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布All in AI 的聯想近兩年來更願意強調人工智能的轉型。即使談到手機業務,一般也是忙著展示MOTO品牌在海外市場的成功。

聯想移動業務更多集中在海外市場的情況已經愈發明顯。聯想今年5月底發布的2017/2018財年財報顯示,相比上個財年,聯想集團移動業務在拉丁美洲的銷量增長達40%,北美地區的銷量增長達到57%。

對於智能手機業務,聯想集團在財報中將拉丁美洲及北美等定位為核心市場,而中國區的目標則是削減開支以大幅減少這項業務的虧損。

相比MOTO手機在海外市場的發展,聯想已經很少在中國市場主動提手機業務了。

但這並不意味著聯想放棄手機業務。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此前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強調設備是聯想的“命根子”,所有的業務都是在聯想設備的基礎上。

6月5日,聯想一口氣發布了多款全新產品。這也是聯想移動業務集團中國業務加入聯想中國之後的首次發布會。

作為聯想集團執行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劉軍用“重生”來定義聯想手機的這次亮相。

不過,幾經波折的聯想手機在當下這個已經相當紅海的市場上再度回歸,還能博得多少勝算?

主打高性價比

“過去的八年,聯想手機經歷了榮譽,同時也走過了艱難。”劉軍坦言,這一次重新開始,聯想需要面對的情況比起2011年的那次更具挑戰,因為現在聯想面對的是一個相對飽和的手機市場。

隨之而來的問題是,聯想手機要憑借什麽在這樣一個競爭非常激烈的市場東山再起?

劉軍給出的答案是——良心優品,國民手機。簡單點說,聯想手機將聚焦高性價比。

這次聯想手機官方自稱將以超高的性價比終結手機市場全面屏暴利時代。

馮幸此前擔任過聯想副總裁、聯想手機運營商業務負責人,後來轉去加盟了樂視。

對於聯想手機,馮幸曾經對第一財經記者評價,聯想的手機雖然不是很驚艷,但也很過關,真的沒有什麽不好,就是沒有特色、沒有突出的亮點而已。“但是,如果在營銷上有亮點,效果是完全不一樣的。”

其實,聯想手機曾經也輝煌過,當年的“中華酷聯”,聯想手機曾經是2012年中國市場第二,2014年全球市場第三。但聯想手機如今的境遇是:中國市場滑落在前十名之外,全球市場排名前十。

而今年4月的聯想誓師大會北京站上,聯想手機定下的目標是重回市場前十,劍指前六。

手機業務幾多坎坷

業內評價聯想在手機市場上是摔了一個跟頭。而楊元慶將這個跟頭的範圍定義在中國市場,他分析原因主要是運營商減少定制機補貼,“聯想手機從運營商市場占比從50%掉到30%”,而聯想當時在運營商之外的中國開放市場表現得還不夠好。

楊元慶曾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在發展智能手機業務過程中有一些坎坷,在轉型過程中還有比較大的挑戰,需要花些時間來改善目前的情況。

今年5月聯想宣布智能設備業務集團成立之後,聯想移動業務集團中國業務並入到聯想中國區,由劉軍統領,而常程出任聯想手機中國區負責人。

而常程是聯想手機業務的代表人物之一,上述調整也意味著從出走到召回,從被邊緣化到再被重用,用了整整三年半時間,常程兜兜轉轉終於坐到了聯想移動的核心位置。

從2011年至今的7年時間內,聯想手機業務的重大調整多達5次。最近一次是2017年,聯想宣布取消了此前定位互聯網手機品牌的ZUK,並表示未來只有聯想和Moto兩個品牌。其中,前者推出更具性價比產品,後者專註高端市場。

如今,作為聯想集團副總裁、聯想手機中國區業務負責人,常程在接受第一財經等媒體采訪時表示,手機市場足夠大,目前聯想先把產品做好。

有媒體直言不諱地追問常程:這一次要堅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