顯示,低俗信息網站是傳播範圍最廣的有害信息網站。每萬名活躍用戶中的日均傳播次數的平均值為13060.95次,這也意味著,平均下來每位活躍用戶每天都參與了1.3次低俗信息網站傳播。

其次為賭博網站。賭博網站在全國各省每萬名活躍用戶中的日均傳播次數平均值為5117.36次。

在經濟安全風險中,風險金融網站是日均傳播次數最高的有害信息網站,每萬名活躍用戶中的日均傳播次數的平均值為291.81次。

在整體分布趨勢上,相較於西部地區而言,東部地區網絡社會安全風險程度較高,其中東南沿海地區尤為突出。省級行政區網絡社會安全風險指數評估中,風險較小的五個省級行政區為甘肅、貴州、青海、上海、雲南;風險較大的五個省級行政區為廣東、遼寧、天津、內蒙古、福建。

推進政務布局

項目承擔方為騰訊安全雲。騰訊同時有政務雲,在對政務端,安全雲和政務雲又是如何分工?李旭陽對第一財經表示,政務雲主要偏底層存儲,安全雲更傾向於上層應用和大數據治理。

部署大量應用平攤底層設備費用是控制成本的有效措施。

“監測數據需要巨大的設備投入。如果只做某一個應用監測,所有的設備成本要攤在這一個應用上,比如做一個應用需要一千萬元成本,可能做一百個應用還是一千萬元成本,但整個設備成本被攤分了。如果工商或者說金融辦自己建系統抓數據,建大數據中心又跑應用,其實成本非常高,光基礎投入要幾千萬元,可對於我們來說成本是在下降的。”李旭陽稱。

李旭陽稱,騰訊秉持開放心態,將安全能力、大數據技術向政府、社會輸出,助力政府治理和智慧城市建設。

在雲服務領域,政務是一個高速增長的市場。騰訊發布的《用雲量與數字經濟發展報告》顯示,2017年互聯網行業“用雲量”占全國總量的 79.1%,但政務服務“用雲量”卻是增長最快的一個,2017 年增長超過十倍。

馬化騰也於5月23日公開表示,騰訊未來也會註重to B(商家)和 to G(政務)的連接。

但騰訊是一家to C基因濃厚的公司,相比之下,阿里巴巴更擅長B端和G端運營。

2017年11月,工信部公布首批國家人工智能開放創新平臺名單。城市大腦項目花落阿里雲,騰訊、百度和科大訊飛分別摘得醫療影像、自動駕駛和智能語音項目。

在對接政府端,騰訊又有何種優勢?

“數字中國和智慧城市要做的工作非常多,不是一家公司可以做好的,一定是多家公司共同參與做這件事情。這也是為什麽我們要和中國電科合作的原因。確實市場蛋糕很大。”李旭陽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