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2日,交通銀行發布第八屆董事會第十七次會議決議公告,聘任任德奇為交行行長,交行董事長彭純不再代行行長職責。

任德奇此前為中國銀行副行長,並且在建設銀行系統工作多年。隨著任德奇的上任,交行的高管團隊終於全部到位。董事長為現年56歲的彭純,行長為55歲的任德奇,副行長共有4位,分別是侯維棟(58歲)、郭莽(56歲)、沈如軍(54歲)、吳偉(48歲)。

作為國務院批準的首家深化改革試點行,交行“分行制+事業部制”的“雙輪驅動”經營模式已成為轉型發展的引擎,交行高管團隊也將繼續深化改革。同時,如何提高經濟利潤,並在資管新規下平穩轉型也是擺在銀行面前的一道坎。

任德奇任交行行長

公開信息顯示,任德奇生於1963年,1988年於清華大學獲工學碩士學位。

1988年7月至2003年8月,任德奇先後在中國建設銀行嶽陽長嶺支行、嶽陽市中心支行、嶽陽分行,中國建設銀行信貸管理委員會辦公室、信貸風險管理部工作。

2003年8月至2014年5月,任德奇歷任中國建設銀行信貸審批部副總經理、風險監控部總經理、授信管理部總經理、湖北省分行行長、風險管理部總經理。

2014年7月至2016年11月,任德奇任中國銀行副行長,2016年12月至2018年6月任中國銀行執行董事、副行長,其中:2015年10月至2018年6月兼任中銀香港(控股)有限公司非執行董事,2016年9月至2018年6月兼任中國銀行上海人民幣交易業務總部總裁。

在任德奇上任前,交行一直由董事長彭純任代理行長。今年2月1日,交行公告稱,彭純將出任交行新一任黨委書記、董事長、董事會戰略委員會(普惠金融發展委員會)主任委員。與此同時,彭純辭去行長一職,在新行長任職資格獲準前,代為履行行長職責。

繼續推動“深改”

交行的新領導班子面臨的最重要任務是繼續推動“深改”。2015年6月,交行深化改革方案獲國務院批準同意,方案共有12條措施,包括改善股權結構、引入民營資本,建立管理層和員工持股機制,推行職業經理人制度,深化內部經營機制和薪酬制度改革等。

交行實行“分行制+事業部制”的“雙輪驅動”經營模式,早在今年3月末,彭純就在交行年度業績會上表示,為激發分行和事業部“雙輪”加快轉速,交行堅持市場化激勵約束機制,深化薪酬分配改革,持續完善“市場化選聘、契約化管理、差異化薪酬、市場化退出”的職業經理人制度,充分調動、激發分行和事業部的積極性和新動能。

早在2017年8月,彭純便開始代為履行董事長職責。彼時,交行公告稱,董事長牛錫明因身體原因,需要集中一段時間休養治療。在牛錫明與彭純搭班的四年時間里,交行成為國有五大行中的“深改”試點。

2015年時,牛錫明在接受第一財經專訪提及“深改”的挑戰時就表示,交行管理團隊和關鍵員工市場化導向的長效激勵約束機制不夠健全。一方面,管理層主要由上級任用和考核,董事會與管理層的委托代理關系不明確,董事會對管理層缺乏一套行之有效的績效考核體系,在激勵約束方面沒有好的手段。另一方面,銀行內部選人用人、績效考核的行政化、機關化色彩還比較濃厚,幹部能上不能下、員工能進不能出、薪酬能高不能低的現象依然存在。

銀行資管亟待轉型

2018年是中國銀行業資管轉型的大年。隨著資管新規正式落地,銀行系資管發展步調加速。今年以來,招商銀行、華夏銀行、北京銀行、寧波銀行陸續發布公告,擬設立資管子公司,擬定註冊資本分別為50億元、50億元、50億元和10億元。

5月31日,交行發布公告稱,擬出資不超過80億元在上海全資設立交銀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擬出資比例是至今公告最高的一家。

關於銀行系資管的產品定位、投研能力建設和人員安排,交行相關部門近期獨家對第一財經記者回應稱,交行將搭建以“固定收益為主體、權益和其他創新型資產為兩翼”的產品框架。主體為固定收益類資產,兼顧穩定性和收益性,且可容納的市場規模龐大,固定收益類產品可作為銀行系資管產品的重點發展方向;兩翼為權益和其他創新型資產,將進一步完善投研體系,提升主動投資能力。

彭純認為,資管新規對下一步銀行資管行業的健康有序、合規發展提供了堅實基礎。

交行年報數據顯示,截至去年末,該行表內外理財規模突破1.6萬億元,較年初增長12.19%,其中表外規模不到9000億,非標債權類資產占表內外理財產品余額的11.45%,處於業內較低水平。此外,該行去年末凈值型理財產品規模較年初增長2.6倍。

多家股份行和城商行資管部研究人士對記者表示,未來可能將原來的銀行資管部獨立出來,成立銀行系資管子公司,原先的人馬將歸屬資管子公司,另外再招兵買馬。銀行系資管子公司除了要加強自身投研能力,尤其是信用債的行業研究,未來還會與券商投顧合作,探索FOF、MOM模式。

業內人士對記者表示,銀行擁有客戶資源的優勢,不過鑒於這一客群的風險偏好偏低,因此銀行資管子公司的產品不太可能做到如公募基金的凈值波動那麽大,如何設計產品、提升投研能力也是擺在銀行系資管面前的一大挑戰。

提升經濟利潤

在銀行轉型的大年,如何真正提升經濟利潤也是一大挑戰。

2018年銀行年報顯示,盡管凈利潤普遍回升,但五大行的ROE、ROA都呈現同比下降之勢。記者梳理年報數據後發現,2017年建設銀行的ROE為14.8%(同比降4.15個百分點),工商銀行為14.35%(降5.84個百分點),中國銀行為12.24%(降2.7個百分點),農業銀行為14.57%(降3.76個百分點),交行為 11.4%(降6.71個百分點)。

根據去年年末麥肯錫發布的《中國Top 40家銀行價值創造排行榜(2017)》,國內銀行普遍面臨以下主要挑戰:利率市場化導致利差大幅收緊(2016年商業銀行凈息差為2.22%,2017年上半年下降到2.05%);部分行業景氣下滑,不良資產包袱嚴重;監管趨嚴,多項政策陸續出臺以進一步規範金融體系, 加大了銀行提高營收的難度。麥肯錫認為,未來3年將會是中國銀行業轉型關鍵時期,國內銀行亟需從規模銀行轉型為價值銀行,持續為股東創造經濟利潤。

去年,交行利息凈收入同比降低5.56%,凈利差和凈利息收益率分別為1.44%及1.58%,同比分別下降31個及30個基點。不過,機構普遍認為,大行凈息差有望觸底回升。

作為提升效益的發力點,擴大零售業務的占比本身就是交行業務轉型的重點之一。這兩年交行零售業務利潤貢獻度的占比每年都以2%~3%的速度提升。交行副行長侯維棟此前表示,2018年零售業務轉型持續,信貸規模仍然是在向零售傾斜。同時,金融科技也是助力銀行零售轉型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