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銀行周二(6月12日)發布最新信貸數據,5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7608億元,同比少增3023億元,較上月更是腰斬;新增人民幣貸款11500億元,前值11800億元;廣義貨幣(M2)同比增長8.3%,增速與上月末持平。

分析人士認為,新增信貸基本符合預期。社融同比少增主要緣於去杠桿背景下,委托貸款、信托貸款等表外融資繼續減少。不過,隨著穩杠桿政策基調的確立,強監管和穩貨幣將成為政策的主旋律,會有進一步定向降準的可能。未來社融增速會有進一步的改善空間,非銀行信貸融資在社融的比重正逐步朝著正常水平發展。

社融增量腰斬,存量增速下滑

央行數據顯示,5月社融規模增量為7608億元,比上年同期少增3023億元,較上月的15605億元更是腰斬。其中,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增加1.14萬億元,同比少增384億元。

5月末社融規模存量為182.14萬億元,同比增長10.3%。對比此前兩個月,3月末和4月末社融規模同比增長均為10.5%。其中,5月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余額為126.1萬億元,同比增長12.6%。

5月社融增量縮水一半,M2增速持平(數據來源:中國人民銀行)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社融增速和信貸增速基本符合市場預期,總體來說,5月的信貸增速受到季節性因素的影響,不會太高,而6月末受銀行考核的影響,信貸增量都會較5月有明顯增加。

社融同比少增,主要是因為委托貸款、信托貸款等表外融資繼續減少。具體來看,5月委托貸款減少1570億元,同比多減1292億元;信托貸款減少904億元,同比多減2716億元;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減少1741億元,同比多減496億元。而受到近期信用債違約事件導致市場風險偏好下降,當月企業債券融資凈減少434億元,同比少減2054億元。

“這和整個嚴監管和去杠桿下的環境是相匹配的,銀行表外資產規模進一步得到控制。”連平對第一財經記者稱。從M2增速也可見一斑。5月末,M2余額為174.31萬億元,同比增長8.3%,增速與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低0.8個百分點。

招商證券宏觀研究團隊認為,5月社融增量大幅萎縮,存量同比增速進一步跌至10.3%,接近此前的預測下限,考慮地方債置換等因素的廣義社融同比增速同樣下滑至11.7%。社融數據的“冷”,與大宗商品價格、PPI數據的回暖呈現明顯矛盾,環保巡查組“回頭看”可能再度對相關產品供給產生影響,未來關註融資環境收緊對於需求可能產生的負面影響。

不過相比前一段,目前社融的情況已有了改善,增速保持在一個相對穩定的水平。同時,從結構來看,非銀行信貸融資在社融的比重是上升的,正逐步朝著比較正常的水平發展。

央行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占同期社會融資規模的86.9%,同比高21.7個百分點;4月末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余額占同期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的68.9%,同比高1.4個百分點。5月從結構看,5月末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余額占同期社會融資規模存量的69.2%,同比高1.4個百分點。

而考慮到目前我國的總體杠桿率水平得到穩定,政策取向逐漸從去杠桿轉向穩杠桿,連平認為,未來社融增速應有提升的空間,有必要逐步回到一個相對正常的水平。下一步提升的空間主要在,在規範的前提下,銀行貸款、租賃、票據融資等都應該有一定程度的恢複。

還有定向降準空間

央行數據顯示,目前銀行存款的增長速度明顯低於貸款增速。這表明“金融機構的負債狀況有必要關註,”連平認為,應該進一步實施涉及面較廣且具有一定力度的定向降準等操作,使得存款增速和貸款增速保持在匹配的水平上。

5月末,本外幣貸款余額132.89萬億元,同比增長12%,月末人民幣貸款余額127.31萬億元,同比增長12.6%,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1個和0.3個百分點。

分析人士表示,5月貸款增加1.15萬億元基本符合預期,余額同比增速小幅回落0.1個百分點至12.6%,新增量同比多增405億元。分部門來看,企業貸款新增5255億元,其中新增中長期貸款4031億元;居民貸款新增6143億元,同比僅多增37億元,但與房貸高度相關的中長期貸款同比少增403億元。

5月末,本外幣存款余額176.16萬億元,同比增長8.5%。月末人民幣存款余額171.02萬億元,同比增長8.9%,增速與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低0.3個百分點。

實際上,從今年年初開始,央行呵護流動性的意圖就已經呼之欲出。4月25日,央行下調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非縣域農村商業銀行、外資銀行的人民幣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通過降準置換中期借貸便利(MLF),此舉釋放流動性近萬億元。而近期,為了緩解年中的流動性壓力,央行未雨綢繆,在6月1日先是擴大MLF擔保品範圍,隨後超額續作4630億元一年期MLF,對沖到期後,MLF余額新增2035億元。

“貨幣政策的操作比較明確,有針對性地進行流動性風險對沖。”連平對第一財經記者稱,未來的政策基調仍舊是“強監管+穩貨幣”。他預計未來還有進一步定向降準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