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時間6月14日淩晨兩點,美聯儲將公布利率決議,加息25個基點幾乎板上釘釘,市場也將密切關註美聯儲的前瞻指引和屆時將發布的經濟預測摘要(SEP)。

同日晚間20:45,歐洲央行也將公布利率決議,會議對於何時結束QE的決定至關重要。市場對歐洲央行將宣布減少目前每月300億歐元的資產購買項目、並在明年中期加息的預期上升。

中國人民銀行參事盛松成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盡管中國央行仍有可能在公開市場小幅加息,但長期來看中國沒必要跟隨美聯儲加息,更沒有提升存貸款基準利率的必要。從絕對值來說,我國利率高於國外很多,CPI也不高,加上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沒有從根本上解決。”

主流觀點認為,相較於海外央行,中國貨幣政策的目標眾多,“因此不能一味地參照西方進行價格型調控,降準(數量型調控)和公開市場利率調整(價格型調控)更要相機決策。”盛松成表示。

美聯儲或調升利率中位數預測

此次,市場預計美聯儲會將聯邦基金利率區間提升25個基點至1.75%~2%,並且將超額儲備金率(IOER)上調至低於聯邦基金利率上限5bp的位置,如果成行將是美聯儲2015年12月以來的第七次加息。同時,各界預計2018年利率中位數預測區間會從當前的2.15%上升到2.3%。

“只需要一位投票委員調整預測,中位數就會上升到2.3%。”渣打美國經濟學家Sonia Meskin表示。這也意味著全年加息3次的預期很有可能上升到4次。

就當下而言,美國經濟可謂強勁。實體經濟活動二季度強勁增長,失業率低至3.8%,這已經觸及了3月美聯儲SEP的水平,快於美聯儲的預期,且薪資增速同比增長2.6%,處於穩健態勢;美國4月核心PCE物價水平同比增長1.8%,逼近美聯儲2%的目標。

機構甚至預計,美聯儲的6月聲明會顯示出政策立場趨於中性的態度,即可能會改變措辭,例如“聯邦基金利率可能會在一段時間內維持在低於長期均衡的水平”的措辭會出現改變。

眼下,市場正密切關註此次即將發布的最新SEP。機構預計,美聯儲可能會提升聯邦基金利率的預測軌跡,並且下調其對於周期性失業率的展望,提升近期的通脹預期,或者改變其長期預測。不過,機構並不認為長期增速和失業率的預測會發生重大變化。

歐央行將探討退QE

本周,歐洲央行的受關註度並不亞於美聯儲。

4月中旬到5月底,歐元/美元一瀉千里,暴跌近1000bp,之後於1.1550附近的前支撐位處企穩。上周以歐元為首的主要非美貨幣兌美元全面反彈,意大利、西班牙政局企穩以及歐央行官員鷹派言論令QE終結的預期大增,幫助歐元創下2月中旬以來最大單周漲幅,領漲非美貨幣。

主流觀點認為,歐洲央行將在第四季度將購買量從美元300億歐元減少至100億-150億歐元,並在年底終止QE。2019年中期歐洲央行料將首次加息,而市場目前對第一次加息的定價仍然指向2019年第三季度後期。

FXTM富拓中國市場分析師鐘越對記者表示,上周包括普雷特、魏德曼、漢森以及諾特在內的數位歐洲央行官員在靜默期意外發聲,他們都相信通脹率正在邁向2%的目標水平,集體認為需要考慮開始削減QE,市場對本周四歐央行宣布結束QE時間的期待大大提升。

根據歷史經驗,在該例會舉行之前,歐元買需較為活躍,短線有繼續向上修正的空間。市場人士認為,歐元/美元支撐位在上周五低點(也是12月低點)1.1725附近,而阻力位在1.1850附近。技術面看,站上1.1855可能打開反彈的空間,目標1.1962,但若下破1.1725支撐位,可能暗示近期跌勢重啟並適時回踩1.1550附近的低點。

地緣政治風險仍將影響市場。以貿易為主題的G7峰會結束後美國總統特朗普遭致其他六國“圍攻”,而特朗普甚至威脅拒絕簽署G7公報並考慮對進口汽車征收重稅。對貿易戰的擔憂勢必抑制對經濟增長和風險偏好敏感的貨幣,如澳元、紐元和加元的漲勢,而日元、黃金以及瑞郎作為避險資產將獲得支撐。

中國央行相機決策

自2016年以來,除了2017年6月美聯儲加息,中國央行並未跟進以外,歷次美聯儲上調聯邦基金目標利率後,央行都上調了以公開市場操作(OMO)、中期借貸便利(MLF)等為代表的政策利率予以跟進。從具體操作看,通過定向降準置換MLF或是最佳的政策選項。

“從利率的絕對水平和匯率來看,中國長期沒有‘跟隨加息’的必要,尤其是上調存貸款基準利率,反而應該支持利率市場化,但短期的確可能通過提升公開市場利率來應對美國加息,哪怕是5bp。”盛松成告訴記者。中國央行“加息”包含兩層意義,一是上調存貸款基準利率;二是指以逆回購、MLF等為代表的貨幣政策工具操作利率。近兩年來,後者成了央行主要的價格調控工具。

中信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明明表示,加息與否需權衡考慮目前內外部因素。“中美利差和人民幣匯率是外部因素,對我國央行會否加息有一定影響。但國內經濟基本面面臨一定下行壓力,擴內需和降低企業融資成本成為經濟金融工作的主要目標,內部環境制約貨幣政策收緊,加息面臨的壓力較大。”他進一步指出,央行可能會上調公開市場操作利率5bp並結合MLF等進行流動性投放。

值得註意的是,盡管近期MLF的質押範圍擴大,一定程度上使得短期內再次大幅降準的預期有所降溫,但各界認為降準的必要性仍然存在。

6月,有2595億元MLF到期,三季度將有7015億元MLF到期。瑞銀證券中國首席策略分析師高挺測算,前期降準釋放的9000億元用於償還MLF到期量的資金將逐月部分置換到期的MLF,這一置換時間將持續到明年4月,但絕大部分資金(將近8000億元)將在今年5~9月這段時間內置換完畢。

IMF也建議,中國央行應繼續結合降準和公開市場操作。“當前中國16%的存款準備金率仍然是國際最高水平,而且中國貨幣增長模式已然發生改變,2013年以前央行外匯占款是儲備貨幣(或基礎貨幣)增長的主要來源,但目前已經逆轉,因此存準率應該進一步下降。當然中國也已經從數量型調控向美聯儲式的價格調控過渡,在降準的同時完全可以伴隨公開市場利率提升,因此降準並不一定是寬松。”IMF亞太部門助理主任詹姆斯·丹尼爾在此前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