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口自然增長率持續放緩後,人口向大都市集聚的態勢並沒有減緩,反而有加快的趨勢。

第一財經記者通過對33個一二線城市2017年常住人口增量的變化統計梳理發現,2017年,有13個城市的人口增量超過了10萬,超過20萬的達到了6個,比上年多了2個。其中人口增量最多的5個城市是深圳、廣州、杭州、長沙和重慶。從地域分布上看,南方城市占據主導。

需要說明的是,個別重點城市如沈陽尚未公布2017年的最新人口數據。另有部分重點城市只公布戶籍人口數據,在文中會特別備註。

深廣杭領銜

從絕對值來看,珠三角的兩個一線城市深圳和廣州,繼2016年之後,2017年繼續領跑各大人口凈增量榜單。

深圳市統計局發布數據顯示,初步統計,該市2017年末常住人口1252.83萬人。而2016年末深圳常住人口為1190.84萬人。按此計算,去年深圳常住人口凈增了61.99萬人。

需要說明的是,在深汕特別合作區GDP納入深圳GDP計算後,去年深汕合作區的人口也首次納入到深圳常住人口計算。扣除這一因素,去年深圳人口凈增55.08萬人。

深圳之後,廣州位居第二。2017年末,廣州市常住人口1449.84萬人,比上一年度增加了45.49萬。

值得註意的是,不管是深圳還是廣州,近三年,常住人口均實現大幅增長。例如,2015年到2017年,深圳常住人口增量分別為60萬、53萬、55.08萬。同期廣州常住人口增量分別為42.06萬、54.24萬、45.49萬,近三年這兩個城市人口增量在各大城市中領跑,這也顯示珠三角尤其是廣深的人口吸引力不斷增強。

在廣深之外,有著“第五個一線城市”之稱的杭州,人口流入的速度同樣迅速。數據顯示,2017年,全市年末常住人口為946.8萬人,比2016年末增加28.0萬人,增幅3.05%。2015年、2016年、2017年,杭州新增常住人口分別飆漲了12.6萬、17萬、28萬,呈現快速增長的態勢。

近幾年,杭州新經濟表現亮眼,尤其是以阿里巴巴、螞蟻金服等為代表的新實體經濟、戰略新興產業對浙江省經濟轉型升級帶動效應十分明顯。2017年,杭州市信息經濟發展持續向好,增速較快,占比擴大,全年實現增加值(剔重)3216億元,增長21.8%,高於全市GDP增幅13.8個百分點,占全市生產總值25.6%,占比較上年同期提高1.3個百分點。2015-2017年,杭州市信息經濟連續三年增長超過20%,成為該市經濟增長主引擎。產業的發展也帶動了人口的快速流入。

這些城市也很猛

在深廣杭之後,長沙、重慶和西安的增量也都超過了20萬。這其中,長沙已是連續兩年增量超過了20萬。近幾年,長沙主打產業裝備制造業、文化產業、醫藥、汽車等帶動區域經濟快速增長。產業的蓬勃發展和湖南人口從沿海地區的回流,大量人口進入到長沙。

在西安,去年實施人才落戶新政以來,戶籍人口快速增長,去年一年戶籍人口增長了20.15萬。而今年的一系列舉措更是加快了人口流入。

根據當地媒體報道,2005年以來,西安市落戶政策一度十年未調整,近5年時間內全市僅增加戶籍人口29萬人。但最新數據顯示,自2017年3月1日實施戶籍新政以來,截至今年5月已新遷入落戶64.5萬人,相當於一年遷入一座中等城市。當然,這些遷入的人口,有相當大一部分是已經在西安就業的外來人口。

另外,有統計數據顯示,今年1月至5月14日,西安市市外遷入401938人,其中,博士以上781人,碩士研究生11218人,本科生126054人。

在這三個城市之外,佛山和鄭州的增量也超過了15萬,分列7到9位。其中,佛山去年的人口增量達到了19.4萬,增量超過了武漢、成都等中西部的大城市,成為珠三角又一人口重點流入地。

廣東省體改研究會副會長彭澎對第一財經分析,新一輪發展過程中,工業4.0、制造業高端化、智能化在廣東尤其是珠三角的發展空間很大。除了產業基礎之外,珠三角地區還擁有良好的氣候、生活環境、便捷的軌道交通,珠三角形成的一小時生活圈,有利於吸引高端制造業所需的高素質人才,因此,高端制造業在珠三角擁有較大的發展空間。產業的快速發展也吸引人口的不斷流入。

鄭州則是西安之外,又一個人口快速增長的北方城市,去年該市人口凈增加了15.7萬,這也是鄭州連續7年常住人口增量超過15萬,在二線城市中的表現相當亮眼。2017年鄭州市市域城市建成區面積達到830.97平方公里。與2016年相比“長大”了86.2平方公里,這一增量也超過了不少河南省內其他地級市現有的建成區面積。

河南大學中原發展研究院院長耿明齋對第一財經分析,鄭州人口快速增長,城市高速擴張,主要因素是,河南人口規模很大,城鎮化水平又相對滯後,到2017年才剛突破50%,比全國低了8個百分點。城鎮化滯後,這也意味著發展潛力很大,目前河南處在高速城鎮化的階段,使得各種要素不斷向鄭州集聚。

其次,與沿海省份大多擁有雙中心乃至多中心的格局相比,河南是一個單中心的區域結構。耿明齋說,在省會鄭州之外,河南其他地級市與鄭州的差距太大,無法形成於鄭州相競爭的格局,這也使得河南的產業要素、資源等優先向鄭州集聚。

第三,企業考慮物流、運輸成本以及較低的生產成本,在鄭州設點是很好的選擇。耿明齋說,從全國的發展格局來看,鄭州目前的比較優勢尤其是作為交通樞紐、物流樞紐的優勢不斷凸顯,鄭州往全國各地的運輸成本都比較便宜,這種交通物流優勢帶動產業要素向鄭州集聚。

彭澎說,原來中西部一些後發的因素,卻變成了優勢,比如地價、勞動力等成本都比沿海大城市低,在沿海大城市的高昂成本之下,很多人才、勞動力也會考慮性價比,留在中西部就近就業。

最新的一個例子是,今年年初,移動電競遊戲研發商、發行商英雄互娛計劃在北京招聘100位程序員,可5個月過去了,只招到了7人,其中4人還辭職。但是公司搬到西安之後,僅用一個月時間就招聘了25人,而且性價比很高。比如,在西安一個技術總監的月薪為18000元,放在北京這個崗位的薪酬則是現在的3到4倍。而這個團隊大部分成員來自西安電子科技大學。

南方城市新經濟領先

從總體上看,南方城市無論是在增量還是在增速方面,都顯著超過了北方城市。

例如,在增量前10名中,除了西安和鄭州這兩個近幾年的中西部明星城市外,其他8個城市全部來自南方,這些城市包括珠三角的廣深佛,長三角的杭州、寧波,以及長江中上遊的長沙、重慶和成都。

從增長率來看,有8個城市的增速超過了2%,除了西安之外,全部在南方。其中深圳以4.6%遙遙領先。長沙、廣州和杭州也都超過了3%。佛山以2.6%位居第5。北方唯一超過2%的城市西安,以2.44%的增速位居第6。廈門和貴陽也都超過了2%,分列7、8位。南昌和寧波位居第9、10位,這兩個城市也都來自南方。

相比之下,在榜尾端,有6個城市的常住人口或戶籍人口出現了負增長。其中,除了京滬兩大直轄市出於人口控制和疏解而出現下降外,其他幾個城市大連、長春和哈爾濱都是來自東北地區,戶籍人口減少,即既有出生率和人口自然增長率低的因素,也有經濟增速下降人口外流的原因。

從各城市所在的省份看,也是呈現人口增長南快北慢的格局。根據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的研究,去年凈遷移人口較多的省份集中在南方,排名靠前的包括廣東、浙江、重慶、江蘇、安徽、四川,這些省份常住人口的增長,是自然增長和遷徙流動共同作用的結果。

人口的增長與區域經濟的發展緊密相關。在4月初舉行的“中國區域經濟50人論壇2018年會”上,國務院參事、國家發改委原副主任杜鷹介紹, 2013年以來,我國南方與北方之間的經濟增速開始拉開,增速的差距由2013年的0.6個百分點擴大到2017年的1.4個百分點,2017年南方實現GDP為52.5萬億元,占全國總量的61%,是1980年以來占比最高的時期。相應的北方的占比下降到39%左右,呈現出全國經濟增長“南快北慢”和經濟總量占比“南升北降”的格局。

與我國區域經濟發展南快北慢相對應的是,城市創新創業發展也呈現出明顯的南強北弱態勢。標準排名城市研究院5月22日發布的“2018年中國城市創新創業活力排行榜”顯示,北京、上海、深圳、廣州、杭州、西安、蘇州、武漢、天津、南京位列前十名。前十名城市中只有北京、西安、天津三個北方城市,還都是科教資源非常豐富的城市,也就是傳統的大區中心城市。

標準排名城市研究院院長謝良兵對第一財經分析南北方經濟差距拉大背後是傳統產業與新經濟之間的比拼,是開放創新快與慢的差別。這一區域經濟格局的變化反映在雙創領域,就是創新也呈現出這樣的格局,即南北差距正在拉大,畢竟創新驅動正在成為經濟轉型的主要抓手。

創新最直接的數據就是科技研發支出經費的數據。統計數據顯示,1998年,北方研發支出經費是曾是南方的122%,2012年下降為73.8%,2016年進一步下降至南方的64.1%。

表:2017年33個一二線城市人口變化表(單位:萬人))

數據來源:第一財經根據各地統計公報及公開資料梳理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