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銀行、信托、基金等機構“踩雷”後,保險資管也加入到“踩雷”的隊伍。

在民營企業紛紛違約的大潮中,不斷有央企或國企違約的案例爆出。日前,一份疑似營口港務集團有限公司(簡稱營口港務集團)的複函顯示,營口港集團對於“光大永明-營口港債權投資計劃”到期的本金及利息共計5.3億余元無力償還,申請調整到期的還款計劃。

在違約潮的大背景中,盡管融資需求旺盛,但企業通過信用債融資的難度也在加大。數據顯示,5月份信用債凈融資為負,這是2017年5月以來首次為負。

“從發行結構上看,信用債發行以短融為主,負債的短期化也從側面反映了融資的困難程度。”北京某公募債券基金經理坦言。

真正違約風險或不高

相關資料顯示,2012年11月,光大永明資產發起設立的“光大永明-營口港債權投資計劃”的申報方案獲得原中國保監會備案。

“光大永明-營口港債權投資計劃”的規模為20億元人民幣,期限7年,償債主體為營口港務集團有限公司,資金投向為營口港鮁魚圈港區部分基礎設施項目。

日前,一份營口港務集團關於《關於光大永明-營口港債權投資計劃本金及利息支付的確認通知》的複函向光大永明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發出。

在複函中,營口港務集團表示,“由於資金短缺,對“光大永明-營口港債權投資計劃”到期的本金及利息共計5.3億多元已無力償還。”

作為營口港最主要的運營商,營口港務集團負責港口資產的運營、管理和建設,貨港費收入是公司營業收入及毛利潤的主要來源。2014-2016 年,公司分別實現營業收入 105.88 億元、85.06 億元和 80.47 億元。

大公國際資信評估有限公司在《營口港務集團有限公司2018年度企業信用評級報告》中表示,2014 年以來,公司主要依賴債務融資覆蓋港區基礎設施建設的資本支出,有息債務在債務總額中占比很高;對外擔保金額較大,存在一定或有風險。

“近年來受遼寧省經濟低迷,產業結構變動影響,公司營業收入逐年減少,主營業務毛利率逐年降低。” 大公國際在信用評級報告中表示。

信用評級報告也指出,2014 年以來,由於鮁魚圈港區、仙人島港區等工程的建設投入規模較大,用於碼頭泊位建設的資金主要來源於債務融資,公司負債保持較大規模,以非流動負債為主;2014~2016 年末及 2017 年 9 月末,公司資產負債率分別為 69.87%、68.07%、67.98%和 68.43%。

不過,消息稱,“光大永明-營口港債權投資計劃”具有銀行擔保增信,中國銀行授權遼寧省分行為其提供本息全額無條件不可撤銷連帶責任保證擔保。

有分析認為,保險債權計劃一般增信措施要求高,加上銀行擔保兜底,真正違約的概率並不高。

融資轉向債市

在信用緊縮的背景下,13日的社融數據還是讓不少市場人士“跌了眼鏡”。

5月份社會融資規模增量為7608億元,比上年同期少3023億元,大致相當於4月的一半。

“一般來說,5月份較之4月份會下降20%左右,但今年5月份卻下降了50%,這主要是由於信用債一級市場情緒較弱和信用債融資成本迅速上行有關。5月份信用債凈融資環比大降,也會對5月份的社融產生一定的沖擊。”上述北京公募基金債券基金經理表示。

表外融資今年巨幅回落的原因主要是2018年4月27日資管新規細則落地,在“控風險、降杠桿、去通道、強穿透”等組合拳下,非標準化債權類資產逐步收縮,回歸表內信貸加強監管。

分析人士指出,5月社融數據的萎縮是17年11月以來下行趨勢的延續。將18年5月社融各分量的增速與17年10月的進行對比,不難發現下降最快的是信托貸款、委托貸款、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這三個明顯具有非標特征的科目。

上述北京公募債券基金經理分析,5月信用債融資顯著萎縮,央行開始關註融資成本。5月份信用債凈融資為負,這是2017年5月以來首次為負。

“從發行結構上看,信用債發行以短融為主,負債的短期化也從側面反映了融資的困難程度。目前AA級信用債已連續7個月凈融資為負,高等級信用債的凈融資受影響則相對較小,目前尚未轉負。”他說。

這也意味著,在信用風險偏好下行的過程中,信用利差的定價可能會面臨重構,中低等級將面臨更大的壓力。目前來看,央行對企業的融資成本問題也開始表示關註,未來央行可能會用降準的辦法來降低企業融資成本,這一點可能對長端利率相對利多。

另一個方面,年初至今,非標融資受阻、標準化融資規模減小、股權融資渠道的規範與限制,再加之定向降準導致的利率下行利於債市回複繁榮,使得企業資金需求大量轉向債市。

在債券市場,截至今年5月,與去年同期相比,信用債融資規模增加9065億;企業仍然面臨著超過3萬億的資金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