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破解把“紙”變成“錢”的瓶頸,上海將以承接國際技術轉移為重點,建設以閔行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範區為核心、長三角為主要輻射區的上海國際技術交易市場。

在6月12日舉行的上海市政府新聞發布會上,閔行區區長倪耀明介紹了《上海市建設閔行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範區行動方案(2018~2020年)》,他表示,將舉全區之力推進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範區建設。

2017年10月,科技部正式批複建設七個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範區,閔行區是其中之一。

瓶頸難題待解

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是世界性的難題,瓶頸到底在哪兒?又如何有針對性地破解這些瓶頸?

閔行區副區長吳斌表示,瓶頸首先在於轉化渠道不暢通,“科技成果和市場化、產業化是不同的兩個概念範疇。要跨過去,當中有‘死亡谷’。我們一直說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最後一公里’怎麽達到,目前來看渠道不暢通。”

而要跨過“死亡谷”,必須有既掌握科技成果的內涵又了解整個市場需求的企業性機構來助推。但目前,整個國內包括上海來看,這類機構都比較缺乏。

與此同時,吳斌表示,目前既懂市場運營、產業化運作,又了解技術內涵、科技成果的內涵的專業人才比較缺乏,導致了科技成果轉化帶來了難度。

閔行又如何破解這些難題?

閔行區是上海老工業基地,也是制造業大區。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上海電機廠、上海汽輪機廠、上海鍋爐廠和上海重型機器廠等四家萬人大廠都在閔行誕生,俗稱“四大金剛”。閔行還有“五朵金花”(吳涇化工廠、上海焦化廠、吳涇熱電廠、上海電化廠、上海碳素廠)等國有大中型工業企業,誕生了新中國的第一臺油壓機、發電機組和汽輪機組,試制成功了“長征號”系列火箭。

2017年,閔行全區完成工業總產值3574億元,其中戰略性新興產業產值1290億元,占全區規模以上工業總產值的比重達38.8%,工業稅收達299.5億元,同比增長34.8%。

閔行同時也是上海的科創資源集聚區,2017年,全區專利申請量14763件,專利申請量一直保持在上海全市前列,每萬人口發明專利擁有量達到59件,高出全市平均水平43.9%。

倪耀明表示,閔行將推動實現技術網絡全球化,積極發揮示範區引領作用,服務上海科技成果轉移轉化體系建設,助推上海形成國際技術交易中心,基本建成全球技術轉移網絡的重要樞紐。

與此同時,推動科技資源共享化,成為國家技術轉移體系東部輻射源,推動長三角技術轉移協同發展。

作為上海全市唯一一個軍民融合產業發展的集聚區,閔行也提出,要推動軍民融合產業化,集聚一批軍民融合產業化項目落戶示範區,形成航天、航空、船舶、電子信息、智能制造等軍民融合產業集群。

上海市經信委總工程師張英說,要搭建軍民雙向轉移平臺,推動航天航空、船舶、核電等領域的科研成果產業化,構建軍民融合產業發展生態系統。

為了打通從源頭端到企業端的轉化通道,閔行提出要提供包括信息、載體、人才、資金、政策等保障支撐。

比如,為了優化成果轉化資金保障,倪耀明表示,將進一步發揮政府引導基金作用,籌建上海閔行國家科技成果轉化專項基金,引導社會資本投入成果轉化早期項目,並發展科技成果轉移轉化過程中的投融資服務。

長三角技術市場要戰略合作

值得註意的是,在科技部正式批複建設的七個國家科技成果轉移轉化示範區中,有四個位於長三角區域,分別是上海閔行、浙江、江蘇蘇南、寧波示範區。

上海市科委主任張全表示,長三角是我國經濟比較活躍的地區,科研科創產業以及產業化也是非常活躍,頻度很高,而且交流最為密切。

不僅如此,這四個試點的定位功能各有側重,比如寧波示範區主要以激發民營經濟活力為核心,浙江示範區是探索“互聯網+”科技成果轉化的有效模式,江蘇蘇南示範區是推動形成特色鮮明的先進制造產業集群,上海閔行示範區是努力建設成為全球技術轉移網絡重要樞紐,和上海國際化大都市定位相關。

“這本身又形成一個梯度,為進一步輻射、擴散創造了條件。”張全表示,這四個試點有錯位競爭,也有合作。

按照中央和國家的要求,上海閔行示範區在改革上要率先,在創新上要引領。如何體現率先與引領?

張全說,首先要加強長三角技術市場的融合發展。推動三省一市四個技術市場開展戰略合作,推動建立長三角企業創新需求聯合發布機制、長三角科技成果轉化信息共享機制以及長三角技術轉移服務機構互認機制等。

同時,要共同推動技術轉移機構的蓬勃發展。目前,上海技術轉移服務機構在長三角發展活躍,將構建技術轉移服務機構協同平臺,以長三角為核心,提供可供機構及從業者交流、學習和互動的渠道。

此外,長三角還要探索共建成果轉移轉化的引導基金。

張英表示,要以建設示範區為契機,推動研發機構開放協同及成果轉化功能的日益發揮,為上海全市提供科創資源在產業創新方面的配置作用,提供可複制、可推廣的模式,形成創新引領產業區域體系,成為長三角產業一體化協同創新的重要節點。

(實習記者唐燕飛對本文亦有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