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銀行近日發布5月金融數據,部分數據大幅回落且低於市場預期。

5月社會融資規模增量7608億元,較4月15600億元的增量“腰斬”,較上年同期少3023億元,亦遠低於大多數市場機構此前預測的過萬億元規模。值得關註的還有,狹義貨幣(M1)供應量同比增長6%,前值7.2%;廣義貨幣(M2)同比增長8.3%,和上月持平。M1-M2“剪刀差”持續出現負值,並且進一步擴大。

分析普遍認為,5月金融數據反映出當下結構性去杠桿特征明顯。不過,也有分析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不僅是社融大降,M1增速的降低代表企業活期存款低,進一步反映出企業融資需求降低,這背後的隱憂值得關註。

央行研究局研究員紀敏近日撰文則稱,當前M2、M1以及社融規模增速放緩,反映了貨幣數量指標的可靠性繼續下降,而價格指標(利率)狀況顯示當前貨幣政策中性略松,應加快推動貨幣政策向價格調控方式轉型。

M1-M2剪刀差持續擴大,企業面臨再融資風險

5月社融規模增量7608億元,低於預期的13000億元,同比下降28.43%,環比更下降51.24%。其中,新增人民幣貸款11400億元,同比少增384億元;委托貸款減少1570億元,信托貸款減少904億元,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減少1741億元,企業債券融資減少434億元,股票融資增加438億元。

中信證券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師明明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社融規模遠低於前值和預期主要為以下幾方面原因:一是經濟處於轉型期,此前作為經濟增長主要來源的房地產及基建行業在強監管下對融資的依賴也隨之降低;二是今年以來工業企業利潤轉好,可以滿足部分企業的融資需求;三是受資管新規等影響“影子銀行”增速受到抑制,以委托貸款、信托貸款、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為主的業務持續收縮;四是債券融資環比雖減少,但同比仍在增加,主要受部分企業在年報前融資影響,因此較4月有一定回落;五是ABS(資產支持證券)和外債等形式替代了一部分社融。

值得註意的是,5月新增人民幣存款環比大幅回升;M2增速低於預期、M1增速顯著低於預期。

明明認為,主要是居民存款的大幅上升對新增人民幣存款形成支持。目前市場表現說明,經濟轉型下融資需求雖有所下降但仍較穩定,而由於貨幣增速低迷,M1-M2二者的剪刀差意味著企業面臨再融資風險。

5月M2同比增長8.3%,和上月持平;M1同比增幅6%,前值7.2%。M1-M2剪刀差為-2.3%,前值-1.1%,再次呈擴大趨勢。實際上,今年2月以來,M1-M2剪刀差就已經持續呈現負值,2月到4月分別為-0.3%、-1.1%和-1.1%。

國盛宏觀認為,“在歷史上剪刀差為負的時間段中,往往對應著經濟放緩、通脹下跌,以及資產價格下跌。”

此輪對於剪刀差討論的主要原因是M1增速的放緩。前述分析人士對第一財經表示,M1增速的下降對於經濟來說是一個偏悲觀的信號。M1增速偏低,代表企業活期存款也很低,背後的原因有兩方面,一是企業經營不好,現金較少;二是企業在用收入償還債務,減少融資。總體來說,M1增速降低說明企業的活動不是那麽積極,手里沒有那麽多現金。

不過,紀敏表示,M1增速放緩與房地產、地方政府債務置換等政策調控密切相關。“當前貨幣增速的放緩,不僅是M2,而且M1下降得更快。考慮到M1的主要部分是企業活期存款,由此引發對企業交易和投資活躍程度下降的擔憂。但從過去一個時期看,M1增速與GDP、工業、投資的相關性在明顯減弱,而與房地產銷售、地方融資平臺債務置換等因素的相關性明顯增強。”

國盛宏觀也指出,M1-M2剪刀差與房地產銷售是高度正相關,本輪M1-M2剪刀差開始逐步下滑的時間點,也大體是房地產開始調控之際(2016年“930”地產新政),從這個意義上說,當未來融資環境變松,也就是房地產調控邊際放松的時候。而基於當前的強監管大環境以及經驗規律(統計發現,剪刀差一旦為負,短期內就停不下來,最短為10個月),因此,預計本輪M1-M2剪刀差為負至少還會持續數月。

貨幣政策應側重結構性融資難

興業證券宏觀分析師王涵認為,往後看,融資條件分化的格局仍將延續。在今年整體金融防風險的大背景下,企業面臨的融資環境仍將明顯分化,將分為三個層次:一是資質差的城投、地產高度依賴非標融資,仍將面臨著融資條件大幅收緊的大環境;二是優質企業,即能夠通過表內或者債券市場融資的企業,其融資條件並不差,甚至不排除融資利率下降的可能,這從AAA級企業票據發行利率下行可見一斑;三是新興行業,將受益於股權融資的擴容以及政策層面的支持。

“流動性短缺是結構性的,大企業不缺,小企業缺,而服務小企業的主要是一些區域性的中小銀行,這些中小銀行較難拿到MLF(中期借貸便利)的流動性供給,應當增加SLF(常備借貸便利)供給,解決區域性問題。”明明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對於貨幣政策他支持結構性寬松。今年中央提出降低融資成本,央行通過一系列結構性寬松的政策支持實體經濟,比如通過降準置換MLF等。未來,他建議進一步完善利率走廊,增加SLF的供給。

紀敏認為,當前M2、M1以及社融規模增速放緩,反映了貨幣數量指標的可靠性繼續下降,而價格指標(利率)狀況則顯示當前貨幣政策中性略松,應加快推動貨幣政策向價格調控方式轉型。

他建議,一是宏觀調控要保持定力,避免季節性和外部沖擊幹擾;二是淡化數量目標並作為貨幣政策的監測指標;三是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加快貨幣價格調控方式轉型。

“在將貨幣數量目標改為重要監測目標的同時,應將利率作為調控的中介目標。根據經濟金融發展的實際情況和結構優化調整的現實要求,有機結合短期宏觀調控和機制改革,加快金融市場利率和存貸款利率並軌。明確短端(隔夜)政策目標利率,完善公開市場操作和利率走廊機制,優化貨幣政策工具體系,科學開展利率決策,有效進行利率操作,順利實現貨幣價格調控方式轉型,更好地促進新常態下經濟金融的高質量發展。”紀敏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