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里是廣西北海,人們印象中天高海闊、碧海藍天的地方。但此時記者腳下的卻不是“灘長平、沙細白、水溫凈、浪柔軟、無鯊魚”的銀灘,而是用工業廢渣圍海填出來的一望無際的渣土地。

6月10日中午,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到達北海市鐵山港臨海工業園區,置身於北海誠德鎳業有限公司(下稱“誠德鎳業”)的廢渣堆場。

“不能這麽發展啊!”面對眼前的景象,站在渣土堆上,中央第五環境保護督察組副組長、生態環境部副部長翟青痛心地對當地政府官員們說。

國家環境保護督察辦副主任劉長根也表示,“在這里看到的景象,比在其他地方看到的還要嚴重。”

礦熱爐渣遍布填海區域

第一財經記者從中央環保督察組了解到,6月7日,督察組進駐廣西開展“回頭看”不久即收到群眾舉報,反映北海市誠德鎳業200萬噸冶煉廢渣堆填鐵山港,占用海灘面積超400畝,嚴重汙染環境。

督察組經梳理有關情況後發現,誠德鎳業在2016年7月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期間也因環境汙染問題被群眾舉報,但北海市核查後回複督察組:該公司手續齊全,各項汙染物排放達標,群眾舉報不實。

針對這一情況,督察組專赴北海市開展現場檢查。督察組介紹,檢查發現群眾投訴情況屬實,誠德鎳業大量強堿性冶煉廢渣堆填侵占灘塗約600畝;廣西瑞德環保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下稱瑞德公司)以廢渣綜合利用之名行違規傾倒之實;鐵山港約1400畝區域滿目瘡痍、狼藉一片,環境狀況觸目驚心,群眾反映的問題不僅未得到整改,反而愈演愈烈。

6月10日,第一財經記者在現場看到,堆在這里的工業廢渣有的如小山一般高,有的皸裂成塊,有的細如粉沫,一腳下去,塵土飛揚。有的低窪成塘,泛著黃水。督察人員在積水滲坑內用PH試紙檢測,試紙立即變黑,呈強堿性。

廢渣堆場一望無際,記者站在高處依然看不到遠處的海,能看清的只是天邊盡頭孤零零的十幾座鐵山港碼頭的塔吊。

督察組調閱資料發現,誠德鎳業自投產以來,共產生精煉爐渣193.3萬噸、礦熱爐渣約80萬噸、初煉水渣351.25萬噸。

瑞德公司租用北海鐵山港務有限公司5號、6號泊位北側土地進行建設,建成2條冶煉廢渣粉碎磁選生產線,以對誠德鎳業精煉爐渣開展綜合利用。

10日,督察組對北海鐵山港碼頭西港區5號、6號泊位倉儲工程項目、西港區7-10泊位貨運中心工程項目和綜合物流倉儲工程項目等填海區域進行現場檢查。

檢查發現,該填海區域大片土地被冶煉廢渣覆蓋,根據衛星數據初步估算,該區域堆存冶煉廢渣超過100萬噸,占用鐵山港碼頭填海區域約1400畝,且2016年以來新增填海面積約550畝。

鐵山港碼頭冶煉廢渣堆存,填海面積增加。圖為2016年6月衛星照片。資料來源:生態環境部

鐵山港碼頭冶煉廢渣堆存,填海面積增加。圖為2018年5月衛星照片。資料來源:生態環境部

2016年7月,中央第六環境保護督察組進駐廣西開展督察;2017年9月,國家環境保護督察辦公室組織原環境保護部華南督察局對廣西整改工作進行抽查,指出部分企業環境違法問題尚未整改到位。

2017年,北海市環境保護局公布的《北海市2017年度重金屬汙染防控重點企業名單》和《廢氣國家重點監控企業名單》中,誠德鎳業均名列其中。

第一財經記者註意到,在北海市政府門戶網站“中國·北海”上,僅2016年、2017年,北海市環境保護局給誠德鎳業開出的責令改正違法行為決定書就多達十余份,涉及部分未經處理的生產廢氣經脫硫旁路排放口直接排放、脫硫塔煙氣進口和出口不能正常采樣等。

今年2月8日,廣西自治區、區政府對外公開中央環境保護督察整改情況時稱,“北海市環境保護局對北海誠德鎳業有限公司廠區內大量原料、廢渣露天堆放問題進行了立案查處,責令企業制定了整改方案並組織實施。”

整改情況表示,誠德鎳業“將於2018年6月底前徹底解決廢渣露天堆放問題。針對廠區雨水滲坑六價鉻濃度超標問題,市環境保護局已責成其完善雨汙分流設施,嚴防跑冒滴漏現象。”

嚴重威脅北部灣海域環境安全

督察發現,誠德鎳業礦熱爐生產線自2013年6月投產以來共產生礦熱爐渣約80萬噸,未經批準全部露天傾倒於鐵山港碼頭填海區域,未采取任何防滲措施,也沒有滲濾液收集處理設施。現場檢查發現黑色礦熱爐渣遍布填海區,覆蓋面積超過800畝。

現場檢查發現,瑞德公司在鐵山港碼頭露天堆存的精煉爐渣約30萬噸,無防滲措施,無滲濾液收集處理設施。堆渣及滲坑占用鐵山港碼頭約600畝。

精煉爐渣含大量堿性石灰,其滲濾液PH值為12.1。傾倒堆填區域的廢渣已出現大面積板結,呈乳白色,有明顯的鹽堿析出,滲濾液流入周邊坑塘,坑塘水質受到嚴重汙染,取樣檢測PH值達11.23,嚴重威脅北部灣近岸海域環境安全。

檢查發現,瑞德公司球磨、過濾、磁選等生產設備十分簡陋,環境管理混亂,無汙染治理設施,循環水呈明顯堿性,取樣檢測PH值高達12.96,但流經區域及水池均未設置防滲措施。

督察組在現場檢查時還發現,企業雖然停產,但廠區一片狼藉,塵土滿地,汙水橫流。該企業1號廢渣生產線未批先建,後經處罰後補辦相關手續;新建的2號生產線又無環評審批,未批先建。目前,北海市環境保護局已對企業環境違法行為開展立案處理。

督察組有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廣西壯族自治區近岸海域水質雖然總體較好,但近年來水質總體呈現下降趨勢,特別是北部灣近岸海域入海汙染物尚未得到有效控制,氮、磷等汙染物不斷增加,局部海域水質下降,形勢不容樂觀。面對如此嚴峻形勢,北海市仍未引起高度重視,督察整改決心不夠、推進不力、流於形式。

“北海市有關部門及鐵山港區沒有動真碰硬,監督管理形式化,督察整改走過場。”這位負責人說,北海市環保局2012年以來,針對誠德公司廢渣汙染問題累計下達整改通知和行政處罰文件20余份,鐵山港區政府2016年以來多次約談涉事企業,但都不痛不癢,不了了之,不僅未解決問題,反而進一步增加了企業的僥幸心理,導致環境問題進一步加劇。

合浦縣委、縣政府針對違法制磚企業缺乏有效監管,開會研究多,整改落實少,相關企業長期違法生產,生態破壞和環境汙染嚴重,群眾反映強烈。

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針對上述問題,中央第五環保督察組副組長、生態環境部副部長翟青專門約見了北海市黨政主要負責人。翟青說,北海市應認清北部灣生態環境保護的嚴峻形勢,切實借勢借力、舉一反三、綜合施策,盡快研究制定科學可行的整改措施並狠抓落實,切實推進問題解決。督察組還將根據要求,進一步核實問題、調查取證,依法依規做好後續督察。

據誠德鎳業官網介紹,該企業由廣西北部灣國際港務集團有限公司、佛山市誠德物業管理有限公司聯合組成的混合所有制企業,地處北海市鐵山港臨海工業園區,具備年產340萬噸鎳鉻合金板坯、300萬噸熱軋板卷、280萬噸固溶板卷、120萬噸冷軋板卷的生產能力,是國內從紅土鎳礦冶煉到鎳鉻合金寬板冷軋成品全流程覆蓋的企業。

第一財經記者註意到,在北海市鐵山港區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中,點出了目前發展中還存在的不少困難和問題:

產業發展不充分、不協調的問題比較突出,石化、新材料、林紙尚未形成產業鏈,第三產業占比偏小;產城融合發展推進不快,有區無城的局面仍在持續;民生事業還有不少短板,脫貧攻堅力度需要加強;政府系統少數幹部擔當意識不強,破解難題本領不高,仍存在不敢為、不想為、不善為的現象。

其中,沒有一句提到當地生態環境問題的不足。相反,北海市鐵山港區十分看中的是卻是誠德鎳業這枚“金蛋”。在其官網上,一個《誠德金蛋,越下越大》的標題格外醒目。

該文章稱,2009年落戶於北海鐵山港工業園區的誠德鎳業,2017年鋼坯產量237萬噸,產值450億元,同比增長16.28%,占北海市GDP總額36.62%,納稅金額高達6.38億元。多年來,誠德鎳業一直是北海市的納稅大戶。

6月10日,中央第五環境保護督察組副組長、生態環境部副部長翟青在鐵山港臨海工業園區檢查。攝影/章軻

誠德鎳業的廢渣堆場。遠處是鐵山港成排的巨型塔吊。攝影/章軻

誠德鎳業的廢渣堆場。攝影/章軻

誠德鎳業的廢渣堆場。攝影/章軻

督察人員正在現場取水樣。攝影/章軻

工地上的大型挖掘機群。攝影/章軻

誠德鎳業廢渣堆場旁的廢水池。攝影/章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