統一監管標準、消除監管套利,打破兌付,統一杠桿,去通道……已經滿月的《關於規範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下稱“資管新規”)對PE行業影響日甚。

“資管新規會使PE行業進入一個洗牌期。中小PE機構將被推到優勝劣汰的軌道上,面臨非常大的挑戰。但對於業內的頭部機構來講,強者恒強,是一個利好。”清科集團管理合夥人符星華在6月12日舉辦的清華PE夏季論壇上稱。

符星華還表示,資管新規可以壓縮行業的水分,為最近膨脹的行業降降溫,也讓市場參與主體更理性一些。美國經過這麽多年的發展,創業投資和私募股權投資市場才14萬億元規模,活躍的VC和PE加起來不過3600多家。而中國短短幾年市場規模就達到9萬億元,現在僅備案的就有2.4萬家私募機構,加上沒備案的可能有6萬家。

北京律師協會私募專業委員會副秘書長李佩璇則稱,資管新規有“危”也有“機”:對一些管理和運作不規範的PE機構是“危”;對有能力的機構是“機”,服務中小企業脫虛向實是一個巨大的機會。

PE寒冬已至

《2018中國私募股權投資發展報告》數據顯示,在募資方面,2017年中國私募股權市場募資金額達到1.8萬億元的水平,已經成為全球募資量最大的市場。在投資方面,2017年全年投資額達到1.2萬億元,雖然和美國有一定差距,但已經遠遠超過歐洲市場。

不過,行業繁榮中卻暗藏隱憂。另外一則數據表明,2018年第一季度創業投資和私募股權投資領域都同比下滑45%以上。符星華表示,今年下半年在很大程度上情況會繼續惡化,2018年到2019年這兩年將是私募股權投資行業的寒冬。

符星華進一步解釋道,2018年、2019年有三重“風險” :2010年、2011年第一批人民幣基金出爐,周期為5年+2年,2018年到2019年為清算年份,可能會造成資金鏈緊張。

另外,VC 2.0開始於2014年,大概有460多家一線機構的合夥人出來創業,2014年~2016年間市場上新增了4萬多億元的管理資本總量和1萬多家投資機構。如果當下市場突然收緊,這一波剛過投資期、進入退出期的機構將迎來寒冬,很多機構可能無法發行第二只基金。

還有一波的“風險”就是當下的監管趨嚴以及資管新規的出臺,使得中小型PE機構沒有辦法快速適應環境,只能進入到優勝劣汰的軌道,但另外一方面,資管新規對於PE的頭部機構是一個利好。

不過,符星華表示,如果PE機構在當前低谷的時候能夠沈住氣,平穩度過,兩年後會迎來比較好的機會。

合眾資產副總經理關嬌陽表示,資管新規對機構最大的影響是通道業務大幅萎縮,之前躺著賺錢的時代已經結束。但目前全行業有22家資產管理公司的通道業務所占比重依然很大,業務進入艱難轉型期。

另外,她還表示,資管新規對私募股權資金的募集影響很大。過去沒有太多要求,可以做比較多的結構化的支持,特別是來自銀行理財產品的資金支持。但新形勢下,明確資管產品設計分類,對設計新產品結構有一定的影響。

關嬌陽同時認為,資管新規並不是專門針對股權投資發布的一份文件,主要是防範監管套利以及規範通道化等不規範行為,但它的出臺會影響股權投資的資金鏈,包括融資、之前投的項目、退出和估值以及後續產品的發行,短期內影響較大。

中小機構突圍

不少業內人士認為,資管新規下,大型PE機構未來會獲得更多的優質資源,強者恒強。但對於中小型PE機構,怎樣才能在這一大洗牌過程中存活下來?

華控基金執行董事陳喆表示,PE不是套利的行業。投資機構最重要的是投資策略、投資理念、投資邏輯和團隊。特別是中小投資企業,要根據不同行業的發展培育不同的投資領域,認真思考到底投資哪個類型的企業,認真比對行業、企業還有項目本身,可利用這個契機增強自己的實力。

符星華表示,中小PE機構的機會很多。LP(有限合夥人)青睞的中小PE機構有三個特征:能夠專註一定領域、垂直市場;發行的產品規模不大,雖然有能力發30億、50億元的基金,但對自我有嚴格要求,只做10個億或者只做5個億,不貪多,在極度舒適的範圍內開展業務;歷史業績比較好,儲備項目明確,上下遊資源能投進好價格、及時退出,產業鏈上下遊較為熟悉。

符星華稱,在退潮時是有陷阱的,當下是典型的現金為王的時代,所以都非常留意自己手上的“子彈”。對中小機構來說,如果產品真的好,市場還是有很大的空間。

關嬌陽表示,以前不少機構是享受政策性的紅利,現在更考驗在資產配置方面的能力,特別是未來產品有了更明確的分類之後,是否具備資產配置以及資產管理方面的能力,直接決定了資管機構的生存和發展空間。

清華大學全球私募股權研究院研究總監李詩林表示,資管新規對私募股權行業總體上是利好的,中小型PE機構要修煉真正的投資管理能力。堅持業務本源,提高項目識別能力,提升自身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